????人类的本命灵宝与自然生物以及创造物有着天然的联系。

????本命灵宝的种类数量和出现几率更是与之息息相关。

????物种数量庞大的生物,人类本命灵宝出现的几率也更大,强大的妖兽灵植数量稀少,相应的人类本命灵宝出现的数量也稀少。而自然界种族灭绝的话,武者本命灵宝也会慢慢消失。

????创造物更是如此,传言在五行大陆尚未分裂之前,炼器师也被称之为造物师,他们在炼制出的新种类的宝具之时,与之同时在五行大陆诞生的婴儿都将拥有相应的本命灵宝。

????最辉煌之时,枯骨尊者炼制出神器之时,山海尊者出生,天生本命灵宝强大,仅用了三百年,便飞升上界,成为流传万年的佳话。

????只是,现在的炼器师都没有了这个本事,便是能够炼制圣品宝具的炼器师都罕见若无尽海中寻滴水,神器更是万年来再未有人炼制出来。

????话说回来,自然界没有的物种,炼器师未炼制出的宝具,都不会成为武者的本命灵宝,而等级更是划分限制极高。

????自然界噬金鼠中最高品阶的便是六阶噬金鼠王,那所有拥有噬金鼠本命灵宝的武者,本命灵宝品阶升至最高,也不过只有六阶,这是天然的限制,不公平,却无法改变。

????嫜橙说姬长夜培育出了变异噬金鼠王,和炼器师造物不同,那是违背天道的丧心病狂之举。

????曾经也有人这么做过,差点造成种族灭绝,最后被天道惩罚,被天雷劈死了。

????贪狼好半响才道:“他……怎么还活着?”

????嫜橙道:“他是靠圣山大阵抵御过天雷的。”也因此,圣山大阵受损,影响了很多大能的修炼,只是后来姬长夜拿出了许多补偿,又答应以自身元气补充圣山元气三百年,这才作罢。

????所以这么多年,姬长夜的修为都没有寸进。

????他这个圣山之主的身份,除了听着好听,其实是一种变相的禁锢。

????贪狼叹了一口气,“他成功了。”

????嫜橙点头,“他是个疯子,却是个非常聪明的疯子。”

????如果独一针醒着,一定会告诉他们,有句话叫做:天才和疯子之间只有一步之遥,左跨一步就是疯子,右跨一步就是天才,很多疯子或者说天才都是一脚踩在这边,一脚踩在另一边,摇摇摆摆。

????“那……变异噬金鼠王有什么弱点吗?”贪狼盯着沧伐战斗的方向,他只能看到沧伐的身影,却根本捕捉不到姬长夜的身形,他太快了。

????沧伐已经受了不少的伤,但有月光的加持,他的伤转瞬就能愈合,可这样的加持并不能一直持续下去。

????不说沧伐的身体能不能承受,贪狼朝天边看了一眼,天,快亮了。

????嫜橙摇头,她这是第一次见到姬长夜动手,敢冒犯圣山的人不多,而大能之间的战斗,她根本接触不到,便是姬长夜本命灵宝的秘密也是家中长辈告诉她的而已,目的是怕她冒然去探知姬长夜的未来。

????这种被天道厌弃的存在,根本没有未来,冒然探知,是会被反噬的。

????“嗷呜——”

????再一次被突然出现的爪子抓伤,沧伐越发愤怒起来,他越愤怒,便越冷静。巨大的狼站在半空中,微微垂着头,连眸子都垂了下来,掩住了血眸中的狠厉和危险。

????月华之力包裹在他周围,像是一个倒扣的银色罩子,时而有华光闪过。

????巨狼一动不动,姬长夜的身影也似乎消失不见了。

????忽然,贪狼背脊一寒,还没反应过来,身后‘砰——’的一声,眼前一道身影飞了出去。

????定睛看去,竟是一直没有动手的陆仁嘉,他已经昏死了过去,只是比独一针好一点,他没有伤到命魂。

????但显而易见,挡住姬长夜突然而来的一击,已经是他极限。

????看到姬长夜的身影出现在贪狼身后,沧伐被彻底激怒,眸中最后一丝光亮消失,血红被黑暗取代,整只狼却缩小了很多,较之最开始的身形都小了一些。

????就在这时,姬长夜手中的祖龙蛋却又有了一丝变化,他视线下意识的朝独一针身上落去,只见点点月华将之包裹,钻入她的身体。

????又是转瞬即逝,祖龙蛋再次平静下来。

????前后两次祖龙蛋有反应都和独一针的变化有关系,姬长夜几乎已然笃定独一针身体中有什么东西是祖龙蛋所需的。

????如果说一开始他只是因为本性中的小肚鸡肠,想给这些不把自己放在眼中的小家伙们一些教训,现在为了祖龙蛋的变化,他也绝不会放过的独一针。

????压下体内翻涌的命魂伤痛,姬长夜长臂变爪,飞速朝独一针抓去。

????他的命魂也在断崖下受了重伤,又经过长时间的打斗,即使他修为压制,也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

????那只畜生在月光下加持太大,必须赶在对方之前速战速决。

????姬长夜的速度太快,快到即使近在咫尺,贪狼和嫜橙也完全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姬长夜抓住独一针的胳膊,将之从自己眼前抓走。

????巨狼踏月而来,转瞬天光乍亮。

????姬长夜大笑,天助他也,没有月色加持,对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看到月色消失,姬长夜离开的心思消失,对沧伐等人阻拦导致他命魂创伤更重的恼恨占了上风,他要杀了他们。

????姬长夜是个小人,一个聪明的,狠厉的,不择手段的小人。

????趁你病,要你命!

????姬长夜挥袖转身,一手抓着独一针,另一只胳膊化爪,目光锁定沧伐。

????月色消失,沧伐从半空跌落,巨狼身影消失,玄衣男子落地,他的眸子,依旧是血液浓郁凝结而成的黑。

????似乎,并没有恢复理智。

????看到那双眸子,嫜橙倒吸了一口冷气,一把抓住贪狼,“快走!”

????贪狼还要给沧伐帮忙,哪里会老实被她拉走。

????嫜橙急切的喊道:“快走,这里危险!”

????贪狼抓住她的手,“危险我就更不能走了,我得帮沧伐的忙!”

????嫜橙急的不行,“沧伐就是危险的来源,你信我,他和独姑娘都不会有事的,快走!”

????贪狼一怔,嫜橙预言者的身份实在太具有说服力,她这么说,贪狼看向沧伐的眼神中多了几分研究,少了几分担忧。

????两人又把已经变回人形的苏博和还在昏迷的陆仁嘉捡走,几个闪身消失在树林中。

????就在贪狼反应过来,“既然危险的来源是沧伐,我就更……”要去帮忙了。

????‘砰——’

????‘砰——’

????‘砰——’

????接连三声巨响,一股强大的令人窒息的威压从刚才的地方传来,压得他们瞬间扑倒在地,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贪狼艰难的侧过脑袋,在无数的飞沙走石间隐约看到半空中头顶双角的奇异妖兽,他再想看清的时候,那要手机张开了嘴巴,令人难以匹敌的强大吞噬之力传来。

????巨石崩裂,古树拔根而起,贪狼化身为锤,让嫜橙和苏博抓住自己,又压住昏迷不醒的陆仁嘉,勉力抵抗这股力量。

????距离妖兽最近的地方的天空传来一阵扭曲。

????……

????月山山顶,空间一阵扭曲,接二连三的出现几道人影。

????各个身受重伤,为首的竟是玉成卓和风三。

????代表着玉顶山和无间崖最顶尖的力量竟然联合到了一起,二人一人手中抱着一个人,玉成卓手中是巴蛇,出现在山顶的瞬间,巴蛇便化作一条巨蟒,巨蟒缩小被玉镯揣进怀中,他受伤颇重,已经无法维持人形。

????风三怀中的九风也同样化作一只红色小鸟被他揣进怀中,两人并肩而立,怒视人族三人。

????剩下的人都死了,而造成最大伤亡的便是姬长夜的设计。

????在场人族三人,竟是一个圣山之人都没有,可见姬长夜有多狠,为得秘宝,竟是将自己身边的人推出去送死。

????天一老人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所有从一开始便躲在众人身后,可即使如此,他也身受重伤,景老更是被他推出去挡了致命一击。

????能侥幸活下来,天一老人心中不无庆幸,若是死在这里,他的所有谋划,都将功亏一篑。

????可不等他开口,月山,或者说整个骖境忽然一阵颤动,还不等众人反应,山脚下便传来一股令人心惊胆战的吞噬之力。

????力量庞大,竟将山顶的巨石都瞬间崩碎。

????天一的脸色巨变,不等他开口,风三和玉成卓已然震撼开口,“祖龙之力!”

????声音未落,两人已然朝山下飞去。

????天一老人也想跟上,可他受伤太重,竟是站不起来了。

????另外两人,都是极寒之地莲华宫的隐者,莲华宫向来神秘,从不参与世间争端,保命手段层出不穷,他们受伤并不重。在崖下亲眼看到天一老人将同伴推出去的举动,对其十分不屑,看都不看他一眼,便也飞身离开。

????天一老人扶着巨石勉力压下命魂之痛,他不是姬长夜,没有那么强大的意志力和修为能够完全压下痛苦,只能一脚深一脚浅的往山下走。

????心中不停的祈祷,这股力量千万不是他想的那样,否则……一切就都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