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林菀惊讶的表情,陆正霆不等她问便主动解释,免得她要忙着写字,“都是这些年攒下来的,没地方花就收在这里。”

????他的工资不是都给陆老太的吗?怎么还能攒下这么多?

????陆正霆犹豫了一下,还是简单给她解释一下。

????他从12岁就跟着郑指导员出去,一开始因为要培养他,没什么钱。半年后一个月有十块津贴,然后二十,三十,等十五岁就有五十块,之后七八十,最后退役的时候有106块。因为退役后他看病不需要花钱,而他不再服役,一个月拿78块。

????这些钱他没有都给陆老太,之前都是给一半。后来陆正琦、陆心莲上学开销大,他才多给一些。

????其实这时候物资短缺,票和钱一样重要,否则就是有票没钱买,有钱没票,怎么都别扭。

????陆正霆虽然能给家里汇钱,却没有多余的票给家里,因为他吃穿住行都是队里管,自然没有多余的。

????而他对钱也就没什么感觉。

????他自己没什么用钱的地方,留下的钱都资助了牺牲战友的家属。现在孩子大了能养家,不肯再要他的钱,他又攒下这四百块。

????林菀还不等说什么,999已经开始嘤嘤嘤,“宿主,小霆霆好有爱心啊,自己残疾呢还资助别人。”

????林菀放回桌上,“你这个钱,我不能要。”她摇摇头,表达自己的拒绝。

????陆正霆:“你爹娘身体不好,俩哥哥有病。这个钱给他们去医院治病。”他了解了一下她娘家情况,俩哥哥的癫痫挺厉害。没有办法直接治愈的,但是可以买抗癫痫药,就不会发作得那么频繁严重。而林父之所以咯血,是前些年干活儿太累伤了根本,需要吃药加休养。这个钱和粮票,足够他们去大医院检查一下,就算不能根治也可以拿药,至少不会让病情恶化下去。

????林菀不肯要,这时候乡下一家子一年能赚个三五十块的现钱,四百块钱可是一笔巨款。他俩不是真夫妻,她对他没责任,他对她更没责任。表面看起来是他占便宜,得了个媳妇,可其实是她被陆正琦抛弃,进退为难才另辟蹊径,其实就是拿他挡枪。

????他的钱他可以不花,却不是理所当然就要给她的。

????陆正霆看她坚持不要,只好道:“你看我……我也没处花钱。这钱原本就是留给需要的人应急,你急用就给你,或者借给你也行。”

????他之前资助战友家属也是自愿的,并没人要求也没过命交情,力所能及而已。

????林菀继续沉默。

????999:“宿主,陆正霆很有诚意哦。他好体贴,你就收下嘛。原主爹身体不好,两年后就要挂了哟。现在先治疗能多活几年哦,到时候小9一定努力努力帮宿主变成神医……”

????林菀侧身怼系统:“小39你姓陆?”999:“嘤嘤嘤……”

????不过她知道39说得很对呢,这时候的医术无法治愈她爹,但是可以延缓病情,这样她才能有机会靠系统治好他。

????陆正霆看她还在犹豫,凝视她,“你怕什么?”

????林菀心头一跳,怕?我会怕?笑话。

????陆正霆拉起她的手,把信封放在她手里,“听话,拿着吧。”末了还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一下,“乖。”

????林菀:“……”她感觉被电了一下。

????最后,她拿了一百块和那些饭票放进自己口袋,其他的留在信封里。她写道:“我先拿一百让我爹去大医院看病,顺便给我哥哥们拿抗癫痫的药,其他的你保管。以后等我赚了钱,也给你保管。”她会自己赚钱还上的。

????陆正霆看得心里胀胀的,她说的多像两口子啊。他不禁朝她笑了一下。

????林菀发现他笑起来真好看,就是笑得太少。

????陆正霆还有事,林菀就带陆明良回家,收拾一下回娘家,可以住两天。

????陆老太正在家里生闷气,原本她觉得林菀没用,哪里知道真能考上赤脚大夫,真是狗屎运!她又寻思这应该是心莲的工作才行呢。听见林菀说要回娘家,她就吆喝着要把那五十块拿回来,还打发饱儿去找二叔,让二叔送林菀回娘家。

????林菀直接翻了个白眼都懒得和她费口舌,天底下有让二伯兄送弟媳妇儿回娘家的?这是怕人家说闲话不够具体?

????林菀跟孩子们说一声,背着布包就往外走,却在胡同口碰上陆正霆。

????陆正霆想说送她,他可以跟生产队借驴车,虽然绕路不过不需要她爬坡也不会累。从大湾村去林家沟有近路,七八里,就是沟沟坎坎的,路上还要过条河沟子。要是走大路就远了,起码得十五六里。

????林菀朝他笑了笑,“就几里路,不用担心我,我脚程很轻快的。”

????陆正霆刚要说什么,一阵叮铃铃的声音由远及近,同时伴随着一道洪亮的声音,“林菀——”他下意识扭头看过去。

????林菀也惊讶道:“谁啊?”999立刻在脑子里提醒她,“是周自强啊,你发小。”

????林菀脑海里的记忆一下子清楚起来,眼前浮现一个青年的身影,高高的个子,灿烂的笑容,黝黑的膀子,从小把原主当妹妹的周自强。原主之所以能一直赖着陆正琦,还让陆家娶她,也有周自强的功劳。周自强的爹是林家沟一个生产队长,叔叔是公社副书记。他叔叔没儿子,一直把他当亲儿子,比亲爹还亲,还把周自强弄成民兵队长,说过两年升个连长当当。

????原主嫁人那天他没跟来,后来出事却张罗找了干部,林菀想找他道谢的时候他早就走了的。

????林菀就给陆正霆介绍一下周自强。

????很快,周自强风一样嗖地就冲过来,到了跟前一个急刹车,呲着大白牙笑道:“菀菀,我顺路过来问问,你啥时候回娘家?”

????他停在阳光里,脸上都是汗水,亮晶晶的,如阳光一样开朗热烈。

????林菀拍拍布包,“这就回呢,你怎么来了?”

????周自强笑道:“前几天不一直忙着护送公粮吗,今儿才回公社,寻思家去趟儿,就来问问你。”一边说着,还拿眼乜斜轮椅上的陆正霆。

????陆正霆的轮椅停在路边,日头西斜,墙内探出来的梧桐树枝把他笼在阴影里。他一直静静地坐在那里,沉默冷淡,深邃的眸子被眉骨和鼻梁打出的阴影笼着,只有眸光清冷。

????林菀就给他介绍陆正霆。

????周自强一脚撑地,一脚蹬着脚蹬子,居高临下地看着陆正霆,不由得沉下脸,眉头也皱起来。他哼了一声,很不满道:“陆正琦死了没啊?告诉他敢回来我打断他的腿!”

????周自强脾气暴躁,从小和人一言不合就打架,当了民兵队长以后更是如此,这性子让他吃了不少亏,按照剧情还会吃更大的亏。

????林菀既然把他当娘家哥哥,自然不想他继续这样,“强子哥,你不要这样。陆正琦是混蛋,三哥是好人。”

????“三哥?”

????周自强不乐意了,“我是你三哥,你咋又来个三哥?”

????林菀赶紧道:“你是娘家三哥,我亲哥!”她又跟陆正霆笑了笑,拿纸笔飞快写到:强子哥来接我,你就不用担心啦。快回去吧。

????他微微颔首,本来有些浮躁的心因为她说亲哥这俩字又得到安抚。

????他看着她,示意她可以走了。

????林菀和他摆摆手,坐上自行车后座,催着周自强赶紧走。

????周自强对陆家人没半点好感,可菀菀喜欢那陆正琦,他也只能支持。这会儿跑了陆正琦林菀又嫁给残疾陆正霆,虽然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他也无条件支持。他自己小时候就是个想一出是一个出的,做事情只凭喜好从来不需要理由,所以也不质疑林菀做的事儿靠不靠谱,

????年轻人力气大,哪怕带着一个人,自行车也骑得飞快。

????陆正霆望着他们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才低头看着林菀写的纸条出神。

????他提醒自己,他们不是真夫妻,他只是她迫于形势的退路,他们互相帮助,互不相欠。

????他想帮她,不是嫉妒周自强,不是……

????他只是想重新拥有一双健康的腿,能够陪她回娘家,他还想能听见她的声音,她笑的声音、说话的声音、呼吸的声音……

????他虽然聋了12年,也只有第一年难过得不行,后来接受现实觉得没什么,从不为此自卑。

????可现在,他居然奢望听听她的声音,尤其她眼睛亮晶晶笑的时候,还有她生气拍桌子说陆正霆是我男人的时候……

????陆正霆心绪低落,只是哪怕心里翻江倒海,脸上依然没什么情绪,保持着沉静冷淡的模样,驱使着轮椅慢慢地走着。

????刚走到胡同的时候,陆明良嗷嗷地从家里跑出来,对陆正霆喊道:“三叔,三叔,我嫲在家发疯,撕三婶的本子呢。”

????陆正霆眉头一紧,立刻加快速度回家,果然一进门就听见陆老太在家里又哭又骂。

????陆老太要气死了。

????之前听说林菀考上赤脚大夫,她又嫉妒又难受,坏媳妇真是走了狗屎运!想到林菀那么坏,以后当了大夫,在村里有身份,在家里还不得骑在她自己头上拉屎?

????她就想去大队问问,结果她在那里遇到了陆正霞。听说了一通什么林菀没资格当大夫,是陆正霆走后门,大队考虑残疾军人的要求才答应的。又说她不小心听到陆正霆偷偷给林菀钱让她拿回娘家。虽然不知道多少,不过陆正霞故意往大里说。

????陆老太最不能忍家人背着自己攒私房钱,而儿子把钱给媳妇儿不给自己,那更是大逆不道!气得她破口大骂,扭头就去找林菀和陆正霆。结果晚了一步,林菀已经坐着周自强的自行车走了。

????她立刻跑回家翻陆正霆的箱子又翻林菀的,没找到钱就把学习笔记都拿出来撕。

????陆正霆急匆匆进了屋里,就见陆老太正在撕扯林菀自己的笔记,又拿起金大夫那本要撕。

????他加快速度冲进去,一把捏住陆老太的手腕,拇指用力,迫使陆老太吃疼松开手。

????陆正霆接住笔记本松开她,将两本笔记本收在侧袋里,又把陆老太撕坏的捡起来。

????有的被撕碎已经不能复原,看得陆正霆心里很难受。这些被撕碎的笔记,让他一下子回忆起11岁那年,陆老太撕碎他的书本,让他这辈子都甭想读书的画面来。

????他觉得自己已经忘了,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被勾起来。就如同他一直以为自己不怨恨她打得自己耳聋,可这会儿听不见林菀的声音,他却心有不甘一样。所谓没有怨恨,不过是自己以为的而已。

????陆老太愣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跟看什么妖魔鬼怪一样。

????他竟然敢打她!他打亲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