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正霆一直将她纳入自己的视线内,他了解了她说话的习惯和口型,所以几乎毫无阻滞地读懂了她的话。

????他有些醉酒似的眩晕感,整个人轻飘飘晕陶陶的,非常陌生又挠人的感觉。

????如果不是有深沉的阅历和强大的自控力做底,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晕过去。

????陆正琦的脸黑得要命,他一个字都不想再说,由爱生恨的女人有多可怕,现在算是见识到了。

????林菀扔掉笤帚,走到陆正霆跟前用两只手的拇指食指弯起来比划了一下。

????陆正琦:神经病,你当你俩会哑语呢。

????陆正霆立刻拿钥匙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鼓囊囊的信封递给她,“都在里面。”里面是他和林菀所有家当。

????林菀揣进自己口袋里暗中沟通999放进系统药箱中,“咱家的钱还是我拿着,免得你妹妹那个不要脸的来闹。”

????陆正琦虽然不觊觎他三哥的钱,可他这些年也没少花,现在他们一分也别想拿走。

????陆正琦看着他们,怎么也想不通三哥居然能读懂林菀的意思。如果不是陆正霆拿出信封,陆正琦怎么也想不到这样一比划代表什么意思。

????他们这么有默契

????他对陆正霆把钱全部给林菀也有些不解,略有点接受不能,毕竟三哥一直孝顺爹娘,怎么会这样绝情,真的一分钱不给

????林菀看陆正琦一副三观被打击的模样,觉得堵在原主心头的那口恶气一下子散了。

????“你几次三番地挑拨我,挑拨你三哥,不就是觉得你三哥是个残疾人,比不上你,不配得到别人的真心?我更不可能真心舍弃你嫁给他。你可拉倒吧,收起你那点优越感,你连个工作都找不到呢,显摆个屁啊!”

????想到他来离间自己和陆正霆,林菀就来气,幸亏陆正霆不是那种粑耳朵,他弟弟说什么就是什么。

????因为陆正霆顾念自己,林菀对他感情更深一分,推着陆正霆就往外走。

????她已经不自觉地把陆正霆当成自己人。

????陆正霆没拒绝,默默地顺从了她。

????从小到大陆正琦都没受过什么挫折。尤其他自从三哥出事以后就变得懂事,聪明好学,生得又俊秀挺拔,不管是老师同学没有不喜欢他的。就算他和江映月吵吵闹闹分分合合,她拿高晋刺激他,他都没有产生过这样的屈辱感觉。毕竟高晋除了比他有个有身份有钱有地位的爸爸,其他学习品貌都没有超越他,他自然不会产生太过屈辱的感觉。

????可现在,他有一种浓重的屈辱感被兜头砸下来,他一定要找一份体面工作,而且绝不能靠三哥。自己是堂堂高中生,就不信办不到。

????回家的路上,林菀还有点担心陆正霆会怪她言行过分,毕竟他对陆正琦还是不错的。

????她拿眼瞅他,发现他不但没恼怒,表情反而……比之前温和起来?

????她趁着没人停下,俯身和他对视,笑了笑,“生气了吗?”

????她懒得拿纸笔,而是拉过他的大手,用食指在他掌心写字。

????他们现在有一丝默契,她简单三两个字就能表达自己想法,而他足够敏锐,也能准确理解她心思。

????陆正霆凝视着她,黑眸沉静若海,摇头,“你没错。”

????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但是用心发出来的温柔却让他原本稍显冷硬的声音越发磁性动人。

????带着温柔腔调的声音苏得林菀眼睛弯了弯:“你也没错,你是个好人。”她拍拍他的肩膀,“陆正霆,你最好了。”

????他眼睛因为深邃黑亮,目光会稍嫌锋利,可这会儿被心底涌上来的温柔浸润着,那双黑眸便像深不见底的温柔漩涡,能把人溺毙。

????她的心不由自主地咚了一下,笑得越发俏皮。

????看她这般,他冷硬的心也变得软软的,“小心她们翻你东西。”她把信封拿了去,里面有存折、钱、票以及小章、取钱用的介绍信等等。要是她们知道,肯定会想办法翻的。

????林菀非常自信,“放心,我藏的地方,她们找破头也找不到的。”

????她俏皮的样子,跟骂陆正琦的时候判若两人,陆正霆看得移不开视线。诚然,她本来就美,可这样自信又骄傲的她,简直美得让他心颤。

????那强烈的眩晕感啊,让他险些握不住拳头。

????林菀就推着他一起回家。

????且说陆老太和陆心莲两人去上工,小队长一人分一块地,锄完地就回家。别人干活利索,晌天就下工,可她俩还有一半没完工呢。

????丢人不?丢不死!

????陆老太看人家都走了,就赶紧吆喝大嫂二嫂,“你俩,赶紧过来帮我和他小姑锄地,锄完好家去做饭。”

????陆大嫂下意识地就要遵从,陆二嫂却用锄头挡了她一下,使了个眼色,“大嫂,到点了得回家做饭呢。”

????陆大嫂立刻回过神来,对啊,现在三弟妹当家!老婆子她说话不好使,哼!

????陆大嫂假装没听见,大声喊着:“哎呀,晌天了,老少爷们要下工吃饭,咱们赶紧的回家做饭,别耽误正事。”

????她扛着锄头健步如飞,转眼就走远了。

????陆老太气得直拍大腿,“你给我回来!老大老二家的,你们这是不听婆婆话了?”

????俩人故意没听见,扛着锄头跑得更快,气得陆老太直哆嗦。

????陆心莲:“娘你看到了吧。那坏女人在咱们家里,那就是个祸害,搅和得咱们家宅不宁。她不来的时候,我大嫂二嫂多听你的话啊。”

????从前她们虽然看不上陆大嫂和二嫂,可跟现在一比,曾经言听计从的俩媳妇儿简直就是天仙女。

????陆老太也更加憎恨林菀,真的是一边恨一边怕,这种感觉就如同一条毒蛇盘踞在她的心头,让她怎么都不能顺畅。

????母女俩还有一垄地呢,一眼望去总觉得不到头一样,简直能愁死人。

????陆正高瞪着陆老太母女俩,眉头拧起来,“婶子,要是别人,我就骂了。”这也太懒了。人家一个来回到头,四垄地,她们可好,一个来回两垄地,还没到头。

????真是浪费口粮。

????陆老太和陆心莲将锄头一丢,两人坐在地里,“不干了,累死了。”

????又晒又累又渴,陆心莲何曾受过这种罪?

????她骂道:“我从小到大,就那坏女人来了才逼着我干活。谁说她孝顺,说她好?让他们来看看她的恶毒。”

????陆正高却对林菀印象不错,“林大夫为了给社员们免药费,四处挖草药、配药。你说她恶毒?干活!”

????陆心莲开始抹泪,耍赖,死活不继续。

????陆正高:“你要这么着,下午我们就开小队会议,让大家一起批评。”

????陆心莲一来气爬起来就走,锄头也不要了。她不惯他们这些毛病,她粮油关系不在家,陆正高管不到她!凭什么对她大呼小叫,指手画脚的?她从小被陆老太宠坏了,在家里跟个公主一样,跟爹娘哥哥们撒娇,对嫂子侄子侄女们跋扈。可她也不是一味的脑残,离开家在学校里,对待比自己条件好的同学,那也是温文有礼亲切有加的,努力和人交好。

????一般她也不想得罪村干部,可陆正高一副她不好林菀好的样子,实在是刺激她。

????关键是太累,又累又饿又渴。

????她在学校里吃得饱饱的不干活,在家里吃不饱还要干活,心情能好就怪了。

????陆老太忙扛着锄头追上去。

????两人一起骂着林菀回村,走到大队的时候遇到陆正琦坐在门口大柳树下的石头上望天。

????他一脸伤感,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母女俩立刻抢上去,问他如何。

????陆正琦摇头,“无可救药。”

????三哥是真的沦陷,不管林菀是什么人,也不管林菀是不是利用他,他甘之如饴。

????林菀彻底扭曲沦丧,由爱生恨,再不回头。

????母女俩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浓烈的失望之色,看来通过四哥把林菀抢回来再抛弃的计划宣告失败。

????陆心莲看看老娘,两人直接拐去小湾村找陆淑娴商量主意去。

????陆淑娴还是之前的观点,“你不但不能骂老三,还得对他好呢。你越是对他不好,那不是越把他往林菀怀里推?他一个月78块钱呢,你就当养头骡子出大力气,你是不是也得半夜起来喂草料呢?”

????陆老太之前还拉不下脸来,觉得只有自己嫌弃老三的,没有讨好他的。现在想想实在没辙,她需要他的钱,那就跟二闺女说的似的,不用真心对他好,就当养头骡子给家里赚钱。

????陆淑娴又道:“这事儿你们不能急,先等等。他们刚结婚正热乎呢,不好拆散。等他们热乎劲过去,保管不用费劲。”

????陆老太连连点头,对陆心莲道:“圆圆,你二姐是干部,就是有见识。”

????陆心莲撇撇嘴,“反正我要钱。”

????她是绝对不会回乡的。

????陆淑娴道:“那你们更应该讨好一下老三啊。”

????母女三个商量一通,陆淑娴就让她们赶紧回去。

????陆心莲回去还得干活儿,林菀也不给她好吃的,她就想在二姐家吃顿。不过陆淑娴家这两天也没好吃的,好不容易弄点肉也拿去给娘家,这会儿是真没的。

????晌午她们俩回家,陆大嫂已经做好饭,依然是杂粮主食加蔬菜,蔬菜是用葱花炝锅的,虽然没搁几滴油,却香喷喷的格外诱人。

????想着他们吃的油都是自己的,陆心莲就格外生气,拉着脸一副别人欠她八百万的样子。

????她看林菀跟大嫂二嫂有说有笑,还和孩子们逗趣,这个家真的被抢走了,这让她份外难受,也有一种紧迫的危机感,她一定要把林菀这个坏女人给赶走!

????“四哥,我头晕恶心,下午不去上工。你帮我请假。”她看了一眼有些失魂落魄的陆正琦,让他给请假。

????陆正琦随口应了一声。

????林菀:“请病假得去医务室开条子,事假就去找生产队长。我看你好好的,请什么假?”

????陆心莲怨恨地盯着她,眼睛红了,然后开始流眼泪。

????陆老太抬手就要拍桌子,又想起二闺女的话来,好歹忍住,给老头子使眼色。

????陆老头道:“孩子小姑身体一直虚弱,也没劳动习惯,过几天还得回学校呢,就……”

????“要这样的话,那就让大嫂二嫂都在家里歇歇吧,她们天天太累了。”林菀不以为意道。

????陆老太眼珠子都瞪出来,“不行!”

????陆大嫂和二嫂一人七八个工分呢,要是不上工可不行。

????林菀淡淡道:“还是那句话,同劳动同吃饭,不劳动不得食,懒是病,我给治。”她瞥了陆心莲一眼,故意道:“受不了就赶紧回学校吧,吃商品粮去”

????大学生公家管着是吃商品粮,初中高中却没那么好的待遇,都要自家送粮食去换粮票吃饭。要想供应一个脱产的学生,普通人家就得吃糠咽菜,而他们家有俩呢。虽然陆正琦毕业后能自己想办法补贴,之前却都是家里供的。陆心莲更不用说的,除了正常的粮票,还得另外补贴一些细面给她。

????这就等于她不挣工分,却一天拿走了一斤口粮,加二三两的细面。

????一般人家哪里有这样的待遇?还不是家里男人吃粗粮,女人吃糟糠这样省下来的?

????陆心莲吃的明明是自己家里的粮食,却向来自诩吃商品粮,林菀如此说自然是讥讽她。

????要是搁别时候,陆心莲自然受不了这样的挤兑,可这会儿她需要钱。她暗自心酸,家里穷,没人给她打算,她需要自己为自己谋划出路。

????她忍了。

????“上工就上工,没有累死的牛!”她气呼呼地站起来,却给陆老太一个眼神,让她注意哄三哥。

????陆老太会意,捂着头,“怎么的,我病了你也想逼着我去上工?”

????林菀笑道:“老太太病了等着我去给你抓药。”

????陆老太豁出去了,“我头疼,没发烧,你少给我灌乱七八糟的。”

????林菀:“头疼肯定是受了风,等我给你拔罐刮痧,再扎几针。”

????陆老太自然不肯,“我歇歇就行,我去找你大叭盟给我放放血,用不起你。”她是真怕了林菀。要是林菀给她拔罐刮痧,她估计得一天下不了地,没病也就病了。

????她跑得快,林菀也不可能绑她回来。老太太向来偷懒不上工,林菀能逼着她去了一上午,已经是破天荒的。

????这会儿林菀也不搭理她,她现在忙着呢。

????她看陆正霆在院子里给陆明良、小明光俩编草笼子,就过去拍拍他肩膀,做了一个睡觉的姿势,又指指门外,问他,“你要在家里午睡还是去大队?”

????陆正霆抬眼看她,问:“你呢?”

????林菀笑眯眯的,“我配药呢。”她指了指地上那些没了药性的草药。

????陆正霆便道:“我和你一起去。”

????陆明良和小明光也跟着去。

????看着他们走了,陆心莲讥讽道:“看看啊,倒像一家四口似的。”

????林菀一走,陆大嫂就不说话,赶紧收拾碗筷洗刷,然后还得洗衣服、缝缝补补,也没时间睡午觉。

????陆老头看了陆正琦一眼,“老四,你咋想的,城里要实在没办法,就回来在公社找个活儿。”

????陆老太:“让你三哥给你在县里找。”

????陆正琦心里一直都被一种屈辱笼罩着,他有些失望,就想索性不管三哥和林菀的事儿,等她暴露本性三哥自然会知道,男人么都是坚强的,不经历伤痛不会知道什么珍贵。

????现在听陆老太说让三哥给找工作,他立刻就拒绝,“不必,我自己会找的。”

????他已经决定了,不需要走三哥的关系去县里,大不了就先去公社。

????想到自己为了三哥回来,连江映月都伤心了,结果他却不理解自己,他心里又很难过。

????他压抑了心头的感觉,笑起来,“我有数的。”

????他也没心思睡午觉,决定出去转转,理理思路。

????他漫无边际地随便溜达,和村里人聊聊,等回过神来发现已经到了大队,索性进去看看。他信步来到医务室,看到林菀和三哥在医务室门前的梧桐树下正挑草药呢,陆明良和小明光也在帮忙。

????她一边说一边给陆正霆比划,然后不知道说什么有意思的,笑得眉眼弯弯的。

????他本认定林菀心理扭曲,怀揣恶意,言行也越发接近泼妇。可她和三哥相处的时候,却这样轻松随性,自信又明媚,整个人美得不像话。

????再也不是从前那种空有美貌却无内涵的花瓶、泼妇,现在的她,在学当大夫,在研究草药……

????陆正霆在面对她的时候,神情无比柔和,眼神也带着温度,再不是平时那种冷漠的样子。

????陆正琦心情更加不是滋味,竟然有一种三哥被人抢走的感觉,又对林菀有一种女人果然善变的感觉,之前要死要活非他不可,这会儿却和三哥……

????林菀一转眼看到不远处的陆正琦,却没理睬,而是继续和陆正霆忙活。

????她发现陆正霆真的很厉害,哪怕没有系统当金手指,他听她说过各种草药的药性以后也能很快记住,还把她随口说过的几个药方,以及什么药和什么药配伍之类的内容也记了下来。

????这记忆力真的没谁了。

????他还跟林菀建议,“我觉得中药的效果可以用数学和化学的方式来呈现。”

????按照他的理解,药方是几种药物加起来达到一种药效,而各草药的药性有加减以及异化的可能。只有完美掌握药性之间的变化和作用,才能更好的搭配药材的剂量。

????林菀听了他的解释,赞道:“你真是个天才。”

????她去找金大夫,申请一些试验用的器材,其实主要是滴管、烧杯、量杯等,差不多的就可以代替。这个公社卫生院就有,金大夫可以去申请一批,另外还得给她申请一个药箱以及常用工具等。

????金大夫拿了一张纸让她写下来。

????他们是五柳大队的医务室,待遇自然比自然村或者生产队的更高级一些。金大夫看了林菀写的单子,不但没划掉还给她增添了几样,然后签字盖章。

????陆正霆帮林菀忙了一会儿,会计让人来叫他,他就先去做自己的工作。

????正忙着,陆老太端着大茶缸子来找他,她努力笑得好看点,“正霆啊,娘给你冲了蛋花汤,你最爱喝的。”

????她不知道的是,因为笑得太勉强,显得皮笑肉不笑的,有点阴险。

????陆正霆不看她的嘴不知道她说什么,不过看到蛋花汤也知道她的意思――这是来和解的,自然是为了钱。

????小时候生病他也特别想喝,她却不给,有一次大姐从大娘家端来半茶缸,她却抢过去给弟弟喝,一口也不给他喝,说他喝了就是浪费。后来去部队,随时都能吃到,他已经不稀罕了。

????陆老太看他脸色,他一如既往的冷淡,并没有因为她给送鸡蛋汤而欣喜感动。她当下就不乐意,果然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对亲娘也是记仇的。

????这时候陆正霆抬眼看她,说了声,“谢谢。”

????客气又疏离,没有半点亲近的意思。

????陆正霆为人向来冷淡,现在还跟她平和地说话,陆老太觉得他还是想讨好自己的。她就开始说什么母子没有隔夜仇,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没有亲娘不疼儿子,媳妇儿总归是隔肚皮等等。

????陆正霆打断她的喋喋不休,“你想要钱?”

????陆老太愣了一下,心下狂喜,他这是开窍了?她猛点头,“你看你弟弟要活动关系安排工作,你妹妹还上学,可不得花钱?你当哥哥的要……”

????“我的钱都给林菀,她说了算。除非她主动离婚,我绝对不会先离婚。你不用讨好我,没用的。”

????陆正霆虽然不爱说话,可他敏感又敏锐,善于观察,陆老太打着什么如意算盘,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讨好他,无非是为了钱,假如想全部要走,自然要赶走林菀,逼着他离婚。

????问他同不同意?问不问都不同意。

????陆老太站在那里跟被人敲了闷棍一样,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最后黑得够呛。

????她想跳脚骂,想打,可这是大队办公室,会计等人都在呢,她倒不是顾忌什么家丑不可外扬。好面子的人家丑不外扬,她是自己大过一切,面子比起自己不算啥,只是有些畏惧干部不敢撒泼,毕竟之前她撒过一次,大家没帮衬她。

????她就去跟会计哭诉,说自己当娘的还不如个媳妇儿,有了媳妇儿忘了娘之类的。

????会计忍不住劝她,“金大夫也说过可以从省医院定做假肢,正霆还是能站起来的。”你要是非把人家这个钱拿去给你小儿子小闺女,那也太不讲道理呢。

????陆老太瞪着眼看了看,她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办法。在家里还能哭闹让老头子儿子们心疼她,可离了家她的本事就没处施展。

????她只得憋着气去找小闺女。

????母女俩一合计,让陆正琦勾搭林菀失败,陆老太哄陆正霆失败。从陆正霆的意思来看,想让他们离婚是不可能,那就只有一条――分家!

????而陆老太走后,陆正霆却也没喝那茶缸鸡蛋汤。

????正好陆正衡过来找他,陆正霆就顺手递给他。

????陆正衡喝了一口,笑道:“三哥,哪里来的,还加糖了呢。”

????陆正霆:“我家老太太送来的。”

????陆正霆吓得一哆嗦,呛得咳嗽一声,惊悚道:“三哥,没毒吧?”

????说完他有点后悔,开玩笑习惯了,以为老太太对三哥不好,这么冷不丁示好,可别是下毒。幸亏三哥听不见,嘿嘿。

????陆正霆却没在意,假装不懂他说什么,“好喝?”

????陆正衡点头,“好喝,挺甜的。”

????陆正霆:“那帮我去大爷家冲茶缸蛋花汤。”他们小年轻都和大爷大娘关系好,因为大爷大娘脾气好,对小辈也多加照顾。当然,陆正霆绝对不占便宜,都是给钱的。

????陆正衡瞪了瞪眼,有点不明白咋回事。

????陆正霆:“你嫂子有点上火,喝了败火。”

????陆正琦和陆心莲回来,林菀虽然看似占了上风,可陆正霆却觉得她还是不高兴。她毕竟被陆正琦抛弃过,心里肯定有火气,火气不顺那可是要生病的,他现在……舍不得她受气。

????陆正衡:“行,我去弄。”

????这下他真怀疑陆正霆拿他试毒,要不干嘛不把这个给林菀喝?q(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