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老太和陆心莲发现收买陆正霆没用,集体挤兑林菀没用,让陆正琦离间那夫妻俩不但没用,反而还促进了他俩的感情,让他俩看起来更是“恩爱”,简直不要太气人。

????最后就剩下分家一途,一连七八天,陆老太和陆心莲绞尽脑汁要让家里分家,可惜林菀就是不同意。

????母女俩的如意算盘她岂会不知道?最初陆老太为了霸占陆正霆所有的补助金,不肯分家,后来被她收拾一顿,又想着分家占一半也好。现在发现陆正霆补助金有78,那她们自然更乐意分家,拿一半也很多呢。

????但是,林菀又岂能让她们如意呢?

????只要他们说分家,林菀立刻义正言辞地堵回去,“一家人就要齐齐整整,分什么家啊?把爹娘冷冷清清地撇开,那不是不孝?”

????她们想分了家,把自己这个危险分子赶出来,然后继续磋磨大嫂二嫂?呵呵,岂能让你如意?

????只要陆心莲想拿钱活动去市里读高中,林菀立刻就把陆正琦推出去当靶子,“你四哥在市里活动两年,也没成功留下,你以为是那么好活动的?”

????做梦呢!

????陆心莲赌气说那就回来,她可挣不了多少工分,反正有哥哥们养着。

????林菀立刻表示一家人平等,没人能不劳而获,你不劳动,那嫂子们也不需要劳动,大家都吃男人们的工分就好。

????这么一弄,简直是要把陆老太和陆心莲逼死。

????陆心莲一连几天都被逼着上工,请假也请不来,又晒又累吃得不好睡得也不好,哭闹都没用,简直要逼死她。

????最后这两天她来了月经,就想请假不上工,可大队才不管呢。你每个月都来的几天就不上工?那别的妇女岂不是要学样?再说,很多妇女挺着大肚子上工,要生了才回家,生完不出半个月又上工,怎么就你娇气!!!

????于是陆心莲流着血还得上工,她把自己代入了可怜的包身工,凄凄惨惨戚戚,简直不能更悲苦。

????最后终于爆发了。

????她爆发的导/火/索是一顿鸡蛋番瓜饼子。

????林菀说改善生活,让大嫂把番瓜擦丝加上鸡蛋和面粉用油煎,虽然油少菜多,但是也香喷喷地直勾人。

????陆心莲这几天委屈死了,馋得要命,看到做好吃的她立刻就把搪瓷大碗端了去,“这碗是我的。”

????陆饱儿跟着她谄媚,这样就可以像从前那样分一点吃。

????林菀可不惯着她,眼疾手快就给抢回来,“咱们家有好东西要分了吃。”

????有些人家好东西都是给男劳力或者男孩子,女人基本干眼馋,他们家从前好东西都是紧着陆正琦和陆心莲吃,其他人再分三六九等,陆大嫂和二嫂以及挂儿和欠儿是绝对没的吃。

????陆正琦还有点自觉,不会独占什么,陆心莲却不,她反而趁机把四哥不要的也占下。尽管家里没什么好吃的,尽着她一个人也还不错的。

????这会儿么,林菀当家,她就只能做梦了。

????林菀拿筷子给孩子们一人一块分着吃,“都尝尝,为了能吃好吃的,每个人都要努力哦。”

????陆心莲见自己的居然和小孩子的一样大,立刻气得变了脸色,“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那么点小孩子工分也不赚,还和大人吃一样的?”

????林菀淡淡道:“你从小到大也不赚工分,比大人吃得还好还多呢。”

????“他们凭什么和我比!”陆心莲简直要气死,什么破烂玩意儿都和自己比?“这个小崽子算什么东西,他凭什么也吃?”她指着小明光,怒不可遏地骂,前几天她被小明光咬了,对他简直恨之入骨。

????林菀:“他现在是我和你三哥的儿子,户口都上好了,你说什么也没用。”

????陆心莲冷笑,悄悄对陆正琦道:“四哥,我怎么看这孩子和你长得挺像?不是你们什么时候偷摸生的吧。”

????陆正琦脸色一变,忙道:“不要乱说。这是……三哥捡来的。”

????虽然如此说,他也忍不住去看看小明光,小孩子长得非常漂亮,大眼睛黑长的眉毛,但是鼻梁高高的不会让人觉得像女孩子。他居然很认真地去想想,他和林菀应该没做过出格的事儿才对。

????他虽然和林菀早有娃娃亲,和江映月又两情相悦,可其实在男女之事上一直都克己守礼,顶多牵牵手抱一抱。

????现在已经不会像小时候那样认为男女抱一抱、亲亲嘴就能生孩子,却也忍不住会胡乱想。

????林菀瞥了她一眼,分完以后盆里还剩下几块,她又分给陆老太、大嫂二嫂。

????陆心莲立刻抗/议:“她俩怎么多吃?”

????林菀冷冷道:“家里三个母亲,生孩子多辛苦?难道不应该多吃?”

????大嫂二嫂虽然有些忐忑想推让,但是看林菀态度坚决只好接受,还是忍不住撕开分给几个小孩子。

????二嫂就俩孩子,便也分给小明光。

????看林菀把俩妯娌给拢住,陆老太和陆心莲母女俩又气又妒,既气林菀挑拨离间,又气大嫂二嫂吃里扒外和林菀好不和她们好。

????陆心莲就和林菀叫板,让把不在家大哥那份给她吃。

????林菀:“那你先把爹那份去送给咱们小姑吃。”多大的脸呢。

????陆心莲就开始抹泪,摔筷子,跟陆老头、陆老太还有哥哥们哭诉。

????陆二哥自小被老太太教训着呵护幼弟和妹妹习惯了,毕竟陆心莲才14岁,当大哥大嫂的闺女都差不多呢,所以下意识地就要哄她,把自己的那份给她吃。

????陆二嫂一直盯着他呢,一把将他的碗夺过去,“你不吃就给孩子们吃。”她麻溜地又给分了,还给小明光一块大的。

????小明光看着自己的碗已经堆满了,除分给他自己的,还有明良哥哥给的,爹娘给的,二大娘给的。

????他用筷子插了给林菀吃,乌溜溜的大眼仿佛会说话一样。

????陆心莲看得气死了,在这个家里,她如今一点地位都没的,连个捡来的野孩子还不如呢。

????她一来气怒道:“好,我明天就回学校,随便你折腾。”

????她才不在家里被林菀指挥,想让她干活给他们挣工分养孩子,休想。

????林菀笑滋滋的格外气人,“叫我说反正读书也没出路,还得回来种地,不如就老老实实在家挣工分,还去读什么高中?读了你也没大学上,也不能留城工作,还不是得回乡?”

????她要拿稳恶毒嫂子的人设,从她当家开始,就不会再拿钱给陆心莲换粮票。

????陆心莲读完这个学期,还想读高中的话,自己去赚口粮,家里不管!

????她们想分家剥削大嫂二嫂补贴陆心莲,呵呵,美得你哟。

????她这么一说,陆心莲立刻摔门回房间收拾东西。

????林菀扫了陆正琦一眼,最好你也赶紧滚蛋。

????陆正琦看了她一眼,又看看陆正霆,最后看向陆老太和陆老头,“爹娘,我想好了,我要把户口转回来。”

????没有关系和背景的农家小子,哪怕成绩名列前茅,在这个时候要想留城留校找工作也比登天还难。本来可以去部队,但是之前他错过,这一次没机会,他也不好再麻烦三哥。他觉得自己有文化,有志向,留在家乡也一样能做点什么成绩出来。

????自己毕竟是高中生,就算回乡也不会让他种地的,起码也能当个初中老师、公社小干部之类的。

????以前他看不上这些,要去大城市发光发热,可现在被林菀羞辱的,他发誓自己不管从哪里做起,都能够做出好成绩。

????不信等着瞧,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没用。

????陆老太一听,立刻就哭起来,“我可怜的小四啊,好好一个高中生,妥妥的大学生给弄没了啊。这要是大学毕业,保管就是大干部啊,现在却被逼着回家啊……老三啊……”她抹了抹泪,看着陆正霆,“你给弟弟出出里,给他在县里找个工作?”

????她觉得自己够委屈的,之前都是直接命令老三做事情,这会儿却是好声好气地跟他讲,他必须得忙不迭地答应。

????哪里知道陆正霆半点反应都没,反而揽着吃完饭的小明光往后退。他一直没看她,根本不知道她说什么,自然不会有任何反应的。

????陆老太却以为是陆正霆故意蔑视她,因为她压根就不信他真的听不见。

????“呜呜,这是嫌弃我们娘俩碍眼啊……”陆老太哭上了。

????林菀扬眉,这是当恶婆子打骂不管用,要走弱势老白花套路?可惜,不好使啊。

????吃过饭林菀也不理睬他们,让陆大嫂帮忙哄孩子先睡,她和陆正霆继续去医务室配药。

????快十点的时候,林菀惊喜道:“成了。”

????这几天他们夜以继日地摸索,已经写出几个祛风湿的方子,熬汤药浴的方子加上煎汤内服的,另外还有一个熬膏药贴的方子。但是膏药得花时间做,这个急不来。

????陆正霆也替她高兴,“恭喜你。”

????林菀觉得很好笑,他俩一起做的怎么能只恭喜她呢。她由衷地赞道:“你真的很厉害。”他有那样一种天赋,如果搁现代肯定是一个化学制药方面的天才。

????她写在纸上给他看。

????陆正霆垂眼看,然后抬眼看她的唇,因为听不见,他看她的时候格外专注,目光深邃又温柔。这让林菀觉得他眼睛里藏着什么,初看以为是冷漠,感受过就会知道那是如日照大江一样的温暖。

????她笑得很开心,“走,回家睡觉了。”

????陆正霆读懂她的话,脸颊居然慢慢地红了,幸亏晚上光线黯淡,也不必怕她看见。

????这几天她强行把他的被窝挪到她的炕上,晚上一人一边孩子在中间。虽然他听不见她说什么,可不经意中会摸到她的手,她并没有避之不及地甩开他,有时候反而还安抚一样拍拍他。

????她看起来泼辣彪悍,霸道强势,可她拍他手的时候跟哄孩子一样温柔,那时刻他的心就跳得格外厉害,有一种想拉她入怀的冲动。

????现在他觉得,她是一个有主意又坚定的女人,自信又善良。她并没有因为陆正琦回来就和他离婚,也没有故意针对、纠缠陆正琦,一切都如常。

????这让他又惊又喜,尤其陆老太和陆心莲都说林菀跟以前相比变了个人一样。

????陆正霆对从前的林菀了解也不多,但是变了个人一样却让他莫名愉悦。

????两人一起回家,各自洗漱,上炕以后林菀写了个纸条给陆正霆。

????陆正霆看了看,上面写着:我爹应该回来了,这两天回娘家。

????她寻思祛风湿的药浴方子做出来,正好回去看看爹,然后推广一下药方,给娘家换点福利。

????如今林大伯不敢对林菀娘家动手,陆正霆知道自己不必跟着去,毕竟不那么方便,可他还是有些忍不住,“我陪你。”

????林菀随手画了个双轮板车简笔画,“那得跟大队借个小板车。”她自己回去可以骑马,要是和他一起再带着小明光,骑马的话马的负担太重。如果是拉小板车,那就不要紧。

????陆正霆:“我去借。”说话的时候嘴角都翘起来。

????因为他听不见,林菀也不多聊,说了晚安就吹灯躺下。

????乡下蚊子多,虽然钉了窗纱也点艾草熏过,却还是不少。毕竟那窗纱时间久了有破损,艾草熏过却不能持久,又不能像蚊香一样一直点着。

????林菀躺在那里,听着蚊子嗡嗡的就很来气,忍不住拿蒲扇呼扇几下,然后沟通999。

????“小39,咱们有时间得研究一下蚊香。”

????999这几天一直专心帮她研究药方,很安静,这会儿听见她唤,立刻履行医疗小助手职责,“宿主,经搜索除虫菊、闹羊花、毛茛、辣蓼草、烟草有明显驱蚊效果,其中除虫菊和闹羊花可以做农药。”履行完搜索任务,它适时加了一句,“宿主,这里有方子,小甜甜一定可以帮你研究出好用的蚊香哒。”

????陆正霆有配药天分,这几天999没少夸他。

????林菀:……哒,用的不错。

????不过对39的建议她无比认同。她也发现有陆正霆加入,比她自己一个人研究速度快得惊人,他的思维方式一点都不闭塞保守,非常先进自由,让她这个现代人都惊叹不已。

????她自己在针灸等方面有天赋,可配药这方面陆正霆显然超过她的。如果不是他帮忙,现在她只能拿现成的方子给人开祛风湿的药,有他的帮助就能研究出具有当地特色的药方,比通用方子自然更好。

????林菀因为研究药方,大脑的兴奋劲还没过去,就忍不住又和39学习研究一下人体穴位,熟练一下针法。困意来的时候,她还看看药箱里面的钱和票,在这时候有这么多钱那可是真富婆呢。

????以后她会赚更多钱的,想着这个她美滋滋地睡着了。

????999:好梦哦,我会送宿主一个新礼物哒。

????第二天一早,陆心莲就爬起来摔摔打打地收拾东西。

????“这个家再也容不下我了。”她一边说一边抹泪,“我才14岁,还是个孩子呢,就这么逼我。连蚊子都欺负我!”

????这几天在家里睡觉她被蚊子咬得够呛,她在学校里是有蚊帐的,还嫌弃蚊帐太厚不透风闷热,这会儿才觉得闷热也比被蚊子生啃了好啊。

????同理,虽然在学校也不见得多舒服,可比在家里被林菀这个坏女人欺负强啊。

????林菀等于毒蚊子。

????她被林菀欺负的,越发觉得同学们说找个城里人嫁掉是最正确的选择。

????陆老太也睡不着了,心疼得要命,可惜这个家已经江山易主,林菀那个坏女人说了算。

????“圆圆你放心,过阵子你大哥回来,你四哥也安排了工作,娘就分家。”陆老太跟闺女柔声细语的保证。

????陆心莲恨恨地擦擦脸,“娘,你早点给我汇钱啊。”

????陆老太连声保证,也不过是空许诺而已,家里平时只有老三能赚现钱,其他都得等年底。不过小四如果能找份公社正儿八经的工作,那也有工资的。对陆老太来说,小儿子小闺女,谁花都一样。

????她破天荒地早起下地,对刷锅做饭的陆大嫂道:“你做你们的饭,我给他小叔小姑擀碗面条吃。”

????陆大嫂不敢跟她顶嘴,随便她干啥。

????林菀自然不会让她们如意,“擀面条就多擀些。小姑小叔有的吃,哥哥嫂子们也有,孩子们更不能少。”

????陆正琦忙道:“我就和大家吃一样的,娘你不用额外给我做。”

????陆心莲气得直跺脚,尖着声音哭道:“你们干什么?把我逼走了,连顿饭都不给我吃?”

????林菀不客气道:“你之前吃得还少?没让你退回来就不错了。”恶毒嫂子不就是这样么,见缝插针地恶毒。

????陆心莲绝望地看着这一家子。

????她爹不知道怎么的缩头缩脑的既不打儿子也更不打媳妇儿,三哥直接被坏女人迷住向着她,大哥不在家,二哥也成了缩头乌龟,四哥对坏女人有愧,谁也不收拾她,结果反而让她在家里作威作福。

????自己的家,已经被林菀抢走,这日子没法过了。

????陆心莲一赌气饭也不吃,背着自己书包就往外走。

????陆老太赶紧拉她,“圆圆,你别急。”听说坏媳妇要回娘家,等她走了,自己就给闺女煮鸡蛋、炒咸菜、烙饼,让闺女带上回学校改善伙食。

????林菀却看透她们,她冷冷道:“家里每个人的口粮都有数,谁多吃多占让家里断了顿儿,那咱们就一起死谁也别想好。吃鸡蛋我不管,只不过谁也别想吃独食。”

????反正陆大哥不在家,陆二哥也不敢打老婆,林菀就直接让俩嫂子好好招待小姑。说是招待,就是监视咯,免得她偷拿家里口粮回学校。

????俩嫂子憋着笑,看着婆婆和小姑要发疯的样子,她们憋了这些年的恶气出得可痛快了。

????以前她们怕小姑回来,这货回来就欺负她俩,这会儿反而巴不得她在家里常住,天天看她干活儿、吃粗粮、被三弟妹欺负,简直太爽了啊。

????林菀把母女俩怼得直翻白眼,心里很舒坦,忙活一下去医务室跟金大夫说去林家沟配药试方子的事儿。

????她在林家沟收了很多草药,林母帮她管着呢,得定期回去处理,要不堆不下。

????金大夫很支持,“要是这祛风湿的方子管用,那你可造福百姓。不只是咱们大队,林家沟还有其他大队也该给你奖励。”

????他大笔一挥,就给林菀签了请假单子,让她随便安排时间。

????陆正霆也找陆正高借地排车,让陆正衡给送过来套上。

????陆正衡这会儿对林菀佩服得五体投地,骑马啊,他都不会呢。

????这时候陆心莲背着书包推着自行车气呼呼地冲出来,不管陆老太的苦苦挽留,强行离开。她这是被林菀气得早饭也没吃就走了。

????陆正衡看得一愣一愣的,陆心莲还有空着手哭哭啼啼回学校的一天?以前哪次不是大包小包的带着?她回来一趟就跟鬼子扫荡一样,不但把自家搜刮一空,还把大娘婶子家都借一遍,她走后家里人要吃糠咽菜好久才能缓过劲来呢。

????他看向林菀的目光充满了敬畏,你是给她们扎针还是吃药了,竟然治得这样立竿见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