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村里人都在猜林菀的结局,是受不了陆老太磋磨跑回娘家,还是会被磋磨成什么样子,哪里知道她反过来把陆老太制住,还赚了个合村最孝顺媳妇的美名。

????“嫂子,好多人说要找你取经呢。”陆正衡笑。

????林菀:“你帮我告诉大家,孝顺公婆、友爱妯娌、呵护孩子,这就是我治家的法宝。”

????陆正衡:我要信才怪呢!

????吃过早饭,林菀赶车,带着男人儿子一起回娘家。

????陆正琦要去大队办理自己的户口粮食关系,他望着一家三个远去的身影,一时间很不是个滋味儿。

????陆正衡跟他打招呼,“你真要回来吗?”

????陆正琦点点头:“政策如此,不得不妥协。”没有过硬的关系,农家小子要留城不是那么容易的。现在是讲关系的时候,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无能儿操蛋。哪怕他在学校里成绩最好,也没有机会留校。

????陆正衡叹了口气,“那真可惜,你学习那么好,怎么也该留在城里去大工厂工作呢。”

????陆正琦不想说那些事儿,就问他林菀和三哥的事儿,“他们是真的……”他有些问不出口。

????陆正衡笑道:“对啊,那还能有假?我看这样挺好的,你也不用担心她会纠缠你。嫂子和三哥相处得可好了。”

????陆正琦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又酸又涩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

????林母正在家里帮林菀处理那些晒干的草药,林大哥和二哥也在院子的荫凉里呆着。

????林大哥躺在草垫子上,林二哥却兴致勃勃地给他娘帮忙。

????前几天林父就从市里回来,按照林菀的要求他做了检查。大夫说他的病主要靠养,需要长期服用药物,补充营养,不再从事重体力劳动。

????他开了不少药回来,遵医嘱服药,吃了几天咯血的症状就有所缓解。

????他还找到癫痫科的大夫,详细说明俩儿子的情况,给他们带回抗癫痫药物□□、苯妥英钠等,按照医嘱让他们服用。

????两人服用几天以后,效果不错。当然,服了药不是根治,依然会发作,但是频率会降低,发作的时候也不会那么吓人。

????林大哥不再时刻哆嗦,能够顺利吃饭,虽然还是不能自理却也省心很多。

????林二哥效果更好,自己吃饭、上厕所,还能下来溜达一下。他闲不住,就帮林母给妹妹处理那些晒干的草药。

????此时他把一棵闹羊花挑出来,又继续挑别的,能控制自己手脚的感觉,让他说不出的开心,恨不得一刻不停地忙活,帮家里做事情。

????林母怕他累着,就道:“大夫说了,你们要适当晒太阳,不能单独出门,不能累着。你坐这半天,去躺会儿吧。”

????林二哥兴奋道:“我不困。”他探头往外看,“今儿菀菀和妹夫回来不?”

????从他爹回来他每天都问问妹妹今天回来不,迫不及待地想和她分享自己的情况。

????林大哥虽然不说话,却也下意识地撑着身子往外看。

????林母笑道:“你爹带人在外面山头修果园呢,菀菀要回来,他肯定能看见。”

????正说着就听见马蹄声,林菀和林父说话的声音也传来。

????“回来了!”三人高兴起来,林母起来迎出去,林二哥用棍儿撑着起来也要去,走了两步还把棍儿扔了。

????林母赶紧扶着他。

????林菀和陆正霆带着小明光走到村口碰上林父,当下就一起回来。路上林菀已经知道她爹去医院的情况,也知道俩哥哥服药的状况,看着她爹病情控制住,俩哥哥也有所改善,她心里很高兴。

????见了面高兴地说说话,林菀就先给爹和俩哥哥检查一下。

????她戴上听诊器,这是系统给她做的,比大夫们用的更加精密,听得更准确。

????林父是支气管炎,重度、慢性,有咯血症状,时间久了拖成慢性肺炎,最后癌变不治而亡。现在有对症的药物吃着,就能控制支气管炎的症状,虽然不能快速治愈,却也不至于恶化。

????这样林菀就有时间和系统寻找新的更好的治疗办法,必然不会再拖成不治之症。

????俩哥哥的情况有所改善,不过林菀也知道,既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太掉以轻心。抗癫痫药物副作用大,开始有效吃一段时间就会有耐药性,但是也不能擅自停药。

????林母一直都用林菀教的手法帮俩儿子做头颈部的按摩,能舒缓神经,让他们放松。

????林菀又看了一下他们的药,悄悄和39沟通一下,目前就按照医嘱吃药,等产生耐药性再另行调整。

????“都挺好的,关键要注意修养,补充营养,不能饿着。”林菀收起工具,把医药箱关上。她对陆正霆越发感激,如果不是他的钱和票,她爹和哥哥们的病情只会越发严重。现在虽然不能根治,却也争取了时间。

????林母让她不要担心,“现在我不用上工,有时间打理菜园,菜长得很好,自己吃还能换鸡蛋。你爹现在不用下地,只领着人修建果园,准备果苗,他也累不着。现在咱们家吃得饱,你不用担心。”

????有林大伯家的赔偿,林母一天能领十个工分,林父一开始也是十个工分。二十个工分,一家四口要想吃很好是不可能的,但是粗粮加上菜也能吃七分饱。

????这样她已经非常满足,不想再给闺女增加负担,之前看病拿药用的钱和粮票,她和林父商量以后看情况尽量攒了还给闺女。不过这会儿没有那个能力,他们也不说嘴,只记在心里就是。

????聊了一会儿家常,林菀让爹只管去忙,她把祛风湿的药浴方子拿出来,教着林母抓药。

????林菀这张自配的《祛风湿药浴方》一共有二十几种草药。其中有闹羊花的花朵,这是一种有毒植物,但是能够祛风除湿,舒筋活血,镇痛止痛,主要用于风湿顽痹等症状。在药浴里使用完全没问题,只是这个药不能喝,需要跟病人再三叮嘱。

????如果想要内服,需要经过她诊脉辨证,根据各人的体质来开方子才行。

????林母学得很快,因为药浴的剂量差不多即可,不需要用秤掌控分毫不差。

????林母道:“你爹当年挖水渠落下的腿疼病根,正好先给他试试,要是管用就给社员们抓药。”

????林菀并不怕别人知道她的房子,她很乐意和其他大夫交流。她也不怕社员们知道方子自己去采药,他们采的药效没有她挑选的好。她留下的药材都是精挑细选过的,她有系统帮衬,可以从能一堆草药里准确抓出药性最好的那些。

????况且二十几种药物,一般人哪里有那个时间专门去凑啊。

????这些药物是她和陆正霆仔细研究过的,药材之间会发生反应,有些药材是断然不能缺的,否则起不到到预期疗效。

????林菀教会林母抓这个药方,就让她自己挑选,一副副药材捆好,到时候可以直接拿给人用。

????小明光蹲在林母旁边,他虽然不说话,但是小腿灵巧跑来跑去给她拿够不到的药材,惹得林母一个劲地夸他。

????林二哥也喜欢他,逗他说话,可他就是不开口。

????林菀看林母自己配得熟练起来,她就拉着陆正霆研究做蚊香的方子。

????这时候卫生状况差,蚊子不但毒,且容易传染病菌,比如疟疾等。

????目前大家普遍用艾草编草辫子,闷燃熏蚊子。可惜并不能把蚊子熏死,只能缓解一下,味散了它们照样回来肆虐。

????有本事的人家可以弄到农药,类似□□、敌敌畏等稀释了喷洒杀蚊子,但是毒性很大,一不小心就会中毒。

????林菀就想研究乡下人能用的无副作用又有效的灭蚊草药,只要成功了,社员们能用得起,还能成为大队副业,带领社员们致富。这样,她就解决了娘家的生活问题。而且她为社员们做了事儿,大队和社员们也会更尊重她娘家人。

????她和39悄悄沟通,把书里灭蚊、杀蛆虫和孑孓的草药方子告诉陆正霆,让他帮忙研究。

????陆正霆知道她这些方子来得古怪,却从不打破砂锅问到底,只当是平常,她让帮忙就帮忙。

????陆正霆在这方面的天赋不是盖的,举一反三,立刻就把辣蓼草、毛茛、闹羊花、除虫菊等几种草药按照药性给排了号。另外,薄荷、天竺葵、茉莉、夜来香等花也有驱蚊效果,不过效果不如这些明显。

????除虫菊是20世纪初从国外引进的,当地也有不少,但是要大量采集还得栽培,闹羊花却很常见。

????陆正霆就列了几个方子,分别做一些,到时候看看哪一种效果更好。

????“提纯需要的成分,加入艾蒿木屑等,压实做成香柱或者盘香更方便。”陆正霆见过蚊香的,只不过这东西乡下很少见。主要这东西是消耗品,烧了就没了,乡下人没多余的钱,也舍不得那个钱,宁愿挨咬也不肯买,受不了就艾草熏、挂蚊帐。

????林菀看他思路清晰,也兴致勃勃地和他一起研究。

????林母带着小明光配风湿药,林菀则和陆正霆制作简易蚊香。

????他们把晒干的闹羊花、毛茛以及除虫菊还有辣蓼草碾碎,再加上碾碎的艾草、薄荷、草茉莉等,全都碾碎成粉末然后加水捏成团,再用压面条的方式压成条,趁着未干整理成盘状或者柱状,干了就是蚊香。

????第一批、第二批晒干后散架了,失败。

????陆正霆仔细研究一下,他道:“需要粘合剂。”

????林菀寻思糯米、大黄米这些倒是可以粘合,但是成本太高了吧。她正为难呢,就看陆正霆指着墙外的榆树说:“榆树皮、榆树根都可以。”

????他还给林菀解释,“以前做刨花水,女人们用来梳头的东西,里面就加榆木屑,能够定型。”

????林菀眼睛一亮,欢喜道:“你可真聪明!”她忍不住像摸小明光和陆明良那样,抬手就在陆正霆的头顶揉了揉。

????陆正霆:“……”

????她立刻意识到有些过分,露出一个略尴尬却不失礼貌的笑容,赶紧跑出去找干掉的榆树枝。

????碾碎,合料,这一次捏得牢牢的,压成条状也非常柔韧,晾干以后也没有断裂散架。

????这办法有用,他们又收集材料,陆续多做一些蚊香放在那里阴干着。

????林母跟林菀夸道:“正霆真是有办法。”

????林菀与有荣焉,“他本来就很聪明,小时候可是神童呢。要是他耳朵好的话,哪里有陆正琦什么事儿。”

????听她提起陆正琦,林母略紧张,不过看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林母又松口气。

????林母还小声试探一下,“陆正琦回来了?”

????林菀冷哼,“回来了,他那个吸血虫妹妹也回来,被我好一顿挤兑,气得又回学校了。最好以后也别回来。”

????林母想劝女儿别那么强梁,尽量和婆家人处好关系,不过想想陆正琦那混蛋样,陆老太的偏心,她又觉得闺女这样才好呢,毕竟娘家不能给闺女撑腰。她道:“人善被人欺,菀菀你好样的。你只需要和女婿俩好好的,别让他们挑拨离间。”

????林菀笑道:“娘你放心,我和陆正霆好着呢,他们挑拨不了的。”

????林母看她那般自信,心里也高兴。她看小明光和俩舅舅在那里玩儿得挺好,也就不多说什么。原本还怕林菀捡了孩子回去,家里肯定得大打出手,想把孩子放在娘家养着,不过看样子闺女和女婿能处理好。

????吃过晌饭,林父继续去果园忙,林菀几个也在家里继续配药、研究蚊香。

????林菀和陆正霆用不同的配方做了几十盘蚊香,这些就是试用装,晚上试试哪种效果更好就用哪种配方。

????陆正霆仔细梳理了原材料,给林菀建议,“榆树材料要节省,可以加一部分玉米秸的芯。”

????这样也易燃,还能节省榆树皮或者根。

????林菀发现他考虑真的很全面,几乎不用她操心,真是个体贴入微的男人啊。

????日头西斜,估计四点半五点的样子,林菀要去大队看看周自强回来了没,顺便去找周朝生。

????陆正霆:“蚊香交给我,你只管去忙别的。”

????林菀笑嘻嘻的来了一句,“咱家男主内,女主外,配合满分。”他咋这么好呢,外冷内热、温柔体贴,会配药会攒私房给媳妇儿。

????这谁受得住啊!

????她要爱上他了!

????林母和林二哥笑起来,林母还嗔林菀,让她不许打趣女婿。林母也怕闺女开玩笑,虽然陆正霆听不见,可如果他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有意见呢。

????她希望女儿和女婿俩能够恩恩爱爱,好好过日子。

????林菀就带着配好的祛风湿草药去医务室找周朝生。

????周朝生正在给人打止痛针。

????来看病的林老汪今年46岁,50年代大搞水利建设的时候伤了腿,现在一年四季的疼,阴天下雨跑不了,累着了必定疼,大夏天出汗吹了风凉飕飕钻骨头的疼。用他的话说,真是生不如死,恨不得把两条腿卸下来放火上烤烤。

????他也倒腾了不少民间偏方,拔火罐、刮痧、艾灸、泡澡、针灸,甚至贴膏药糊牛粪都试过,可惜不好使。

????现在疼得受不了,又不能不上工,没办法他就来打止疼针。

????止疼针当时好使,可药劲过了下一次发作更疼,尤其晚上睡觉的时候,腿又酸又胀、又木又疼,简直不是人受的。

????周朝生看她挎着一筐子捆好的药过来,下意识就想怼她,“我说林大夫,你不在大湾村好好当你大夫,你总来我这里干嘛?”之前来一趟,小孩子鹅口疮,老太太头疼就让他很没脸。这会儿还挎着草药来,你咋不上医院当大夫去!

????林菀笑道:“我研究配了一个祛风湿的药浴方子,拿来和你分享一下。”

????虽然周朝生对她不客气,可他不曾使坏,上一次还把他祖传的笔记都给她看呢。

????周朝生却不信,“林大叔这么多年的腿疼老风湿,什么方子没试过?”

????林老汪看了林菀一眼,没感兴趣,她出嫁以前在医务室待过,根本什么都不会。

????林菀不以为意,“方子和方子不一样,君臣佐使,差一味药就大相径庭。再说了,就算同一个方子,不一样的药材效果还差很多呢。我配的药,每一棵药材都是顶好的药性。”

????她看向林老汪,“大爷,你要不要试试?”

????林老汪依然没兴趣,这怕不是要忽悠他换钱,才不上当呢。

????他为了治腿,被骗了不知道多少呢,这会儿打止疼针管用,他已经不想上当了。

????林菀也不强求,她对自己的药有信心。

????她看林老汪打的止疼针,忍不住提醒道:“大爷,止疼针副作用大,不要过量。”

????一开始半支,过段日子就要一支,现在他都打到两支,再过两月估计就得两支半。时间久了,这药就不管用,如果没有新药顶上,到时候身体扛不住,会疼得更加难以忍受。

????林老汪瓮声瓮气道:“庄户人能怎么办?受着呗。”

????这时候赵全美摁着头冲进来,嘴里嚷嚷着头疼死了,要拿止疼药吃。

????周朝生没得空,就跟林菀道:“你帮她开。”

????赵全美这才看到林菀,登时就红了眼,叫道:“想开点毒药毒死我啊?”

????自从被林菀和陆正霆给摆了一道,把钱、粮食和房款要回去,赵全美就跟老了二十岁似的,天天和林大伯在家里咬牙切齿地诅咒扎小人。

????林菀瞥了她一眼,“你放心,毒死你浪费药。”她给开几片阿司匹林。

????安乃近副作用很大,大夫一般会选择开阿司匹林或者布洛芬。

????赵全美不懂这个,她只看药片大小,立刻喊道:“你们看啊这个坏侄女,有安乃近不给我开,给我开这种小药片。安乃近药片大,劲大还便宜,你当我不知道?糊弄我呢!你咋那么心黑呢?”

????林菀:……呵呵。

????她把药箱一关,不管了。

????赵全美看林菀不顶嘴,立刻暗暗得意,以为林菀想讨好自己,哼,这会儿知道讨好自己?晚了,除非把那些钱粮双倍的还回来!

????她拍着桌子,“快给我开药,我要安乃近。”

????林菀优雅地翻了个白眼,没搭理她。

????赵全美:“你、你这什么态度?”

????林菀:“眼不瞎就知道我的态度咯。”

????还快给你开药,你算老几啊。

????赵全美被林菀气得脸色都变了,本来就头疼,这下跟要炸了一样,“你这个没教养……”

????周朝生冷冷打断她,“你头不疼了?”

????林老汪:“上一次刘婆子头疼就是大夫给扎扎针好了。”

????赵全美一听赶紧让周朝生给看看,“疼死我了,快给我也扎扎。”

????周朝生露出一个略复杂的眼神,看了林菀一眼。

????赵全美捂着头也去看林菀,见她带了草药,又开启冷嘲热讽模式,“你会配药?你能当大夫?咱们谁不知道谁啊?你给人看病,别笑死人,再给人看坏了。”

????林菀啧了一声,“你放心,因为你品行不端,上了我的黑名单,你给钱我都不给你看。”

????自己不是林家沟大夫,没义务给赵全美看病。

????“拉倒吧,我不稀罕你给治!你会个……”

????“刘婆子的头疼就是她给治的。”周朝生道,那声音怎么都透着幸灾乐祸的意味。

????赵全美:“快别逗我,她会治病?我把头拿下来……”

????周朝生:“你头没了,就是她治的。”

????赵全美顿时张口结舌,脸色尴尬到了极点,想给自己打个圆场却硬是找不到出口,跟只呆鹅一样站在那里,头都忘了疼了。

????周朝生给林老汪打完针,让他略歇息一下,自己去看林菀的药,又看看她的方子,将信将疑,“真能治老风湿?”

????林菀:“不能根治,只能减缓症状,根治必须要调理身体气血才行。”

????周朝生就看着林老汪,“林大叔,要不你试试?”

????林老汪看向林菀,眼神里写着想骗我钱没门,林菀一眼看穿他,“不要钱,你拿回去试试,给我反馈。”

????林老汪把头摇成拨浪鼓,“拉倒吧,不够我费劲的,熬药汤子不得费柴火?打两针止疼立刻见效。”

????他一副坚决不信的架势,林菀也不强求。

????正好刘婆子从外面路过,听见说草药她就一溜小跑进来,“闺女,给我,我要!”

????她年轻时候冬天坐月子受了风,穿着厚衣服还不觉得如何,一到夏天就难过。夏天热人容易出汗,再被风一吹,那身上就冰凉钝痛,有时候疼得她浑身僵冷发木,实在不好受。

????林菀便给她两捆,让熬药汤泡澡,“用砂锅熬,不要用铁锅,药汤子有毒性不能喝进肚里。肩膀疼最好都泡进去,要是觉得管用,我再给你号号脉,抓个内服的方子搭配。”

????药浴只能通过皮肤吸收,内服可以调节气血运转,治根本。

????林老汪看刘婆子那么信,就道:“别瞎忙活,没用的。我泡过多少呢。”

????刘婆子自然也泡过不少,都没多大用处,但林菀之前给她治头疼立竿见影,她对林菀就很信,还约定要配药浴的草药呢。

????没想到闺女真的言出必行,不食言啊,是个好大夫。

????赵全美忍不住拉着刘婆子,“上一次你头疼,谁给你扎的针?”

????刘婆子急着回家做饭、熬药汤子呢,“当然是闺女啊,厉害着呢,扎几针我就不疼了。”

????赵全美依然不信,“真的假的,她会?”

????刘婆子:“当然会,闺女厉害着呢,谁不信谁是傻子。”她不肯多说,拿着药就赶紧回家。

????赵全美被怼得呆在当地。

????林老汪不肯要,还跟着刘婆子走了,他们两家住在一个胡同里。

????周朝生看了一眼赵全美,开了几片安乃近让她交钱。

????赵全美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她想让林菀也给扎扎,可刚才说什么来着?

????她真是要气死了,最后只得交钱拿着安乃近跑了,似乎生怕林菀逮着她羞辱。

????林菀才懒得搭理她呢。她把草药放在周朝生这里,让他给愿意试试的人免费试用,然后她就去大队看看,结果周自强还没回来,她就先回家。

????且说刘婆子拿了草药回家,林老汪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在她家门口忍不住笑话一通,说她被个丫头忽悠,惹得刘婆子儿媳妇觉得她又瞎折腾。

????熬这么一锅药汤,得费多少柴火呢,这会儿也不能随便上山乱砍,家里柴火做饭都紧张呢。

????再说,家里熬药汤子,多味儿啊!

????她不高兴就甩脸色,说话也不太中听,嫌弃婆婆不上工种地,看孩子也看得不多好。刘婆子已经习惯并不多加理会。她生孩子坐月子留下病根,上了年纪以后越来越厉害,根本没法去上工。老头子儿子们都心疼她,让她在家好好歇着,只管做做饭。

????儿媳妇有意见就让她有去好了。

????刘婆子按照林菀的叮嘱先泡药,等泡透再用一个大大的砂锅熬。疼在自己身上,有个办法就不能放过,别人再同情说好听的没用。

????吃过晚饭,她的药汤子也熬好了,把儿子孙子往外一撵让他们去找知了龟,她则把大门一关在家里泡澡。

????当年她拼着不吃饭也弄了一个细高的木桶,就为了蹲里面泡澡,这会儿正好派上用场。

????乍泡进去的时候水很烫,她却不怕,一边出汗又被滚热的药气熏蒸着。她只觉得全身的毛孔都打开,又热又辣的感觉往汗毛孔里钻。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有邪气什么的被泡了出来。

????“好舒服啊。”当最初的烫熬过去以后,就是前所未有的舒服。

????夏天热,一桶泡了半个多小时还是热的,她就多泡了一会儿。最后泡得舒舒服服的,起来擦干再穿上老土布做的长袖长裤,这样的衣服吸汗,往背风的炕头一躺,睡得呼呼的。

????睡沉了以后连老头子他们什么时候回来都不知道,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

????醒来后神清气爽,刘婆子痛快地喊道:“了不得,二十来年没睡得这么舒服,闺女的药可真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