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老头对陆长友、陆长发道:“老哥哥们,实在是没办法,丢人了。你们就给主持一下把家分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他都带上哭腔了,显然万分难过。

????陆长友和陆长发也是很无语,整个五柳大队还没有一家是他们这样分家的呢。

????别人家都是小的被压榨得受不了,嫌弃老的偏心,拼着出三分之一的工分也要分家,只求不住一起受憋屈。

????这老人哭着求着分家,还真是少见。

????因为姥娘家长辈过来,林菀自然也推着陆正霆回家。

????她听见说分家,立刻道:“书记、大队长,我不知道老太太是咋想的,一家人住在一起齐齐整整的,为什么一定要分开?难道是因为我和三哥收养了明光,她老人家很嫌弃?还是怕以后我们孩子多了,他们不想给带?我寻思着,老太太不是这样不明事理的。”

????陆心莲:“你别胡说八道了,我娘是被你逼的。”

????她又要开始说上学、粮食那一套。

????林菀打断她,“我是那不孝顺的?反正我不管,分家可以,你们分出去吧。三哥从小就没享受过母爱,现在好不容易老太太对他好点,我们当然要和老太太住一起。”

????炕上刚清醒点的老太太听着这话,气得差点又昏死过去,“不、不、我死、也不和他们住一起!我、让我去死!”

????陆长友和陆长发交换了一个神色,陆长友道:“林大夫,既然这么着,你们就暂时别和老的住一起,免得刺激她。”

????都是人精,谁还不明白家里这点事儿?

????林菀:“书记这么说,我们自然没意见。不过,这不是我们要分家,有人嫌弃三哥,想把我们赶出去。这一点可要说清楚,免得以后有人说我和三哥不孝顺。”

????哼!

????陆长友看向陆老头。

????陆老头耷拉着脑袋,吧嗒吧嗒抽烟袋锅子,吞云吐雾的,简直能把自己包围起来。

????陆老太的大哥苏老头闷声闷气地道:“你这个媳妇儿牙尖嘴利的,我们不知道你咋把婆婆逼成这样的。”

????林菀自然不会让他来抖威风,“大舅,不是我说你们。这要是刚嫁人的媳妇,和婆家还没磨合好,让娘家哥哥们来撑腰。这都一把年纪子孙满堂,娘家哥哥们还来撑腰,这是什么意思?嫌弃自己儿子都是窝囊废?再说了,老太太在我们家过着太后一样的日子,媳妇儿们出门进门都要给她请安。她每天睡到太阳老高,不用看孩子不用做家务,媳妇儿们上工累得要死,还得给全家做饭、伺候老的孩子和男人。你看看我嫂子们!”

????她把陆大嫂和二嫂拉过来,又把陆明良、挂儿和前儿拎过来,“来,大家看看。”林菀把陆明良背心脱下来,那根根分明的肋骨,还有凸起来的胸脯子,看得人眼睛直酸。

????这还是她当家以后,改善伙食,几个孩子才能吃个七八分饱。要是搁以前,天天吃个三四分饱,每天饿肚子,靠着喝水撑饥,真的是皮包骨头。

????陆长友和陆长发自然不好说什么,苏老头虽然是陆老太的哥哥,可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他也没总来大湾村抖威风,这会儿当着人家大队书记和大队长还真抖不起来。

????于是苏家人就闷头抽烟,看他们怎么说。

????陆老太和陆心莲一个劲地哭,说一定要分家,不能和林菀一起过。

????陆老太:“要是非让我和她一起,我就去死,我一把年纪不能再遭那个罪。”

????陆大嫂和陆二嫂脸色都白了,她们一下子明白老太太的意思,作死做活不是为了要钱,而是要把老三两口子分出去。

????那自己岂不是要留在老太太身边?老太太岂不是要把所有的气都撒在自己身上?

????陆大嫂吓得身子抖了抖,差点坐地上。

????林菀扶了她一把,“大嫂,如果真要分家,那肯定都得分的。如果只分我和三哥,那不是分家那是嫌弃我们累赘把我们赶出去。老太太对我有误会,我也不辩解什么。既然分家就彻底一些,大家都分开。”

????她扭头看向一旁的陆正霆。他听不见,也懒得看别人,视线一直都在林菀身上。对于他来说,只要林菀吃不了亏,他就索性一言不发,反正自己是聋子,再做哑也没什么不对的。

????他还拉了拉林菀的衣袖,把自己的轮椅扶手一侧拉开,让她靠坐着歇歇。

????这会儿人多,凳子只够长辈坐,小辈都站着。

????“凭什么?我们不分,我们兄妹感情好得很,为什么要分家?只有你们,吃里扒外,白眼狼!”陆心莲见这么多人给她和娘撑腰,立刻有了勇气,要狠怼林菀,甚至还想狠狠宰林菀一笔,把钱都要过来!

????陆大哥立刻附和,“对,我是老大必须和爹娘一起的,四弟小妹还没结婚,肯定也不能自己过。”他看向陆二哥,凶巴巴的,“老二?你要和老三一样吗?”

????陆二哥之前因为自己说了不中听的刺激老娘昏倒就非常忐忑内疚,生怕成了气死老娘的罪人。后来又经历了老娘突发心脏病、被扎成刺猬、喝农药、洗胃等事件,现在他整个人都是蒙的,晕头转向,不知道如何才好。

????他抱住了头,他不知道。

????“老二!”陆大哥怒吼一声,“你也不管爹娘?”

????陆二哥嘴巴喏喏着,他甚至不敢看陆二嫂和孩子们。

????他知道媳妇儿肯定想分家单过,可他不能……不能像老三似的让爹娘嫌弃,不能被人戳脊梁骨……他不敢……

????陆二嫂悄悄拽他衣服,让他跟老三和林菀站一起,他们也分出去。要钱,他们没钱,要工分,他们自己养孩子将将温饱,按照养老的规矩给老的凑粮食就行,哪怕一天五个工分,她也能接受。

????陆二哥却不敢开口,他只能抱着头假装什么都听不见,一切有大哥和老三,让他们说吧。

????他只要跟着就行。

????陆二嫂看他那一副不肯出头的样子,气得要死,狠狠地掐了他一把,红着眼圈不说话了。

????陆大嫂原本还寻思陆二哥要是和老三站一起,也分出去,那她们大房也能要求一下。

????过去老人都是跟着大房,可现在新社会,老人都跟着还未结婚的小儿子,帮他操持家务攒钱娶媳妇,以后要么一起过要么也分开,或者轮流住或者自己住儿子们凑钱粮就行。

????哪里知道陆大哥死活不肯分,陆二哥又不出头,她感觉一阵阵的绝望。

????陆大哥瞪了她一眼,骂道:“你在想什么?你还想分家不成?我是老大,就算分家爹娘也跟着我们。”

????陆大嫂眼泪流下来,喃喃:“他四叔、没、没结婚……”她想说陆正琦没结婚,和老人一起正好。

????陆大哥狠狠地一巴掌就扇过去,把陆大嫂扇了个趔趄。

????众人立刻喝止他,陆心莲则暗自叫好。

????陆大哥骂道:“你他娘的哪里来的毛病,我看你就是不想孝顺老的。你爹娘就教你这样?你哥哥嫂子也这样对你爹娘?”

????陆大嫂被打骂顿时羞愤欲死,捂着脸哭着冲回西厢去。

????陆明良看他爹打他娘,立刻炸了,“你打我娘!”他一下子蹦起来,张口就去咬陆大哥的手。

????以前他不敢,但是看小明光咬了陆心莲,他也学会了。

????陆大哥抬脚就要踹,却被陆长发拦住。陆长发喝道:“行啦,打老婆算什么本事?”

????林菀认为大嫂最大的障碍不是老太太,反而是陆大哥,不过这时候普通妇女要反抗自己男人,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陆大嫂被欺负惯了。

????一旦分家她不可能再随便插手大嫂二嫂的家事,既不合情也不合理,大队也不会答应。

????她道:“大爷舅舅们,你们也看到了。平时我嫂子们过的什么日子。老太太要是不高兴,让打老婆,他拿起棍子就抽。陆心莲要是不高兴了,跟大哥告状,大哥抬脚就踹。他自己不高兴了,自然也是抬巴掌就扇。就这样,还说当媳妇的不孝顺。我说舅舅们,你们家就是这样对媳妇对嫂子的吗?那倒是好家教呢!”

????她重重地哼了一声。

????老苏家四个男人顿时很没脸,纷纷斥责林菀乱说话。

????陆正霆蹙眉,声音冷冰冰的,“我媳妇儿说得不对吗?早些年舅舅们也没少管我们老太太要好处,现在想趁机捞更大好处?”

????今天他一直没说话,这会儿一开口却跟刀子一样锋利不留情面。

????陆老太这些年除了偏心小儿子小闺女,当然也心疼娘家侄子。尤其是大哥家的大侄子,嘴甜,一口一个长大了孝顺亲姑,说什么侄子和姑是一家子,比儿子和娘还亲呢。苏家大侄子前些年,可没少从陆老太这里捞好处呢。后来陆正琦和陆心莲长大,家里开销大,才渐渐给的少了。

????就如林菀之前说的,新媳妇没站稳脚跟,让娘家人给撑腰。如今已经儿孙满堂,儿子孙子捏在手里唯命是从,还要娘家哥哥侄子撑腰,这是想干什么?

????陆正霆说完还瞥了陆正琦一眼。

????陆正琦一直没说话,他把陆老太抱回来以后就靠在灶台上发呆,有一种有心无力的感觉。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好好的家会弄成这样。爹是个沉默少言非常本分老实能干的男人,娘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老太太,怎么大嫂二嫂就那么容不下呢?

????现在感觉陆正霆的视线,陆正琦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知道三哥怪他去找舅舅们来搅和家事。可他去找舅舅们是来劝娘好好说话,和平分家的,并不是为了逼迫三哥。

????他看向陆正霆,想解释,陆正霆却把视线移开懒得看他。

????陆正琦便更加委屈,抱着胳膊无精打采的,一句话也不想说。

????因为陆老太要死要活,一定要分家,而且不肯和林菀陆正霆住一起,那就一定要将他们分开。

????而林菀和陆正霆不想分家,是陆老太非要将他们分出去,所以一半现钱的规矩就破了。这个规矩是为了保护老人的,提防儿子和媳妇不养老,如今老人死活要分家,那自然就作废。

????一半现钱的规矩作废,一天五个工分也就作废,按照村里约定俗成的养老规矩来,每个老人一年360斤口粮,老人现在赚多少工分,差多少让儿子们补上,当然是几个儿子平分。

????除了口粮就是油,这时候集体劳动、集体分配,各家分多少油作物都有数,到时候会按人头、工分比例来分。

????另外,各家有多少钱、棉花、布票等,也是大队集体分,届时几个儿子给老人凑钱即可,并不会硬性规定要给老人多少多少钱,毕竟年底如果分不到,也凑不来,年底多分了也可以多给老的几块。

????林菀看向陆二嫂,又给陆明良、欠儿使眼色,让他们去找陆大嫂。

????陆大嫂的问题在于陆大哥不疼她,动辄家暴,而且她孩子也心不齐。陆大嫂有四个孩子,老大陆明善,老二陆饱儿,老三陆明良,最小的欠儿。

????那个陆明善就跟个游魂儿一样没心没肺,跟大家格格不入,只管在家吃饭睡觉,其他一概不管。林菀来了这么久,他就没叫过她一声三婶,见了就跟没看见一样,好像在他眼里,大家都是没生命的物件一样。

????就说这会儿已经放秋假,他也不帮衬家里赚工分,每天出去瞎溜达。今天家里闹腾分家,他嫌烦背着书包出去了,根本不管结果如何,似乎不管怎么样都跟他无关一样。

????陆饱儿则一心讨好昂托」茫被挑唆的对亲娘不屑一顾,总觉得陆大嫂就会抱怨、没用。

????陆明良和欠儿倒是向着亲娘,陆明良早熟,也只是五六岁的孩子,欠儿更小,根本不当什么。但是他们知道三婶和三叔好,给好吃的,不打人不骂人,要是跟着三婶他们不挨打还能吃饱饭。

????陆明良看他娘趴在炕上哭,就拽她的裤脚,“娘,娘!你说话啊。”

????院子里都是人,她跑到屋里来趴着哭,谁看不见?可就算长辈们也没人到窗外劝她一句,在他们看来,男人打老婆没什么不对的,顶多不该当着外人的面打。

????她以前就算挨打,那也是关起门来在家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她,让她抬不起头来。

????她知道男人这是发泄对林菀的不满,之前被林菀压着不敢打老婆,现在要分家,就示威一样发狠打老婆。

????她觉得要是不分家自己没活路,以后肯定得被陆老太、陆心莲几个磋磨死。

????可自己男人不同意分家,那她能怎么办?

????难道要把自己赶出去?一个女人被赶出去,那还有活路?干什么都抬不起头来。

????娘家一直教育她要孝顺,不能跟婆婆小姑子别苗头,免得被人家戳脊梁骨说不孝顺,如果她被赶出去,那她娘家就得来跟她断绝关系,她更没有活路。

????再说还有孩子呢,她要是被赶出去,孩子怎么办?

????陆大嫂怎么想都感觉没活路了,不如带着孩子去跳河拉倒了。

????陆明良看她娘不说话,他就喊道:“三婶,我娘、我娘也要分家!”

????陆大哥在外面听见,怒喝一声就要去西厢教训陆大嫂。

????林菀已经抽了一根荆条在手里,咻的一下子抽过去,“大爷说不许打老婆,你听不见?”

????陆大哥被她抽得龇牙咧嘴,想打回去,却对上陆正霆冷冰冰的眼神,他只得哼了一声悻悻地退回去。

????陆明良跑出来,躲在林菀身后,“三婶,我们也分,三婶当家!”

????二房的挂儿见他爹娘不吭声,她也学着陆明良跑过来,“还有我们,让三婶当家!”

????众人都看向陆二哥,他顿时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陆大哥骂道:“行,没良心的小兔崽子都滚,也不看看你们笆窃趺刺勰忝堑摹D忝鞘允裕离开了爹,谁还愿意养你们?”

????他看明白二弟不敢当众反抗爹娘,那孩子管什么用?难不成林菀白给养孩子?

????笑话!

????陆二嫂的脸色也一阵青一阵白的,她看陆二哥一副不敢放屁的样子,顿时也灰心得很。

????她早就琢磨林菀说的话呢,陆心莲能无赖,她凭什么不能?

????她一脚狠狠地踹在陆二哥的小腿上,在林菀的视线里终于鼓起勇气,喊道:“我们二房也要分!”

????“放屁!”陆大哥立刻开口大骂,“男人不说话,女人插什么嘴?你这是想滚回娘家去?”

????他当众这样辱骂自己,陆二嫂气得要命,尤其自己男人不为她说话,她更气。

????只是她比陆大嫂还要强一些,虽然被婆婆小姑欺负,却没像大嫂那么挨打,陆二哥也没真打过她,夫妻私底下相处还总哄着她,所以她并不怕陆二哥的。

????现在陆大哥骂她,陆二嫂也急了,“你个杀千刀的,一个大伯兄天天欺负弟媳妇,是不是想占弟媳妇便宜?我就分家了!你们欺负老三家的欺负不动,就合伙儿把他们两口子赶出去,好欺负我和大嫂,没门!我也分,就你们会喝农药会跳河?我也跳!不给我分家,我也跳河!我不活了!”

????陆二嫂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委屈,自己男人窝囊,还不如人家老三一个残疾人呢。

????人家媳妇儿还是被老四抛弃的,人家都不嫌弃,对媳妇儿那个好呢。

????陆二嫂哭着喊着,转身就往外跑,要去跳河,却被陆二哥一把拉住了。陆二嫂就攥着拳头打他,陆二哥也不躲,一声不吭地任由她打。

????陆长友:“行啦,别闹了!丢不丢人!”

????真是头大!

????这会儿好了,寻死觅活的一对一。

????陆老太喝农药要分家,要求把林菀分出去,留下另外三房。

????陆二嫂跳河要分家,要求和林菀一起分出去。

????这事儿闹的。

????陆大哥大喝:“老二!”

????陆二哥浑身一抖,他不是个胆小的,如果是外人来欺负他家,那他能和人拼命,可这是自己老娘、大哥、媳妇,手心手背都是肉,他能怎么做?

????他左右为难啊,说什么做什么都不是。

????陆二嫂看自己男人那样,越发来气,又狠狠掐了他两把。自己已经开了口,要是不坚持到底,那回头没分出去,指定没好果子吃。

????她索性闹起来,不分家她就去跳河,谁怕死怎么的?

????林菀出现在西厢窗外,她道:“大嫂,你要是偷偷死,那可真是白死了。”

????陆二嫂和陆老太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是真想死。可陆大嫂不一样,她被当众打了那一巴掌,别看躲在房间似乎没事,却真有可能不声不响去寻死的。

????在原剧情里,她被折磨得精神有些失常,光着身子满村跑,跳河撞墙可没少干。

????林菀希望点破她的心思,让她不要寻死,有委屈就发出来。

????陆大嫂闻言爬起来,她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几乎看不清东西,“弟妹啊,你可给嫂子做主啊――”

????陆大嫂也哭开了,“我们也要分家,不分家也不活啦――”

????陆长友和陆长发头大得要命,还看了苏家舅舅和表哥一眼,你们不是来主持分家的么,赶紧放屁啊!

????陆长友:“我们大队还有事,要不还是亲家舅舅来主持吧。”他俩说着就要走。

????苏老头兄弟俩见状立刻拉着他,“可别的,你们是书记和大队长,是干部,说了算。我们就是来给外甥们当个见证人的。

????他们这就是跟陆家表明自己来见证的,怎么分你们说了算,我们老苏家绝对不掺和,不图谋你们的好处!

????他们气呼呼地看向陆正霆。

????陆正霆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们,他一直盯着自己媳妇儿呢。

????这会儿可热闹了。

????大房二房男人不肯分家,女人寻死分家,到底分不分?

????陆大哥威胁说把老婆赶回娘家去,想分家就滚蛋,不要这不孝的东西。

????林菀就骂他大伯兄欺负弟媳妇,她不想分家,是他们搞阴谋诡计非要把她赶出去,大嫂二嫂和她同进退,哪里不对?

????这个家真是不好分。

????只有儿子结婚跟兄弟分家的,哪里有夫妻分家的?

????闻所未闻啊!

????陆长友和陆长发面面相觑,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没经验啊!

????最后,他们看陆正霆和林菀,想看看他们有什么意见。

????屋里陆正琦一直在劝陆老太,他被陆正霆瞪了那一眼就委屈得很,之后一直没说话。他对陆老太道:“娘,不如就让大哥二哥也分出去,爹娘带着妹妹就跟我过。”

????陆大哥在外面听着却不肯,死活不分出去。

????陆心莲也不同意,“我们兄妹感情这么好,凭什么要分开?哥哥们从小就疼我,我不想和你们分开!”

????陆心莲小,出生的时候哥哥们都很大了,自然都拿她当小公主一样宠着,尤其陆大哥,对她可比对自己孩子好多了。

????陆二哥倒是还差一些,终归心里是对自己孩子和老婆好,可他不敢说出来啊。

????陆老太在这个家长久以来对他们进行的洗脑那也是很成功的,除了林菀这种新来的,陆正霆这种很久以前就死心的,哪怕陆大嫂陆二嫂都不敢自主生出反抗之心。

????何况是陆二哥!

????陆大嫂和二嫂已经站在林菀身边去,要求大房二房一起分家!

????“分,不分我就去跳河。谁还怕死不成?”

????没过过好日子,被欺压习惯也就习惯了。可她们跟着林菀过了这段舒心日子,虽然物质不丰富,粗茶淡饭没吃过肉,可她很开心,有盼头!

????现在林菀被分出去,她们又回到从前,不、是比从前更黑暗的日子,那怎么也不会习惯的。

????必须分家!

????林菀看大队干部也没办法,她便对陆长友和陆长发道:“两位大爷,我有个建议。”

????陆长友:“林大夫你说。”

????林菀:“我再一次重申,我和三哥是不想分家的,我们想好好孝顺老人,可既然老人非嫌弃我们要把我们赶出去,我们也没辙。现在呢大嫂二嫂也要分家,大哥二哥却不分,那我建议,大哥二哥可以不分,他们的工分却要拿三分之二出来给大嫂二嫂。”

????“凭什么!”陆大哥和陆心莲异口同声。

????林菀冷笑:“凭你们是男人不是畜生啊。”

????陆大哥气得脸都乌青。

????林菀:“你娶了媳妇生了孩子,难道不养?”

????“我还得养爹娘呢。”陆大哥一副畜生的无赖样,他当然不想把老婆孩子分出去,但是他也不想求他们回来,只会打骂逼迫。

????林菀:“你养爹娘、养老婆孩子,这是你做男人的担当,这是人和畜生的区别。你要是只养爹娘,不养老婆孩子,那你当时就不应该娶媳妇生孩子,你就该打一辈子光棍儿。你结婚干什么?”

????这话骂得狠,连陆老太和陆老头也骂进去了。

????“你――”陆大哥气得手指头都哆嗦得指不准林菀。

????要不是陆正霆一直护着她,他一巴掌就能扇得她趴地上起不来!

????陆长友和陆长发却在点头,觉得是个办法,离婚那是屁话,不可能离婚的,这年头乡下只有死了的婆娘,还没有离婚的呢。

????分家也不好分,可要是不分,整天寻死觅活,也影响五柳大队的声誉。

????不好办!

????他们就看向苏家四个爷们儿。

????苏家爷们儿也是闻所未闻啊,他们都后悔来了!!!

????简直他娘的坑舅舅坑表哥啊。他们耷拉着眼皮装死,一言不发。

????陆长友:“那就这么……”

????“不行!”陆老太蹭得爬起来,她好不容易缓过来,没那么死样活气的,“不行,哪里有男人不分媳妇儿分出去的。要滚就滚回娘家去,别留在我们老陆家!”

????她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一肚子的气没地方撒,这会儿终于积攒了力气。

????陆长友和陆长发听她骂得不堪入耳,两人索性装作听不见。

????虽然陆老头是同辈兄弟,但林菀是大夫啊,还是公社挂号的、能够给五柳大队带来政绩的人。

????陆长友是书记,还有闺女在市里,这种事情还用别人教?他只想考虑怎么顺着林菀还不会被人看出来。

????正好陆大嫂陆二嫂也闹起来,跟着婆婆学寻死觅活,指责陆大哥打老婆,陆老太苛刻儿媳妇,陆心莲是黑心小姑,陆长友就有了谱。

????陆长友刚要说按照林菀的意思来分,这时候一直哑巴的陆老头开了腔。

????他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声音嘶哑低沉,“还是老大老二老三都分出去吧。我们老两口带着小四和圆圆,他俩没结婚呢,不能单独立户。”

????“爹,不行!”陆大哥急了。

????陆老太、陆心莲也急了,纷纷不同意。

????老二非常意外,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爹,果然爹是明事理的,不会让儿子们为难。他顿时又为自己方才想分出去的心思内疚起来,分家以后他要对爹娘更好!

????陆大嫂和二嫂也惊呆了,没想到陆老头竟然这么爽快。

????陆老头重重道:“就这么办了。”

????陆大哥还想反对,陆老太不知道想了什么突然转过弯来,她喊道:“老大,就这么办了。”

????陆长友和陆长发几个也很意外,他们对陆老头道:“早这样利索不就好了嘛,也不用闹得这样难看。”哪有分家闹成这样的,多难看呢。

????陆老头知道陆长友这是不满他管家无方,闹笑话丢人,他唉声叹气,也不说什么,耷拉着脑袋一下子苍老了十岁似的。

????陆大嫂二嫂高兴得很,又寻思着要怎么分。

????林菀看了他们一眼,分家她和二嫂最舒服,大嫂却未必。不过这会儿陆老头同意分家,在大家看来这就是非常明事理的家长,她自然不好再说什么。

????她得想想怎么让陆大哥不敢家暴。

????分家就是分户,分开住,各种当家挣工分过日子。

????可陆家没有足够的房子,如今住的这座小院儿已经是三代人积累的财富,要分家也只能在这里分。

????陆长发也想到了,就提议他们暂时先这样住着,然后申请地基和材料,等攒够本钱再出去盖房子。当然这不是那么容易的。

????陆老太趴在炕上,伸着脖子喊:“老三家不能住这里了,我们小四要结婚,得用房子。”

????陆长发早就想到了,“大队医务室旁边有间房,挨着金大夫,先给林大夫和正霆住着,等秋收完了再盖房子。”

????林菀却说:“多谢队长,我们先住着,新房以后再说,要攒钱给三哥看病。”

????听她这样说,陆长友和陆长发几个又很感慨,看吧,人家林大夫就是有正事儿,从来就不是为了自己。

????陆心莲在屋里捶着窗台讥讽,“你给你娘家盖了……”

????“不会说话你就闭嘴吧,我娘家借的钱要还的,你花你三哥的钱什么时候还?”林菀切了一声,“你说你一个大闺女,整天搬弄是非,长舌妇舌头也没你长!”

????娘家盖房子的钱,林菀拿了大队分红还陆正霆,只不过他不要,家里钱都交给她保管。

????陆心莲还想说什么,却被陆正琦拦住不让她多说。

????陆长发:“那就再把口粮分分,以后的工分各算各的,老大老二老三去大队单开户口,把老婆孩子分出来就行。”

????夏天就分了一点麦子,家里已经没有什么存粮,都等着秋天分口粮呢,所以这会儿分也简单,陆长发一估摸就给分差不多。

????林菀扭头看陆正霆冷峻的脸庞都柔和几分,怎么感觉分家了他比她还高兴呢。

????她朝他眨了一下眼睛,用他懂的表情揶揄他。

????看着她俏皮的笑容,陆正霆不禁勾了勾唇角,心也随着她的笑容变得又软又热。

????他的确很高兴。虽然在家里林菀不吃亏,可自从确认她不再留恋陆正琦以后,他就想分家另过。

????他渴望拥有一个温馨平和充满□□。

????他想力所能及的对她好,给她最好的,直到她主动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