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正霆去屋里帮林菀收拾东西。

????她东西很少,不过是被褥衣物加上一张桌子两把凳子,还有两个手箱,再就是一些小玩意儿。他的东西就更少啦,全是私人用品以及一些书籍。

????陆长发说等下工找人帮她搬家,她婉拒了。这会儿秋收正忙呢,大家都累得很,哪里还能让人来帮她搬家。不过这点东西,借个木板车套上她的马,一趟就能拉过去。

????陆长友也忙呢,要不是看在陆正霆和林大夫的份上,他这个大队书记是不会给社员主持分家的,各生产队长以及本家老人就够了。

????他和陆长发还有事儿要忙,谢绝陆老头留饭赶紧走了。陆长发还要去大队安排一下,把林菀那间屋子腾出来。

????等林菀套好车,陆二哥帮衬着把桌凳、箱子搬上去。

????林菀跟他道谢,“二哥,我和三哥不在家,你多照看着点,不要再让大嫂挨打了。”

????陆二哥很是惭愧,“弟、弟妹说得是。”

????林菀赶着马车和陆正霆先搬家走了。

????且说陆明良看着林菀搬东西,他也很高兴,对陆大嫂道:“娘,咱们也快搬家。”

????陆饱儿鄙夷道:“蠢,分家了,咱们也还住这里,外头有地方住?”

????陆明良一听不搬家,还住这里,急了,“我要搬家,让三婶当家。”

????陆饱儿切了一声,“她当家?她分出去了当她自己的家。这个院子里,还是暗奔摇!

????陆大嫂正寻思分了粮食他们也没有锅灶,那要怎么做饭?正房就一口锅,只怕老太太不会给她用的,要不就先和二嫂家搭伙,一起垒个锅灶去别家借口锅凑活着,等年底分红再买新锅。

????这会儿听见儿子的话,她一下子愣了,呆呆地看着他。对啊,自己男人对老太太和小姑言听计从,到时候家里有什么好东西还不得都拿爹娘屋里去?

????这样分家还不如按之前说的男人们留下,她们俩带着孩子分出去,男人给工分呢。有老三和林菀撑腰,陆老太和男人也不敢怎么他们。现在林菀不在,那……

????她突然慌了神匆忙去找陆二嫂。

????陆二嫂正兴高采烈地收拾呢,她趁着林菀家分口粮的时候也分回来,虽然没有多少却也能自己做主,等秋粮分下来就好了。这以后进来出去,家里也要锁门了,免得老太太来偷她的粮食。

????她一抬头看到大嫂站在门口,满脸眼泪,一下子明白了。这分了家,她和林菀高兴,可陆大哥也失去了林菀和陆正霆的压制,再有老太太和陆心莲俩人挑唆着,大嫂和孩子都别想过好日子。

????陆大嫂抹着眼泪,“这可如何是好啊?还不如不分呢。要是能和老三家一起多好啊。”

????陆二嫂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大嫂。

????她觉得分家更好,毕竟自己男人不打老婆,东西只要自己收住了,他也不可能抢去给老太太。

????可陆大哥不一样。

????而且已经分家,两口子过日子,人家林菀也不能随意插手别人家事儿。

????她只得小声道:“大嫂你放心,大哥不敢太过分的。”

????这时候陆大哥在外面吼道:“干什么呢?还不快做饭,想饿死一家子不成?舅舅和兄弟们还在这里等饭吃呢!就你们这些娘们瞎叨叨,一上午都没去上工,耽误多少工分?”

????他又赶着几个孩子吃饭前赶紧去割草。这都是老太太的意思,他自然要好好表现一下,让娘知道自己没那白眼狼心思。

????听他的意思,虽然分了家,却并不想出去单过的,陆大嫂的心顿时拔凉拔凉的。

????陆二嫂赶紧拉着她要过去帮忙做饭。

????陆大哥斜着眼睛,一副终于翻身当家做主的嚣张模样,瞪着陆二嫂,“你想干嘛?粮食都分出去,还来吃嘴?”

????陆二嫂:“刚分家,我们也没锅没盆的,怎么做饭?”

????堂屋陆心莲得意地冷笑,“跟我们什么关系?你分出去了,只管到时间就给老的凑粮食和钱就行。”

????她感觉眼前一座大山被搬走,整个天空都晴朗了,整个人都轻松了。

????林菀不在家,这个家她说了算!

????看她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陆二嫂气得转身就走,去借别人家锅灶做饭,也不稀罕和他们一个锅搅和。

????苏老头几个还在那里跟陆老头和陆老太嘀咕,“哎,真是日久见人心,现在才看出来哪个孩子好哪个孩子孬来。老大和小四是最孝顺的啊,小时候我就看他们会疼爹娘。”

????外头的陆二哥听着,心里针扎一样不是滋味儿。

????他自觉地孝顺,可人家竟然说他……

????陆二嫂狠狠瞪了他一眼,低声骂道:“老婆孩子没锅做饭,你个大老爷们不想办法,耷拉个脑袋干什么?”

????陆二哥回头看看,陆大哥和陆心莲已经吆喝着大嫂做饭,他们被分出来没锅灶,爹娘也没开口让他们借用,小妹直接拒绝,这让他的心更不是个滋味儿。他道:“我去大爷和叔家看看,把面拿过去让他们帮忙蒸干粮。”

????他想好了,可以帮人家推磨,让人家帮忙蒸干粮,大娘心善最疼孩子,应该会帮忙的。

????陆二嫂就让他赶紧去。

????正房里,陆大嫂战战兢兢的做什么都不对。陆心莲这里挑刺那里讽刺两句,不是嫌弃大嫂没把碗洗干净就是锅没刷干净,要么就嫌弃她拉着脸给爹娘甩脸子。

????“嫂子,我以前觉得你是个好的呢,谁知道你跟着她们学坏了。”陆心莲撇嘴,瞪着正在和面捏窝窝头的陆大嫂,恨不得把在林菀那里受的气一股脑撒陆大嫂身上。

????陆大嫂瑟缩了一下,不敢顶嘴,免得陆心莲跟陆大哥告状打她。

????陆心莲一副大发善心的样子,“我看你还有救,我认你这个嫂子,你应该感到荣幸,像她们那样的,这辈子都别想再让我叫一声嫂子了。”

????陆二嫂听见忍不住刺了一句,“可不稀罕你叫,当不起!”别脏了我耳朵!

????陆心莲看陆二嫂竟然敢当众和她斗嘴了,立刻就抽了一根烧火棍。

????陆正琦出来看见,一把夺回去,“别闹了!”

????陆心莲见四哥阻止,撇嘴哼了一声,把烧火棍狠狠一扔,正好砸在陆大嫂的身上。

????陆正琦忙跟大嫂道歉。

????陆大嫂没理睬,一边和面,眼泪就掉了面盆里。

????而林菀和陆正霆去了大队,那间屋子就在金大夫隔壁。

????金大夫听说他们搬过来,便帮着一起收拾屋子,清理掉里面的杂物,彻底打扫一下卫生,不等晌天就收拾完毕。

????金大夫看了看,“这两天找人把炕盘了,修修屋顶和窗户,不漏雨就行。”

????林菀跟他道谢,顺便借锅灶做饭。

????金大夫笑了笑,“借锅灶没问题,那以后能不能搭伙做饭?”

????林菀知道他不爱做饭,经常对付一下,要么就拿粮食直接换社员家蒸好的窝窝头、馒头之类的。她点点头,“只要你不嫌弃我做饭难吃,搭伙儿没问题啊。”

????金大夫:“那就这么说定了,你负责做饭,我负责……”他瞅了瞅,见陆正霆拿着根细长的杆子在丈量什么,他就道:“我负责挑水、推磨。”

????他原本想说刷碗的,又觉得太占林菀便宜,挑水推磨可是力气活儿,那他负责好了。

????林菀就去金大夫房外的水缸里舀水洗手,然后舀面做饭。

????麦子收成低,除了交任务粮大队并不喜欢多种,顶多留一些逢年过节分了包饺子吃。

????这会儿他们自然分不到细面和麦子,分到手的有高粱米、晒干的生地瓜干、玉米,另外有推好的几斤杂粮面,就是各种杂粮推磨掺起来的。

????当然别指望好吃,但是好歹能吃饱,不至于整天饿着肚子。

????她去金大夫的面缸里看了看,有推好的玉米面粉,她就舀了一点和自己家的搀着加水捏面团子。

????没有细面粉,一般不好发面,基本都是这样捏起来做窝窝头或者烀饼子,要么就是熬杂粮粥。

????金大夫去大队院的菜园里摘了一些西红柿、茄子、扁豆之类的拿过来。院里的菜园就是专门开辟出来给干部们补贴的,不过他们都有自留地,这里的就是给金大夫,另外补贴村里孤寡老人。

????林菀看金大夫那里有个油罐子,里面有队里分给他的豆油和花生油。她就用一点油炝个葱花锅,然后把茄子扁豆丢进去翻炒,加水加盐焖,再把面团子拍扁沾盐水烀在锅边上。

????为了省柴火,开锅就小火,多焖一会儿就熟了。

????金大夫在外面闻着,深深地吸了口气,“香!”他为了照顾陆正霆,特意把一张高腿桌子搬出来,平时可以在这里吃饭看书。

????摆好桌子,他看陆正霆还在那边就过去,拍拍陆正霆的肩膀,示意他吃饭。

????陆正霆点点头,指了指这块靠着他们房外的空地,“我想搭个棚子。”

????夏天可以在这里做饭,天冷了就把锅搬回屋里去。

????而且林菀讲卫生每天都要擦洗身子,这里没有私密的院墙不方便,他想搭个封闭的棚子给她用。

????等天冷了,棚子还能当储物间。

????金大夫瞅了瞅,笑了笑,“不错。”

????他并没当回事,毕竟陆正霆的身体情况在这里,要做点什么都不是那么容易的,再者搭棚子需要木头等材料,看似简单实际很麻烦,这时候一草一木都是公家的。

????林菀摆好了饭菜,招呼他们吃饭。

????她看这里没有水台,脸盆就放在地上,陆正霆洗手洗脸不方便,她就去洗了手巾递给他擦擦。

????陆正霆看她对自己这样体贴,心里甜丝丝的,嘴角都忍不住有些上扬。

????吃饭的时候金大夫拿了半瓶酒过来,他笑道:“恭喜你们分家。”他拿了三个茶碗过来,一人倒上半茶碗。

????说了几句开始吃饭。

????金大夫吃得很开心,连连夸林菀做饭好吃,“就这又苦又涩的高粱面你都能做得有滋有味,不简单。”

????林菀笑道:“里面加了一点南瓜,甜丝丝的能中和苦涩味儿。”

????而且她还加了玉米粉,不是全部高粱面。

????因为陆正霆听不见,金向东就没跟林菀说太多话,免得陆正霆尴尬。

????喝了酒吃完饭,金向东把自己的碗洗了跟林菀说一声就去医务室,把空间留给小两口,人家刚搬家,肯定高兴着呢。

????林菀看陆正霆手里握着茶碗,笑了笑,拿自己的茶碗和他碰了一下。

????陆正霆喝了酒,眼睛亮得很,眼尾扫了一抹粉色,白皙的脸颊也染着红晕,本就俊秀的容貌这会儿更加惊人。

????他黑亮的眼睛凝视着她,里面仿佛盛了千言万语。

????林菀心有点慌,她抿了一口,就把剩下的酒倒在他的茶碗里,“你帮我喝吧。”

????陆正霆垂眼看着酒杯,然后端起来一饮而尽,劣质酒又辣又呛,他被呛了一下。

????林菀忙把凉白开端给他,让他喝一口,然后给他拍拍背。

????陆正霆擦擦嘴角,“谢谢。”

????林菀笑道:“喝那么急。”她把碗放下,给他拿了饼子让他吃饭。

????吃完饭,林菀主动收拾碗筷去刷碗。

????陆正霆:“我来洗碗。”

????林菀指了指金大夫厨房的门槛,“你不方便,我来吧。”

????陆正霆看着那门槛有点出神,然后驱动轮椅走开,去墙根那边搬石头。

????林菀看见,忙问他要干嘛。

????陆正霆给她解释,“我们在这里搭个水台。”有个水台,她洗脸洗衣服都不用弯腰,他也能坐着轮椅帮她刷碗洗衣服。

????林菀就过来给他帮忙。

????她发现陆正霆真的很能干,如果不是耳朵和腿脚不便,他不知道能干多少事儿呢。

????陆正霆不让她动手,他自己坐在一个矮板凳上,把那些石块按照一定的角度摞起来,把底部搭建得稳稳当当的,然后一层层垒上去,最上面找块石板盖上最好。

????林菀怕他自己去找石板,便示意他回头让陆正衡帮忙搬一块过来,让他不要自己去。

????“你去大队忙吧。”她指了指大队部会计室,示意他去忙。现在都上工,工分、账务等细碎的事儿比较多,他活儿也不少。

????陆正霆读懂她的意思,“没事,那点活儿一会儿就弄好。”

????他算账自有一套,而且从来不出错,比会计打算盘还快。

????他让林菀休息一会儿,他去找陆长发和陆正高,打算说说搭棚子的事儿。搭棚子比盖房子简单,有三个人帮忙,晚饭那会儿就能搭好框架,顶上盖玉米秸的草毡子,四周用草幛子围起来即可。

????不是什么麻烦事儿,他一说陆正高就答应。

????“晚上下工,我带着正衡几个给你弄。”陆正高说完又意识到陆正霆听不见,连忙拍拍胸脯,表示交给他没问题。

????陆正霆点点头,“谢谢。”

????他又说盘炕的事儿,虽然搭木床能睡,可乡下人习惯炕。而且炕结实宽敞,睡炕对腰背有益,还能生火,冬暖夏凉。

????陆正高都拍拍自己胸脯,表示交给他没问题,他会给安排的。

????陆正霆道了谢回去,发现林菀已经把屋里又收拾一下。她正把一根细长的杆子用麻绳捆着往墙上吊,墙壁上有盖房子时候留下的木楔子。这些木楔子可以用来放搁板,或者吊绳子,结实又方便。

????因为够不着,她踩着小板凳,下面还垫着一块石头,左够右够的就有些不稳当。

????陆正霆看她左右摇晃的赶紧推着轮椅过去,“小心点,快下来吧。”

????林菀:“没事,我稳当着……哎哎……”

????陆正霆看她歪下来,赶紧伸手把她接住,“以后不要干这么危险的事儿。”要是摔下来,闪了腰摔了胳膊腿的,都不好。

????林菀不好意思地笑笑,想站起来,却发现他抱着她不肯松手。

????他的手臂结实有力,年轻的身体热力惊人,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

????她心如鹿撞,同样能感觉到他有力又快速的心跳,她不受控制的脸颊发热。

????“我没事!”她大声说着,赶紧站起来。可陆正霆听不见,力道配合不好,她要起来他还揽着她,结果她刚起来反被那股劲带着坐回他腿上。

????陆正霆担心她是不是崴了脚所以站不起来,便直接把她整个人抱在腿上,一手握住她纤细的脚踝帮她查看。

????林菀:“我没事!”

????她赶紧跳下地,还故意蹦Q两下给他看,“你看,真没事。”

????怀里的人跳下去,空荡荡的感觉给他带来失落感,他朝她笑了笑,“你做什么呢?”

????林菀指了指上头,“我绑个杆子好搭衣服。”

????他们衣服不多,都压在箱子里也不是会事儿,这样搭起来更方便。

????陆正霆看了看,跟她招手,“来,我扶你。”

????林菀忙摆手,“不用不用。”

????陆正霆也不和她磨叽,手臂一伸就把她给抱了起来。

????林菀:“……”

????陆正霆把她抱在腿上,让她站在自己膝盖上,他扶着她稳稳当当的。

????等林菀系好一边,他又那样直接抱着她挪到另一边去。

????林菀赶紧系好,示意他可以放下自己。

????陆正霆仰头看她,她站在他腿上,没有半点害怕,是对他全然的信任。她好像一直都把他当正常人,不像别人一样要么笑话他,要么可怜他。她看向他的眼神从来没有怜悯,都是赞赏或者……夸他俊。

????他笑起来,把她放在地上。

????林菀看他笑,好奇道:“你笑什么?”她伸出纤细的手指戳了戳他的嘴角,代替自己的问题。

????陆正霆笑意更深,“我在想要是给你丢上半空,你会不会吓得哭。”

????林菀捏了捏他的大臂,那里都是结实的肌肉,她一点都不怀疑他能给她丢起来,“好啦,知道你厉害,可我又不是耍杂耍的。”

????光线晦暗的屋子里,他的笑容温润俊秀,有光线斜射进来打在他脸上,睫毛的影子就格外引她想去蹭蹭。

????陆正霆仰头看了看,然后对林菀道:“明天你去林家沟吧,过几天再回来。”

????到那时候,他就把小屋收拾利索了。

????林菀岂会不知道他的意思,她偏不,“不行,我要和你一起收拾。这可是咱们共同的家。”

????家?

????陆正霆看着她的唇,抬眼看她眼睛,专注而灼/热,为了掩饰紧张他声音带上一丝笑意,“你要和我过一辈子?”

????林菀咬了咬唇,笑起来,“不告诉你。”她转身跑了。

????看着她俏丽的身影,陆正霆觉得一辈子也看不够,又觉得自己太贪心。

????下午陆正霆去大队干活儿,林菀去医务室。现在她事情也比较多,需要挑选处理药材,配药方,还有人来问诊或者让她帮忙针灸,她得空还要悄悄接入系统进行金针拨障术的模拟。

????下午陆二嫂上工的时候悄悄带了十斤玉米面粉过来,“等明早推磨,我再给你些。”

????林菀不肯要她的,“二嫂,我也分了的,你们也没多少,等分秋粮还有阵子呢。”

????“你咋还跟我见外?你这不是搬家,还得请人帮忙收拾,你不得管饭的?”乡下人帮忙可以不给钱,但是饭要管,尤其出力气的活儿。

????林菀就先收下,以后再还她,又问问家里如何。

????陆二嫂叹气,“能怎么着,你们一走可把老的小的给恣坏了。下午都去上工,他小姑躺炕上困大觉呢,饭都不用她做,衣服也不用洗,跟那千金小姐似的。”

????“大嫂呢?没被欺负吧。”

????陆二嫂面有难色,“没……怎么欺负。反正老太太和小姑那样,你也知道什么人,说不出好话来的。连明良几个小孩子都被使唤得团团转。”

????陆老太还给了陆饱儿“尚方宝剑”,让她管着几个弟弟妹妹,不听话就打骂。真是比以前还不如呢。

????林菀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等她忙完搬家的。

????她道:“晚上请了人来帮忙盘炕,你们有时间过来吃饭。”

????陆二嫂:“粮食紧缺,吃什么饭啊,下工以后我让你二哥来干活。”

????说了几句,她就赶紧去上工了。

????林菀则去陆长发家借了五斤最细的面粉,又从大爷和其他人家借了七斤一般的。粮食紧缺,一般人家不卖,都是换或者借。要买也是黑市价格,不会是粮管所那一毛八,干部家自然不会带头倒卖。

????林菀要请人帮几天忙,起码要吃好几顿。请人吃饭不能只管杂粮,这时候细面就是最好的饭。

????他们吃的细面都是自己大队种的麦子磨出来的,推磨磨粮食,麦子是最吃力的。一般自家吃,推两遍筛出最细的留着过节来人包饺子发馒头,剩下的就连麸皮一起磨碎吃了。

????哪怕这时候最细的面粉,也不会像现代面粉那么细腻洁白,一般都发黄。如果带着麸皮,那自然是黑黑的。

????等下午六点放工,陆正高果然带了陆正衡和自己弟弟来帮忙,三个壮劳力,干活儿快又不至于吃太多饭。

????陆正衡还带了几个甜瓜梢瓜给林菀吃,“嫂子,后边小湾村种的,可甜呢。”

????林菀道谢,去给他们冲糖水喝。

????这时候没好东西,乡下人很少备茶叶,来客人都是冲甜水或者抽烟。

????喝完水说几句话,陆正高就带人忙起来。就指着这会儿干活儿呢,自然不能唧唧歪歪浪费时间。

????他让人拉了一大车存的土坯过来,又让人活麦草黄泥,准备好就能盘炕、垒灶台。

????土坯是要给队里工分或者钱的。

????陆正霆已经量过尺寸,对一切都心中有数,给他们定好几个关键点,陆正高只需要带人按照要求干活儿即可。

????陆正高这个小队长也是凭本事选出来的,不但农活儿一把好手,盘炕垒灶、修屋顶砌墙也是有水平的,有他掌眼这活儿干得就顺利又漂亮,不至于半途返工。

????男人们干活儿,林菀就借金大夫的厨房和面擀面条。她用葱花炝锅,炒了一个大葱鸡蛋,盛出来直接添水烧开煮面条。汤面比拌面管饱,因为拌面是吃纯面,粮食不够可供不起。

????他们下午上工现在都饿了,林菀做好就招呼他们赶紧吃,又把金大夫喊来吃饭。

????陆正高也不矫情,招呼着赶紧吃,连汤带面,里面有油水鸡蛋,一人一大海碗,又香又管饱,都打饱嗝了。

????陆正高觉得太奢侈了,他放下筷子用手背擦擦嘴,“林大夫你太实在了,明天汤多点,不用这么多面。”

????她去买那几斤面不容易,这样可不抗吃。

????林菀笑道:“干力气活儿,大家伙儿要吃得饱饱的。明天我给你们烙葱油饼,后天包韭菜馄饨,再后天就吃酱茄子拌面。”

????陆正衡和陆正盛俩也吃得很是满足,摸着肚子直打嗝,听林菀说还有好吃的,馋得他们直流口水。

????陆正衡:“嫂子,完了,明天上工都没意思,就盼着下工了。”

????陆正高挥挥手,“别扯淡,吃饱了赶紧干活,别耽误工夫。”咋也得对得起这么实诚的一大海碗汤面吧。

????三人被林菀的美食鼓励着,盘炕、垒锅灶、修屋顶、修窗户、搭棚子,没几天就给弄好了。

????这时候白天气温还很高,几天前盘的炕连晒带烧火烘,现在已经干得差不多。只要没有水蒸气上来,说明干透了,不会返潮伤身体,人就可以在上面睡觉。

????今天彻底完工,陆正衡就张罗要给陆正霆和嫂子暖炕,陆正高自然也同意。

????林菀虽然不受公婆待见,但是人家有本事啊,做蚊香、灭蚊防疫,做的都是好事。

????陆正高:“我前阵子买了一些罐子,给你们送几个用。”

????罐子装油装零零碎碎的都很方便,农家必备。

????陆正衡也回家端了一瓢鸡蛋来,还拿了一个新笤帚。

????金大夫早就想好了,晌午特意去镇上割了半斤肉,买了半斤白糖,晚上送给林菀暖房。

????这么一张罗,其他人也知道了。

????陆长友、陆长发、会计等人也有表示,一人送了他们七斤细面,二十个鸡蛋。这会儿粮食紧缺,有钱买不到面,所以这是厚礼。当然,这也是因为林菀给大队带来了蚊香副业,他们跟着赚钱,如果是普通人,只会随礼绝对不会送厚礼。

????其他本家的以及找林菀看病抓药的人也有随礼的,送几个鸡蛋或者给斤粮食,有的送个小板凳、瓦盆,甚至还有送草帘子的,反正小夫妻过日子需要什么都能送。

????晚上林菀又招待几个干活儿的吃顿肉末酱茄子拌面,实打实的面条,吃得他们大呼过瘾。

????陆正衡:“嫂子,我去给你挑水。”

????林菀忙道:“不用啦,你别忙活了。”

????“我吃这么多,消消食儿。”陆正衡动作快得很。

????陆正盛则去给推一车子石头放墙根备用。

????等他们都走了,天也黑下来,林菀、陆正霆就和金大夫坐在桌前说说话。

????金大夫眯缝着眼睛,还在回味肉末酱茄子拌面带来的喷香感觉,简直是直击灵魂的满足。

????他笑了笑,端起茶缸,“明早我去推磨,你们也早点休息。”

????这两天他们的面粉都吃没了,杂粮粉也没了,需要推磨。

????现在家家户户都是靠推磨吃饭,有些人家家口大,每天都推磨,否则就要断顿。

????林菀就去屋里准备粮食,放在笸箩里,端去金大夫屋里用盖垫压住,免得有老鼠偷。

????她回来的时候,陆正霆已经帮她拎了兑好的温水放在棚屋门口,他却已经进了屋里。

????看他这样体贴,林菀笑了笑,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洗澡。

????草棚子不大,但是作为浴室还是很宽敞的,有一个专门放油灯的地方,上面用半截洗干净的农药瓶子扣着当灯罩,不怕风不怕水的,一看就是陆正霆的杰作。

????这简易灯罩可不普通呢,是他用特殊方法把玻璃瓶子弄断,又用砂石磨平切口。

????林菀洗完澡,把内衣洗了晾上,然后进屋去换陆正霆洗。

????她看他已经把被子铺好,一个炕头一个炕尾,居然离着挺远的。

????林菀笑了笑,就把自己的被子往他那边拖了拖,然后先躺下,沟通系统要继续模拟金针拨障术。

????999:“恭喜宿主乔迁之喜。”

????林菀开玩笑:“有没有贺礼啊。”

????999:“爸爸问,那必须有啊!”

????林菀激动了,“真的有啊?”她不过是本着问问也不损失,有就赚了的心理,居然真的有,23333。

????999:“比心~~”

????林菀忙问它是什么。

????999:“你最期待什么?”

????林菀:“三哥的义肢?”确切说是辅助行走器械。

????“对哦,可别说小9不爱你哟。有了能量先给小甜甜用呢。”

????这段时间林菀医术进步快,而且因为祛风湿药、止痒药、灭蚊防疫工作取得的成效使很多人受益,自然就收获可观的医德值。

????999的光点都大了些许,像一颗明亮的紫微星。

????林菀高兴得在炕上直打滚,她一直跟系统念叨这个。

????他的耳朵没那么容易治好,但是给他制作一个辅助行走的腿部支撑器却是可以的。不过系统一直说需要时间和能量,它在积攒,本来她以为起码要等过年呢,没想到这会儿就好了。

????39这效率,杠杠滴啊!

????“幸亏我早准备了借口。”她之前给市医院、省医院写信,咨询陆正霆的腿、耳朵的问题,还有大哥二哥癫痫症的相关知识,另外就是买一些当地没有的中药。

????等39把义肢做出来,她就可以说从大医院订做的。

????陆正霆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林菀像个孩子一样在炕上滚来滚去,他提前铺好的被褥已经乱成一团,早没了中间的距离。

????她这么高兴吗?

????他停在炕前,看得入迷。

????这几天林菀白天在医务室上班,晚上去大凹医杷蓿陆正霆则去陆正衡家睡觉。

????所以,今晚是他们第一天在新家睡觉。

????林菀终于停下来,意识到陆正霆在那里看了半天,她顿时不好意思起来,“你怎么不叫我啊。”

????她示意他赶紧上炕。

????陆正霆双手撑着炕沿,看似毫不费力地上去,视线在凌//乱的被褥上停住。这个样子……可真像是……

????林菀看他不动,不好意思地爬起来赶紧把他的被褥给铺好,“不好意思啊,我试了试新炕的舒适度如何。”她抬眼看他,不明白他耳朵为什么那么红。

????陆正霆已经收敛心神,笑微微地看着她,“新炕舒服吗?”

????林菀哈哈一笑,“舒服啊,你要不要也打一滚试试啊。”

????她一下子把陆正霆给扑倒,抱着他在炕上滚了一圈……

????滚了一圈……

????陆正霆已经完全不能思考,浑身的感觉却前所未有的敏锐起来。

????滚了一圈,林菀趴在他身上,又有些不好意思,她咬了咬唇想爬起来,却被他抱住动不了。

????他黑眸幽暗,目光沉沉地看着她,“林菀,你这样……我顶不住。”声音也暗哑低沉,x感得一塌糊涂

????林菀:“……”小哥哥,你这样谁能受得住啊,啊啊啊啊……

????血槽已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