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陆正霆的自制力不是吹的,虽然说顶不住但是在自制力即将崩溃的边缘还是找回理智。

????林菀飞快地把被褥按照他一开始的位置铺好,一个炕头一个炕尾,互不干涉。

????陆正霆:“…………”

????他看着她殷红的脸颊想说点什么,林菀已经把灯一吹快速躺了下去。

????吹灯的时候两人还是各睡各的,陆正霆躺着不动,林菀闭着眼睛沟通系统学习模拟金针拨障术。

????999打趣她,“哎呀,宿主真是勤学上进的好大夫!”

????林菀:“我是莫得感情的学习机器。”

????999笑得非常恣意。

????等林菀睡着,两人仿佛有自动吸引力一般,她就滚进了他怀里,而他哪怕在睡梦中也能很自然地张开怀抱接纳她。

????于是早晨陆正霆醒来的时候就格外满足,整颗心脏都胀胀的,他搂着她看她浓密的睫毛和挺翘的鼻子,感觉她要醒来便闭上眼睛装睡。

????而林菀醒了发现自己又睡在陆正霆怀里,有些不好意思地悄悄溜出去,爬回自己的被窝,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

????陆正霆睁开眼,“早啊。”

????虽然听不见,可他喜欢跟她互道早安的感觉。

????林菀打着哈欠伸个懒腰,胡撸了一把散乱的发丝,却不看他,“早上好!”

????她飞快地穿衣服,下地洗漱,拿笤帚把门前空地扫扫。

????很快金向东也起来,他头发跟鸡窝一样乱糟糟的,一边扣扣子一边打哈欠,因为没戴眼镜差点撞在门口的水台上。

????林菀提醒他:“金大夫小心。”

????他及时刹住,从左胸袋里摸出断腿儿眼镜戴上,这才看清林菀和眼前的水台。

????他双手合什给水台拜了拜,对林菀道:“我去挑水,你做饭。”

????林菀:“下午再挑吧,昨晚正衡挑过了。”

????金大夫转身去水缸看了看,果然满着,他挠挠头,“行吧。”

????林菀发现他早上起来这会儿有点呆,和工作时的状态判若两人。

????陆正霆坐着轮椅出来洗漱,他跟金大夫打招呼,顺便问几个西医上的问题。陆正霆对当大夫没兴趣,但是很喜欢研究那些药物,之前从金大夫那里借了几本西医的书,其中一本就是常用西药的说明。

????他们去讨论问题,林菀则做早饭。

????吃过早饭,陆正霆去大队做文书和会计工作,林菀去医务室,只要没人来看病她就忙着挑选药材、炮制药材、配药等,还要安排时间模拟学习。

????她正假装看书打盹,接入系统模拟呢,听见金大夫叫她。

????金大夫:“你家来客人了。”

????林菀忙起身出去,就见周自强赶着一辆驴车,拉着她娘、小明光还有一些家什儿过来。

????小明光看到她眼睛一亮,立刻就朝着她伸手。

????林菀忙把他抱下来,惊讶道:“娘、强子哥,你们怎么来了?”

????周自强扶着林母下来,“你急匆匆回来,婶子担心就让我给打听打听。我一打听说你们分家呢,婶子就让我帮忙拉几样家什儿给你。”

????林菀出嫁的时候没什么嫁妆,后来林母从林大伯家把自己的家具要回来,炕柜卖给了三叔家。这会儿她把最好的一个老榆木衣柜拉过来给闺女,另外还有俩缸、一口锅、俩篓子、刀铲子、碗盆葫芦瓢之类的林林总总一车。

????林母解释道:“我拿钱让强子帮忙买了口锅,其他都是你三叔、书记他们,还有你刘大娘那些人家给的。哦,还有鸡蛋和菜、面。”

????都知道刚分家最缺粮食,所以周自强、老书记等人给林菀凑了三十斤麦子,一百斤玉米,有这些顶着就能撑到分秋粮。

????林菀感激得很,“娘,你没跟大队长说咱花钱买?”

????林母笑道:“说啦,你爹说用工分换,谁家也不容易,咱可不占便宜。”

????一旦日子缓过来,男人儿子看病有着落,林母就不占人家一点便宜。

????林菀又问问爹和哥哥们好。

????林母:“你爹记挂你分家呢,他知道我惦记就让我来,他在家伺候你哥哥们。”林父从年轻时候就是个体贴媳妇儿的

????他们说话搬东西,小明光去找了陆正霆回来,金大夫也过来打招呼,帮忙拿东西。

????金大夫看见有锅,悄悄跟林菀道:“林大夫,咱搭伙儿不变吧?”

????林菀笑道:“不变不变,只要金大夫还在大湾村,就和我们家搭伙吃饭。”

????金大夫放心了,继续出去搬东西。

????周自强看到,过来问林菀,“菀菀,他干嘛呢,鬼鬼祟祟的。”

????人家陆正霆还在一边呢,他干嘛过来跟林菀说悄悄话?

????林菀告诉他金大夫不会做饭。

????林母听见,笑道:“不会做饭,那怎么不赶紧结婚啊。”当大夫的,只要想结婚那是分分钟的事儿。

????林菀:“大城市来的。”

????林母哦了一声,人家肯定要回去,自然不会在这里结婚。

????搬完家什儿,林菀让周自强卸了驴车,把驴和温柔栓一起吃草。

????陆正霆他们三个就在院子里说话,小明光递给陆正霆一把弹弓。

????陆正霆夸道:“好漂亮的弹弓。”

????小明光指指周自强,表示他给的。

????陆正霆点点头,抓着他的小手朝着周自强晃晃,“谢谢舅舅。”

????小明光就抿着小嘴笑,他把弹弓别在自己裤腰里,指了指外面想去找陆明良玩。

????陆正霆:“等会儿哥哥会来的。”陆明良每天都会来交草药,顺便在这里玩儿。

????小明光就耐心等着,在院子里溜达一下,去参观一下草棚子什么的。他头大身子小腿短,走起来还带着小孩子的稚嫩笨拙,不过他慢悠悠的很稳当,极少摔跤。

????林母帮着林菀把家什儿归置一下,屋子本来就小,这会儿把衣柜放下,再一张桌子,炕前就满登登的了。

????那些缸盆罐儿的就放在外面,重要的放在金大夫厨房里。

????摆弄完,母女俩在屋里说悄悄话,她叮嘱林菀,“分了家小夫妻俩好好过日子,女婿是个和善性子,你多体贴他一些。公婆那里表面过得去就行,别让人说闲话,也不受他们闲气。”

????林菀笑道:“娘你放心,我可是村里出了名的孝顺媳妇呢。”

????前几天盘炕盖草棚子,她还专门去“请”陆老头和陆老太过来吃饭呢。结果他们以为她想借粮食,让他们帮忙干活儿,愣是不肯来。他们不但不来,陆老太还不许陆二哥他们来帮忙。

????男人不许来就算了,陆老太和陆心莲还威胁陆大嫂和孩子也不许跟她凑近乎,要是知道他们和她偷偷交往,就打断他们的腿。

????因为她俩的威胁,林菀去那边,陆大嫂都躲屋里假装不在,林菀不想让她为难也假意不知。二嫂告诉她大嫂不是故意躲着的,实在是怕那娘俩挑唆陆大哥发脾气。

????陆二嫂还告诉她,因为陆明良来她新家玩儿,被陆饱儿告了状,陆老太和陆心莲还打骂他呢。不过陆明良是个倔强的孩子,她们越打他,他越不服气,反而更要往林菀家来。

????林菀看着陆明良胳膊和后背上被掐的印子,她特意去问了大队,他们表示真管不了老太太打孩子、男人打老婆。这就意味着,除非是要死要活的家庭矛盾,他们其实不乐意管。

????清官难断家务事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外人很难插手。

????林菀就明白了,那母女俩伙同陆大哥欺负陆大嫂,大队不管,可如果大嫂反过来欺负回去,他们也不管啊。

????不过陆大哥是男人,要欺负他没那么容易,可以把他弄走。

????修水渠那阵子,他不在家,家里别提多安静呢。

????要对付陆大哥就得把他调出去,不能让他在家里守着,眼皮子底下也不好治他。

????毕竟他除了打老婆也没犯别的事儿,而打老婆这一点民不告官不究,甚至民告也是教育为主,不可能为这个把他关起来,怎么说还是个劳力要养一家子老小呢。

????林母提醒她,“收拾点东西,咱们过去看看。”除了送嫁那天闺女撞了头,林母这是第一次正儿八经地上门,自然要和亲家碰个面,否则会给女儿惹闲话。

????林菀:“行。”

????她还记挂陆明良,往日上午下午的他总要借着送草药过来溜达,看看三婶新家念叨一下小光弟弟怎么还没回来,他想弟弟了。

????她看小明光在外面走来走去,就出去揉揉他的脑袋,“儿子,这是我们的新家。喜欢不?”

????小明光点点头,笑滋滋地抱住了她的腿,这就是非常喜欢。

????林菀就跟他说一会儿明良哥哥过来找他玩,她给他们做玉米烙吃。

????这会儿地里的玉米还没有十分成熟,正好吃嫩的。当然,大队不舍的吃,都要成熟打粮食,不过总有那些倒伏了的,就掰下来分分。

????林菀和金大夫分到一些,煮着吃了一次,还有几个正好给小孩子们解馋。

????她把玉米粒削下来拌上面粉,然后锅里放几滴油,把白糖舀两勺进去化开,这样就能把玉米粒都给粘起来。

????一会儿就好了,喷香甘甜,给小明光吃得大眼都眯起来,他立刻端着小饭笸箩给大家品尝。

????林母象征性地咬了一小口,“真好吃。”

????林菀吃了一块,笑道:“喜欢吃,以后娘还给你做。”

????小明光又端去给陆正霆他们吃,他们连尝都舍不得尝,让他吃。他端着笸箩走了一圈,他们好奇怪哦,都说好吃好吃,但是谁也不吃。他决定去找明良哥哥,和哥哥姐姐一起吃,他们保管会大口吃得香甜。

????他拍拍小笸箩指了指老宅方向,示意林菀要去找哥哥。

????林菀看看天色,“走吧,一起去。”她带上十个鸡蛋又用布口袋拎两斤面。

????她去跟陆正霆他们说一声,比划一下问他去不去。

????陆正霆转动轮椅,“走吧。”他自然要陪她。

????周自强不肯去,除了陆正霆他讨厌那一家子人。看他们走了,周自强纳闷,“我妹子比划比划,你看懂什么意思了?”

????金大夫摇头,“那谁能看懂?”

????周自强:“陆正霆啊。”

????金大夫笑道:“林大夫一个眼神,他就知道什么意思,人家是夫妻有着非同一般的默契,咱不能比。”

????周自强不服气,“夫妻就有非同一般的默契?”

????金大夫:“我只说他俩。”

????两人哈哈笑起来,倒是越说越投机,周自强给他讲林菀教他们种草药的事儿。

????林菀和陆正霆他们先去陆长贵家。

????大爷大娘对陆正霆颇为照顾,当初如果不是他们,陆正霆一出生就会被陆老太给丢掉,后来也诸多关照。所以陆正霆对他们挺感激,平时和他们关系比较好。

????林菀来时间长了,也知道这层关系,自然也和大娘大爷家走得近,陆大坝懈鍪裁疵病她也主动给看看。

????如今亲娘来看她,自然先带去认认门问个好。

????陆大凹林菀娘来看她,高兴得跟什么似的,打发小孙女赶紧去叫大儿媳回来陪客。

????林母忙道:“大嫂子你别忙活,我还得去那边坐坐。”

????陆大爸道她的意思,笑道:“亲家是个大度的,不管咋的,小夫妻感情好就行,当爹娘的咱们多担待些。”

????她也怕林母来找陆老太算账。

????林母笑了笑,说几句话就先告辞,“回头有时间,好好和大嫂子拉拉呱。”

????林菀就把鸡蛋放下,“大娘,给你炖鸡蛋羹吃。”三年困难期的时候,陆大拔了节省口粮养孩子,自己营养不良,好几个大牙都掉了,这会儿也吃不了硬饭。

????陆大巴迫靡环,终究让不过也只好收下。

????她亲自把他们送出去,还特意叮嘱林菀不管陆老太说什么别生气,就当她人老糊涂。

????林菀:“大娘你放心,我知道呢。”

????陆大巴着他们的背影,心里美滋滋的。这闺女和正霆一样,懂得感恩知道轻重,真是个好媳妇儿。她和老头子喜欢孩子,对小辈都诸多包容照顾,不过侄子侄女们也不全都感恩,有些甚至还嫌他们对自己不如对别人好。

????而陆正霆和林菀却对他们很尊重,时常问候,她虽然觉得孩子们感激与否无所谓,可感恩的孩子总是让人心里热乎乎的。

????林菀几个还没到门口呢,就听见陆明良嗷嗷的声音。

????“你打,我就骂,老妖婆、小妖婆,刚吃饭,不干活儿!”

????“啪啪啪”的打屁股声,夹杂着陆老太和陆心莲的斥骂声,“死孩子,真是欠揍,使劲打!”

????“打死我你也是!”那声音用尽了力气,可以想象他有多疼。

????林菀拔脚就往前跑。

????小明光跟着她跑,却被林母拉住,她怕孩子跟进去挨揍。

????陆正霆虽然听不见,不过林菀和林母的反应他立刻就知道有事儿,他对林母道:“娘,我去看看,你先别去了。”

????林母回头瞅瞅,往前看看,这一路邻居们都看到了,自己礼数已经到位。陆老太在家里打孩子,自己这个亲家不进去,也算给留点面子。

????她点点头,故意领着小明光拎着那两斤面端着小笸箩往前面去,顺便和这附近的邻居们说说话,试探一下人家对闺女和婆婆的看法。

????林菀跑到门口,看放着门槛呢,而且男人都不在家,那母女俩不是她的对手,她就示意陆正霆在外面等。

????免得他进去了,她胜之不武。

????林菀一脚踹开虚掩的院门闯进去,“不刮风不下雨的,吃饱了闲得你们打孩子?”

????她绕过影壁墙,就看到陆心莲拧着陆明良的两只胳膊,陆老太正拿鞋底啪啪抽抽他。

????夏天热,为了省衣服很多六岁以下的男孩子都光着。陆明良之前不光,分家这几天陆老太看他不顺眼,嫌弃他废衣服就不许他穿。

????他没穿衣服,林菀一眼就看到他被抽得后背、屁股、大腿都是紫青的印子。

????林菀登时火冒三丈,“住手!”

????陆心莲被林菀吓了一跳,刚要松开,又想起已经分家没什么好怕的,便更用力地钳制陆明良,朝着林菀扬了扬下巴示威一般哼道:“你管不着!”

????陆老太格外讨厌陆明良,他跟陆正霆小时候一样,挨打从不求饶,不,他比陆正霆更讨人厌,他顶嘴!

????她累得气喘吁吁的,“小兔崽子,我看你还敢吃里扒外!”

????别看陆明良小,却硬气得很呢,被陆老太和小姑怎么打都不告饶不哭,“老兔崽子,你最坏!”

????陆老太气红了眼,就掐他的嘴,用鞋底敲他头。

????林菀冲过去一把将陆老太扯开甩一边,又抬脚朝着陆心莲踹过去,“滚开!”

????陆心莲吓得赶紧躲开去扶陆老太,“林菀,你敢打长辈!”

????林菀把陆明良揽在怀里,冷冷道:“你再打一个我看看,看我打不死你的!”

????陆心莲:“我们打孩子了吗?我们逗他玩儿呢。”

????陆老太却不怕,她是孩子埃打孩子怎么啦?老天爷也管不着!

????“都分家了你来抖什么威风?”她朝着林菀比划鞋底。

????林菀捡起门口一个黑瓦盆朝着陆心莲砸过去,“我来给你摔盆啊!”

????陆心莲推着陆老太躲得快,瓦盆砸在水台上碎了。

????陆心莲心有余悸,拍着胸脯,“林菀,你、你、你这个泼妇!”

????林菀冷笑,“你放心,我还有更泼的呢。”

????她去西厢给陆明良拿了衣服,抱着他往外走,走到影壁墙那里碰到陆正霆。他自己把门槛提起来,把轮椅停在影壁墙这里看着,林菀不吃亏他就不露面。见他们出来,他伸手要把陆明良接过去。

????陆明良却不肯,他挣扎着下地,兀自嘴硬,“不就是抽鞋底?没擀面棍疼,我才不怕!”

????他们走到门口,林母和小明光赶紧迎着他。

????她见不得人家打孩子,连声气道:“了不得,怎么把孩子给打成这样?咋这么心狠啊?”

????小明光拉着陆明良的手,看他被打成那样,眼圈就红了,伸出小手轻轻地摸摸他身上的鞋印子。

????陆明良:“弟,我没事,不疼!她鞋底才疼呢!”

????被她这么一说,大人都又心疼又哭笑不得的。

????有左邻右舍不上工的老婆子们过来看着,跟林母嘀咕,“心狠着呢,当年把儿子打聋,这会儿要把孙子也打死,啧啧,天底下少找。”

????林母可不知道这事儿呢,一听都压不住火了,“咋能这么狠,得去大队问问,怎么这么坏呢!”

????一着急,她也顾不得什么亲家体面了。

????陆明良挨打家常便饭,他不当回事了,拉着小明光问东问西。

????小明光就拉着他去吃玉米烙。

????这时候陆老太提着鞋子冲出来骂,陆明良立刻拉着小明光躲去一边草垛后面吃,免得老妖婆来抢。

????陆老太见林菀抢了陆明良不走,反而带着一群人在大门口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可给她气坏了,她跑出来破口大骂。

????“你个坏媳妇,没教养,我还没死呢,你就给我摔盆子?你家去给你亲爹亲娘摔去,死了没儿子摔盆子送终的绝户!”

????陆老太这人虽然没学问,也没见识,可她无师自通学会很多骂人的话,而且极尽恶毒。

????她连林母带林菀一起骂,不过瘾就把来看热闹的邻居都骂上。

????林母催着林菀快走,别搭理她,以后再也不用上门走动,邻居们也不会对闺女有误会。

????陆老太以为大家怕了她,更加得意嚣张,“哼,一群死了没地埋的鳖蛋,你家里不够你浪的,跑我家来抖威风,你进门试试,我不拿鞋底扇烂你那张破脸……”

????她正骂得起劲,躲在草垛后面吃玉米烙的小明光一下子怒目圆睁,他鼓着腮帮子攒着小拳头,猛得朝着陆老太的屁股撞过去。

????陆老太猝不及防被撞得一个趔趄,却没摔倒,她骂道:“哪个混蛋……”

????陆明良紧接着撞过来,正中她的腿弯,“小混蛋撞老混蛋!”

????陆老太本来就被撞得趔趄,这一下子直接扑通摔倒在地,“哎呀――”

????看着她倒在地上,向来安静乖巧的小明光突然像小狼崽子一样又凶又恨,抬脚就往陆老太的脸踩上去。

????“我艹……啊――”

????她没骂完嘴巴就被小明光给跺了一脚。

????他满脑子都是陆老太说要拿鞋底扇他娘的脸。

????我让你扇。

????我踩,我踩,我踩踩踩……

????让你骂我娘,我踩死你!

????陆明良犹豫了半秒,也加入踩脸队伍。

????陆老太猝不及防摔倒,不知道摔了哪里一下子爬不起来,只能划拉胳膊打小哥俩。

????小哥俩虽然小,却身形灵活,就和小孩子跳房子一样总能躲开她的爪子跺她的脸和手。

????陆明良:“死老婆子,我让你打我娘!”踩死你,踩踩踩!

????那边几个邻居都愣了,怎么也没想到这么点的俩孩子,怎么就能这么厉害。

????八/九岁的孩子也就这样吧。

????她们却不知道陆明良挨打挨多了,自然就有窍门。

????陆心莲在屋里听见动静不对忙跑出来,就见她娘躺在地上,一头一脸的草和泥印子,鼻子还往外流血。

????“娘――”她大叫一声扑过去。

????陆老太:“圆圆,他们打我,踩我脸啊――”

????陆心莲恨得咬牙切齿,“林菀,你敢打我娘,我要去大队告你!抓你去坐牢!”

????林菀冷冷地看着她,“你眼睛没用就捐出去啊,你哪只眼看我打你娘了?”

????其他老婆子也忙说没那回事,“我们在这里呢,林大夫啥也没干。”

????陆正霆:“谁也没打老太太,是她和孩子们逗着玩儿呢。”

????陆老太气得险些死过去,滚你娘的闹着玩儿。

????陆正霆却什么也不管,招呼林母和林菀回去。

????最后,林母抱着小明光,林菀背着陆明良,陆正霆自己转着轮椅,一家子没事人一样走了。

????老婆子们也一哄而散,留下陆心莲在那里又哭又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