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向阳只感觉一阵不受控制的天旋地转,然后就被摔在地上。

????他不过是想去够陆正霆的肩膀,用自以为很牛逼的语气和姿势教训一下对方,让他不要那么傲气竟然敢无视自己。

????不过因为陆正霆会控制力道,所以胡向阳虽然看起来摔得惨,实际却没有受伤,当然淤青是免不了的。

????他躺在地上仰望着眼前的陆正霆,只觉得对方好高,而且浑身发光的那种。

????陆正霆冷冷道:“只是一点小教训。”

????胡向阳想很拉风地一个鲤鱼打挺跃起来,可惜没那个本事,只得乖乖爬起来。

????他喊道:“你、你知道我是谁嘛,你就敢这么对我?”

????陆正霆却懒得理睬,站在那里等林菀牵马过来。

????用脚后跟也知道胡向阳肯定有点背景,这年头普通人家养不出这样张扬的孩子来。不过陆正霆看胡向阳虽然有些张狂,却还不至于耍流氓,所以也留了情面,并没有摔伤他。

????当然,他也并不会惧怕胡向阳的家庭。

????他一看胡向阳就是本地人,虽然脾性略骄纵本性却不坏,那么家人必然不是卑劣之徒,但是能养成这样的性子,想必家里有人娇惯或者教育不得法。

????这样的家庭,并不会为孩子的错误强出头欺压人。

????更何况,如果对方爸妈是那种卑劣之徒,那他更不会怕。

????现在可是文化运动,军管一切,机关干部哪怕是革委会主任,也并不敢太离谱。

????胡向阳看他那么淡定,且一副泰山崩前都不怕的表情,心里也犯嘀咕,怀疑陆正霆难道是什么大人物?

????很快林菀牵马过来,看胡向阳正盯着陆正霆,她当即跑过来,“胡向阳,你干嘛呢?”

????胡向阳揉着肩膀,虽然没摔着头,可肩膀摔得很疼,“我不过是想跟他说两句话,他一言不合给我一个过肩摔!”

????你们可真是夫妻俩,一个动鞭子,一个过肩摔,欺负我没练过是吧!

????林菀蹙眉,脸色又沉下来,陆正霆虽然看似冷淡,可他内心善良秉性宽厚待人非常有礼貌,不可能无缘无故打人,能逼得他动手只能说明胡向阳做了更过分的事儿。

????她冷哼一声,不理睬胡向阳了,招呼陆正霆上马。

????胡向阳:“哎,我说林大夫,你就不问问我受伤没?”

????他发现陆正霆上马的时候双腿僵硬不灵活,纯靠着双臂和上半身发力坐上去的,信了他的确腿脚不好。

????算了,老子不和一个残疾人一般见识!

????陆正霆坐上去,稳了稳,把拐杖收起来放在马袋里,又伸手拉林菀上马。

????林菀右脚踩马镫,右臂攀着马鞍,借着陆正霆手臂的力量侧坐在马上,然后右腿翻过去就坐稳了。

????“驾!”她清叱一声,马便快走起来。

????胡向阳站在那里都看呆了,待马走远了他才骑自行车追上,很是不服气,“骑马了不起啊!”

????林菀根本不理睬,她和陆正霆去了县医院,到了门口她自己跳下马,让陆正霆在马上等,她去看看把之前要买的那些器皿带上。

????这种配药的器皿现在只能从医院买,供销社是没的。

????买医疗器械要有大队申请表,然后有公社盖章,而且数量是受限的。五柳大队之前没买过此类器皿,所以可以用之前的申请表直接购买。

????她问了工作人员,找到专门负责这方面工作的主任,签字盖章,然后去挑选合适的用品。

????试管三盒,烧杯、滴管等一套,都包装好防撞防震,然后一起装在布口袋里。

????付账离开的时候,她在院子里迎头又碰上了胡向阳。

????他和一个有点年纪的老大夫一起,看到林菀就兴奋地招手,“黄伯伯,这就是林大夫,她可厉害了,用几根针就把小弟弟给治好了。”

????黄忠波闻言立刻来了兴趣,迎上林菀,“小林大夫你好,我叫黄忠波,是人民医院的大夫,可否去办公室详谈?”

????林菀瞥了胡向阳一眼,他得意地朝她扯了扯唇角,一副老子厉害吧的样子。

????林菀:“黄大夫真是不巧,我们急着回家呢,路远晚了就要赶夜路,坑坑洼洼的不方便。”

????黄忠波一听就问她哪个大队的。

????胡向阳:“林大夫是五柳大队的。”林菀他们住招待所,用介绍信登记,上面信息清清楚楚的。

????他朝着林菀得意地眨眨眼。

????林菀抿了抿唇角,却也没发作,跟黄大夫笑了笑,“黄大夫要是方便,要不我们通信如何?”

????黄忠波本来挺失望的,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具有颇深针灸造诣的大夫,他很想和林菀好好沟通一下。不过时间不够的话,强行挽留人家也不厚道,他寻思实在不行他可以去林菀大队找她请教的。

????现在林菀说写信,他也眼前一亮,“这个主意好。”

????林菀不想看到胡向阳,便跟黄大夫告辞,背着布袋赶紧出去。

????胡向阳盯着她的背影,感觉怎么看怎么好看,“黄伯伯,你说怎么有林大夫这么好的人呢?”

????长得美,心肠好,医术好,还有个性,真是哪哪儿都好呢。

????黄大夫瞅了他一眼,“你小子是不是又干什么出格的了?”

????胡向阳:“怎么可能!我正在想以后干什么呢。”

????黄大夫乜斜他一眼,“你爸爸不是让你当兵吗?历练两年回来就能进机关。”

????胡向阳:“我奶和我妈可舍不得,他们想让我在旁边大队下乡,一年后回来。其实我觉得当大夫也不错哈。”

????他盯着林菀的背影,看着她上马然后和陆正霆骑马离去,忍不住就追出去。

????转弯的时候,陆正霆余光瞥见医院门口少年引颈远眺的身影,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林菀。

????林菀感觉到他收紧的怀抱,只以为他为了安全,并不多想。

????因为带了怕磕碰的东西,所以他们回去的速度慢一些,两人就跟骑马散步一样悠闲。

????脚程慢,到家的时候已经傍晚下班时分。

????金大夫听见马铃铛的声音,激动地直接从医务室迎出来,“你们可回来了。”

????林菀先抬腿侧身跳下马,然后帮陆正霆把拐杖拿下来,对金大夫笑道:“金大夫,你这是怎么啦?”

????金大夫惭愧道:“饿的。”

????林菀笑起来,“我们不在家,你们不吃饭?”

????金大夫无奈地摊手,“你大嫂说你们不在家,她不能去我屋,厨房都不行。”

????于是这两天陆大嫂去大娘家搭伙儿,说等林菀和陆正霆回来再过来做饭,这可苦了金大夫。

????看林菀笑得很幸灾乐祸,金大夫一本正经道:“林大夫,你要好好跟大嫂说一下,做人不要那么封建。这里每天进进出出那么多人,而且我都在医务室,怕什么呢?”

????做好饭端到医务室给他吃也行啊,总不用直接躲了吧。

????正好陆大嫂过来,“弟妹,你们回来啦,东西都买到啦?”

????林菀点点头:“买到了。”她把布袋拿下来,让金大夫帮忙拿到医务室去,她和陆大嫂去做饭。

????林菀就跟陆大嫂讲一下,以后自己不在家,她也在这里搭伙做饭,可以做好了各人吃各人的,没必要做得那么严苛。

????陆大嫂有些担心,“我怕人家说三道四。”

????她男人不在家,她在这里帮忙,进来出去不少男人呢,平日里她也听到一些人说闲话。尤其村里那些碎嘴老婆汉子们,不管是出于红眼病还是嘴贱,反正说得不大好听。

????林菀:“那我当大夫,要和金大夫一起工作,还要给男人看病,他们说得更难听吧。”

????陆大嫂忙摇头:“没的,弟妹有本事,他们不敢说你的。”

????林菀:“大嫂留心着,看看谁说告诉我。下一次要是听见他们说,你不要客气,直接去扇几巴掌,一切有我顶着。”

????林大夫就不怕正面杠的。

????陆大嫂被林菀的气势感染,笑起来,“行。”

????大队又分了一些鲜玉米,他们就煮玉米蒸二合面窝窝头,再炖着大酱茄子、大葱鸡蛋。林菀买了白糖,她凉拌了一盆西红柿,分出两大海碗来送给大娘和陆正衡家。

????吃过饭陆正霆去大队销账,林菀则去医务室配药。她要配一些止咳药液,装在试管里,用塞子塞住,每次有人来可以开给他们。这样医务室就可以常备着,只要对症当场就可以喝,还可以拿回去几瓶,一两天喝完再把试管送回来即可。

????这里就用到了药液提纯,减少水分保留药性。

????“小39啊,你什么时候长大变成大39。”

????“宿主,小9正在修仙中。请暂时不要cue小仙。”

????林菀:“…………”你能不能做个正常的系统啊。既然人家说了系统恢复中,请勿扰,她就不能没眼色了。

????999:“宿主请放心,等制药实验室开启,到时候就可以进行系统提纯,只要我们不抛弃不放弃,一定可以的!”

????林菀:……你说说你这两天又学了什么?做个正常系统吧。

????“弟妹,你在忙吗?”外面传来陆二嫂的声音。

????秋收时候,晚饭后社员们也要到大队的场院里干活儿。陆二嫂让挂儿看弟弟妹妹,她就过来干活儿,顺便找林菀说说话。

????林菀把器皿收好,出去招呼二嫂。

????陆二嫂拉着她的胳膊,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弟妹,你知道吧,老太太又弄幺蛾子呢。”

????林菀挑眉,“还没消停呢?”

????陆二嫂笑得格外开心,“这不是秋收忙嘛,母女俩累得脱层皮,老太太就想招让人给干活。”

????林菀:“他们想让大姑姐和二姑姐回来帮忙?”不太可能,人家家里有活儿,不可能这时候来娘家帮忙。

????陆二嫂:“不是呢,老太太要给老四相亲娶媳妇呢。”

????林菀:“娶媳妇?”哎呀,老婆子倒是挺有心眼,自己不想干家务就给儿子娶媳妇,让人家来伺候她们这俩懒货?

????臭不要脸的!

????陆二嫂捂着嘴笑,“是呢,老太太可牛逼呢,说要找个模样俊的,好生养的,勤快手巧,贤惠善良,温柔能干的,最好还识字可以和老四交流的,反正就是不能像咱们这样的。”

????她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林菀也笑起来,“这要求可不低,不见得好找。”

????按照原剧情,陆正琦的媳妇儿可是江映月这个城里知青,模样清秀,有文化,勤快手巧,温柔能干都挺符合的,但是人家江映月是女主,谁见过有女主会忍气吞声给婆婆和小姑子当丫头的?更何况还是城里来的有文化的女知青。

????陆二嫂压低了声音,“我瞅着她肯定得让咱们给凑彩礼呢。”

????林菀:“到时候再说,八字没一撇呢。”

????陆二嫂就不说这事儿了,她对林菀道:“弟妹,有个事儿想和你商量一下。”

????“二嫂你只管说。”

????陆二嫂有点不好意思,却还是开了口,“是这样的,你看我们家在四叔家搭伙儿,其实有些不方便。另外大嫂在这里,你和三弟出门的话,大嫂就不自在肯定不能和金大夫单独吃饭。婶子不是送你一口新锅,我寻思要不你把新锅换在金大夫家锅灶上,把他那个借给我们使使。这样就让大嫂带着孩子和我们搭伙儿。等年底分了钱,我们凑张工业券就去买口新锅,再把金大夫的还给他。你说行不?”

????林菀笑道:“有什么不行的?拆金大夫的锅怪麻烦,我那口新锅还没支呢,你们直接拿去用吧,等买了新的再给我一样。”

????反正都是公社供销社买来的,大小一样质量就一样。

????陆二嫂欢喜道:“弟妹你真敞亮,那我就扛回去了。等小光和明良回来让他们跟着姐姐去割草,跟着我们吃饭睡觉也行,省得你和三弟上班没时间管。”

????小小的孩子吃不了多少饭,而且她也知道林菀和陆正霆两口子都大方,平时有好吃的都给他们送,所以带着小光吃饭一点亏不了。

????林菀:“我正打算明天去娘家呢,回来就把明良和小光带回来。”一眨眼也在姥娘家住了一些日子呢。

????她怕金大夫觉得委屈,就跟陆二嫂说,自己和陆正霆不在家的时候,就让陆二哥给金大夫送饭,免得金大夫自己做饭不好吃不爱做,又不愿意去别人家搭伙儿。

????陆二嫂自然乐意,“那你告诉金大夫。”

????说完正事儿陆二嫂就把锅给扛走,林菀则去跟金大夫说。

????金大夫听说陆二哥给他送饭,他点点头,“行,那就麻烦他了。”

????反正别让他自己做饭,别让他去别人家吃饭就行。

????第二日吃过早饭,林菀就和陆正霆去了林家沟。她在那里坐诊几天,然后下午带着小哥俩回来。

????这阵子小哥俩在林家沟做客玩野了。因为是客人,尤其小明光长得漂亮性子乖顺安静,陆明良虎头虎脑聪明伶俐,大家都喜欢他们,所以孩子们对他们都很纵容。

????有人宠着纵着,作为小孩子无意识地就会张扬一些。

????反正俩孩子看起来比从前开朗很多,小明光爱笑了,陆明良则眉飞色舞的。

????陆明良见到陆大嫂,就问她,“娘,老妖婆她们这些天欺负你了没?”

????陆大嫂看他跟个大孩子似的,不禁笑道:“怎么的,她欺负我你还能帮衬娘呢?”

????陆明良昂首挺胸的,“当然,她敢欺负你,我让我兄弟们给他好看!”

????小明光拔出自己的小木剑,表情严肃地做了个突刺的动作。

????陆大嫂:“……”

????她牵着小明光的手,“我和你们说,不许去老太太跟前惹她,免得挨打,记住没?”

????小明光眼睛亮亮的,举了举手里的剑。

????陆明良:“小光说得对,我们八路军不待怕的,敌人越凶,我们越要厉害!”

????陆大嫂下意识地就要让他不要胡说八道,恰好林菀进来,她笑道:“小伙子们有骨气,好样的!”

????陆大嫂就跟林菀说帮她做饭。

????林菀:“大嫂,你现在和二嫂搭伙,你回去帮就行,我这里没事的。”

????陆大嫂却有些不好意思,觉得不和林菀搭伙不能帮她做饭,有些过意不去,“你二嫂做饭呢,我帮你……”

????“真不用。二哥二嫂他们忙着掰玉米呢,大嫂你早点回去做饭就行。”

????陆大嫂看林菀的确不在意,她就领着陆明良和小明光,“弟妹,我把小光带走了,让他和哥哥姐姐一起困。”

????乡下人都觉得一个娃娃是带,俩也不多什么,更何况已经有五六个的,多一个更不算什么。

????小明光虽然依恋爹娘,不过他也懂事,听姥娘说爹娘工作忙带不过来,所以让他和小哥哥一起,他就很听话地跟着小哥哥。

????反正白天可以过来找爹娘的。

????林菀笑起来,“行,正好我明天出趟门。小光,那你以后领着明良哥哥来咱家吃饭睡觉,好吗?”

????小明光便过来抱住林菀的腿,蹭了蹭,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林菀摸摸他的头,“跟大娘去吧。”

????等他们走了,林菀就去做饭,她和面,陆正霆在门口帮她洗菜、摘扁豆。

????林菀盘算着时间差不多,明天她自己去一趟县里把手工组做的腿套拿回来。

????她扭头看过去,陆正霆立刻抬眼,“什么?”

????林菀指了指自己,然后抬手用中指食指做了个走路的动作,又指了指腿,“明天我去县里。”

????陆正霆理解了,“你自己?”

????林菀笑了笑,点头,“反正就去拿回来,我自己就行。”

????陆正霆:“不需要当场调试吗?”

????林菀摇头,“不用,肯定合适的。”系统量身定做,会不合适?没有的事儿。至于手工做的那个,合适不合适无所谓,不合适还能让他们花时间改?不必的,浪费时间,有那么个东西就行啦。

????所以,不需要陆正霆去,她自己去拿就行。这样她早点走,拿到就回来,一天也差不多。

????陆正霆却担心她一个人早出晚归很累,如果住招待所一个人也不安全,不过既然林菀说不让他去,那就有她的道理。

????毕竟,他不那么方便,去了也不能帮她什么,说到底无非是能看着他安他自己的心罢了。

????“好,要是有事,你去找沈飞。他不在也没关系,就找荆光杰。”

????林菀点点头,继续和面。

????陆正霆洗好菜,把水倒掉,然后把菜端进来。

????林菀忙接过去,这时候蔬菜很多,扁豆茄子长得不错,虽然没有肉,但是有点油炖炖就挺好吃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林菀看陆正霆坐在那里很安静,以为他担心腿的事儿,就拍拍他,“放心吧,肯定可以的。”

????陆正霆握住了她的手。

????林菀脸颊发热,笑了笑,去铺被子,“睡觉吧。”

????虽然看电影的时候牵过手,骑马的时候也抱过,晚上睡觉还躺他怀里,可那都是有什么事情借机亲近,像这样什么都不做却这般亲密地牵手其实很少。

????秋天夜凉,现在都要盖棉被,两人一人一个被筒的。

????可林菀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又睡到了陆正霆的被窝里!

????她难道就这么主动吗?自己被窝睡得好好的不知不觉就爬到他被窝里?

????这时候天还黑着,她悄悄爬出来,打算洗漱一下装壶热水带着咸菜和窝窝头就出发。

????她小心翼翼尽量不惊醒陆正霆,她都佩服自己了,轻手轻脚从来没弄醒过他的。

????她穿衣下地,点了油灯。

????灯光一亮,陆正霆就睁开眼睛,一副刚醒的样子,声音哑着,“这么早么?”

????他也起来穿衣服。

????林菀赶紧打了个手势,“你继续睡,我自己可以的。”

????陆正霆还是起身下地,坐上轮椅送她出门。

????“实在回不来不需要太赶,住一宿也可以的。你付双份的钱,把俩床位都占下,不需要和别人一个屋。”

????林菀笑起来,心里却高兴他为自己想得周到,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脸,“行啦,外面凉你回去吧,我走了。”

????此时天还没完全亮,不过只要过了四点,天就亮得很快,所以林菀一点都不担心。

????而且老马识途,她也不需要多管,温柔自己就能不紧不慢地驮着她走。

????要不是还没练出来,她都能在马背上睡一觉呢。

????到了县城,林菀先去手工组找赵组长,拿条子领做好的腿套。

????王维轩和吴稼两人看她自己来,竟然没带着陆正霆,有些为难。

????“林大夫,还是要病人试试才好,不合适的可以改改。”

????林菀:“麻烦两位师傅了,没事,肯定合适的。”她迫不及待地就收了东西告辞。

????等她走了,吴稼道:“林大夫也怪,又不让患者来,还不如直接让人捎过去,多余跑一趟呢。”

????林菀当然不想让人捎,她必须亲自来拿才放心呢。

????拿到东西她也不在城里停留,直接就要骑马回村,谁知路过供销社的时候居然碰到陆正琦。

????他和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子一起,那女人眼睛红肿,表情哀婉。

????林菀想假装没看到径直骑马过去,可惜骑马路过还是太引人注意,她一出现在陆正琦的视线范围里就被他看到。

????“林菀?”陆正琦一脸惊讶戒备,“你、你来这里干什么?”

????他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她知道自己和江映月见面偷偷跟着他来的。

????江映月一见林菀,原本哀婉的表情立刻振奋起来,目光犀利地盯着林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