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秋猎,陆氏这个宠妃肯定要同行的,但五皇子望哥儿太小了,不宜随着长辈们来回奔波,太后主动提议让陆氏将望哥儿送到她这边来,等陆氏回来了,再把望哥儿接过去。

????陆氏非常感激,她的儿子也是太后的亲孙子,太后绝不会害他。

????“我替你照顾望哥儿,你替我照顾阿桃。”太后笑着提出交易。

????徐柔嘉一愣:“外祖母,我不去……”

????她没说完,陆氏就先惊讶道:“阿桃为什么不去?”

????自从干侄女与儿子订了婚事,这害羞的小姑娘就不肯去她宫里玩了,陆氏且盼着这次出宫要好好与干侄女亲近一番呢,娘俩一起商量如何对付她那个冷冰冰的王爷儿子。哼,不是陆氏胳膊肘往外拐,她自己吃了儿子那么多气,小两口真的成亲了,陆氏担心的肯定是干侄女,怕小姑娘受委屈。

????徐柔嘉低头道:“我有婚约在身,不便再出门。”

????陆氏哼道:“别的待嫁娘不出门,是怕夫家听说了心有不满,可你不一样,我跟太后都不介意,皇上也不介意,老四更不会介意,你瞎顾忌什么?”

????徐柔嘉求助地看向外祖母,她不想去,主要是想偷懒啊。皇家的秋猎上辈子她几乎年年都去,早没什么可新鲜的了,有那闲功夫,她宁可舒舒服服地待在慈安宫。

????太后却慈爱地道:“去吧,小姑娘家整天圈在后宫做什么,出去瞧瞧热闹。”

????太后还记得上辈子每逢秋猎,外孙女都会盼望着快点出行,到了围场好多见谢晋几次,少女怀春,再单纯不过。如今外孙女不盼了,说明外孙女对老四还没什么感情,既如此,那就更要多见见,相处多了才能处出感情。

????两位长辈都要她去,徐柔嘉一张嘴说不过两张,只好无奈地答应了。

????七月下旬,圣驾出宫。

????车队浩浩荡荡地行了七八日,终于抵达了围场。

????徐柔嘉自己有个帐篷,就搭在陆氏的大帐篷后面。

????这次永嘉帝出游,只带了陆氏一个妃子,帝妃之帐只隔了两三丈。

????徐柔嘉一下马车就钻到自己的小帐篷里了,趴在软软的床上让玉瓶、玉环给她捶背捏腿。

????颠簸了一路,她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热水备好了,郡主起来沐浴吧。”两刻钟后,玉瓶轻声劝道。

????徐柔嘉舒服地快要睡着了,不想动。

????玉瓶笑:“一会儿天就黑了,娘娘说了要您过去用饭的,难道还要等娘娘派人来催郡主才起来?”

????徐柔嘉听了,这才打起精神去沐浴。

????大大的木桶能容两个人,徐柔嘉泡了一刻钟,总算解了疲乏。

????事后,徐柔嘉换了一件水红色的褙子,草原全是绿色,这次徐柔嘉准备的多是红衣。

????刚出浴的姑娘,肤色白里透红,再穿上这件衣裳,走出帐篷,便被周围的绿草衬成了一朵娇花。

????玉环跟在主子身边,都觉得自己也变美了几分。

????主仆俩来到前面的大帐前,正好秋菊出来了,双方打个照面,秋菊笑道:“郡主可算来了,娘娘等了好久。”

????徐柔嘉颇为意外,难道陆氏有急事?

????她立即跨了进去,结果一抬头,就见周岐一身墨袍坐在陆氏左下首,侧身朝她看来。

????那是她明年三月就要嫁的王爷丈夫啊。

????徐柔嘉蓦地脸颊一红。

????周岐的视线便顿在了她身上。

????自从选秀开始,他又有半年没见过她了,如果说去年的她只是容貌娇艳身段依然略显青涩,这大半年过去,她不但长高了,就连衣襟……

????意识到自己失礼了,周岐忙垂眸。

????“姑母,您又捉弄我。”气氛尴尬,徐柔嘉快步走到陆氏身边,小声嗔道。

????陆氏扫眼垂着眼帘心里不知在想什么的儿子,笑着道:“都是一家人,什么捉弄不捉弄的,以前你表哥来,也没见你害羞脸红。”

????“您还说!”徐柔嘉轻轻摇陆氏的胳膊,脸更红了。

????陆氏怕她真的恼了,忙转移话题,问儿子:“怎么就你自己来了,阿定呢?”

????周岐扫眼徐柔嘉的裙摆,解释道:“他去熟悉围场了,母妃若有事,明日我叫他过来。”

????陆氏只是随口问问,见干侄女安安静静地坐在她身边,就是不肯抬头看准丈夫,陆氏就朝儿子使了个眼色,示意儿子自己跟未婚妻搭讪。

????周岐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尤其是当着母亲的面。

????陆氏动了,一边起身一边道:“你们来说话,我去里面拿样东西。”

????徐柔嘉咬唇,杏眼偷瞄斜对面的男人。

????周岐肃容端坐,眼观鼻鼻观心。

????陆氏进了内账,一进来就马上转身,挑开一丝丝帘缝往外看。

????周岐知道,母亲再给他创造机会。

????他确实也想和她说说话。

????“月初我送进宫的葡萄,表妹可吃到了?”他看向垂眸静坐的小姑娘,低声问。

????徐柔嘉点点头,声音细细柔柔的:“吃过了,外祖母只吃了一点,剩下都给我了。”

????她说话的时候,一双白玉似的小手轻轻地扯着帕子。

????周岐的目光便被她的手吸引了,那么嫩的指尖儿,不知握在手里是什么触感。

????“味道如何?”他心不在焉地问。

????徐柔嘉想了想,道:“挺好吃的,比我以前吃到的好像要甜些。”

????周岐闻言,面露笑意:“那是咱们园子里自种的葡萄。”

????徐柔嘉:……

????咱们园子?她还没嫁过去啊,他真是越来越敢说了。

????她红着脸扭头,没吱声。

????帘子后面,陆氏瞧着这对儿表兄妹,一个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一个脸蛋红红的,陆氏不知不觉就笑弯了眼睛。

????看来,再冷的男人也天生就懂得如何讨女人欢心呢!

????正陶醉在小辈的甜蜜相处中,门外突然传来侍卫的行礼声:“皇上。”

????陆氏皱眉,再看儿子与干侄女,果然都站了起来。

????陆氏那个气啊,她安排小两口见面容易吗,全被儿子的皇帝老子搅和了!

????因此,永嘉帝一进来,先收获了宠妃的一双眼刀。

????永嘉帝不明所以。

????等儿子与准儿媳走了,永嘉帝纳闷地问了出来。

????陆氏不高兴地解释给他听。

????永嘉帝笑了:“我还以为什么事,想让他们俩培养感情还不容易,后日秋猎,让阿桃跟着老四一道去就是。”

????陆氏眼睛一亮:“女子也可以去狩猎?”

????永嘉帝点头:“素来如此,只是她们主要去玩了,打猎还是男人的事。”

????陆氏听了,立即没骨头似的靠到皇帝丈夫怀里:“那我也要去。”

????永嘉帝:……

????这女人,一把年纪的还像小辈那样贪玩。

????想是这么想,永嘉帝随手就将陆氏抱到了怀里,哑声道:“去去去,都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