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压博体育可以提现吗小说 > 锦鲤小娘子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祭旗
????林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暗暗掐了一下掌心,好让自己从迷糊中恢复神志。

????这两个搀扶她的妇人手劲很大,林霜回想到刚刚进驿馆后,山门外和大殿内都安置着许多人,进进出出好几拨人与她们有接触,而且驿馆也被风吹坏了门窗,砖瓦掉下来砸坏了厢房内的家具,有工匠抬着木板在修补,但怎么跟秋实她们分开的,她完全没印象了。

????两个妇人的脚步越走越快,架着林霜往一处岔路口走。

????林霜装作迷迷糊糊的开口问:“我那个装金银首饰的匣子放在坐垫下,你们拿了没有?”

????两个妇人脚步一顿,林霜这才仔细看清她们的脸,疑惑道:“咦,你们是驿馆的人吗?怎么不见我的丫头?”

????其中一个高一些的妇人不怀好意的笑着道:“大小姐你瞌睡醒了?我们带你去个好地方。”

????林霜出发前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素质,这些天赶路累的有些虚脱,全身酸软无力,她心里计算与这两个妇人之间的力量悬殊,硬打肯定是打不过的,她们一看就是长年劳作的粗妇,手拽着她跟铁钳似的。

????“什么好地方?你们是谁?”

????没人回答她,另一个矮一些的妇人用手摸她的衣服,啧啧称赞道:“小姐家里真富裕,瞧这衣服又厚又软,真是又好看又暖和,我一辈子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衣服。”

????林霜打量妇人足有四个她这么粗的腰身,迟疑道:“婶子要是喜欢,我车上有上好的布料,您可以拿去做两身衣服。”

????妇人还真有些心动,高的劝她:“车上的行李有人看着,咱们不能回去。”

????矮的问:“你的首饰匣子里有些什么?”

????林霜看出她们的所求来了,连忙掰着手指头数给她听:“这次进京求人办事,所以专门在银楼订了几套贵重的头面送礼,其中有一套十一件的金厢玉宝寿福禄首饰,共重三十三两七钱;一套十四件的金厢玉凤顶珠宝首饰,共重二十两零三钱;还一套十八件的金厢玉桃孔雀首饰,共重十六两五钱,另外还有一些杂宝首饰,也值不少钱。”

????她的声音甜软,这些金银宝物从嘴里说出来,不带一丝俗气。

????两个妇人听得目瞪口呆,矮的那个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惊呼一声:“我的乖乖,大小姐你可真富有!”

????林霜连忙谦虚的摇头,“这可是我们家全部的家当了,我娘常戴的金戒指都融在里面,还从外面贷了利子钱。”

????说着用手揩了揩眼角,哽咽道:“我二哥在京城犯了事,爹爹让我带着银子去打点关系,要是事情办不好,我们一家人都活不成了。”

????两个一时傻眼了,高个子妇人问:“你不是刘员外家的大小姐?”

????原来是绑错人了。

????“不是啊,我姓林。”

????矮个子的注意力全在那个首饰匣子上,对高个妇人道:“你管她是刘员外家的还是林员外家的,咱们把匣子拿到手再说。”

????林霜好心给她们出主意:“现在大家忙着搬树、照顾伤员,说不定发现我不见了,发动大家在找人。驿馆里乱糟糟的,你们可以趁乱去拿,要是等我家的保镖回过神来,肯定就拿不出来了。”

????两个妇人合计了一下,觉得这个险值得冒,于是商量后决定,让高个子带林霜藏起来,矮个回去找首饰匣子。

????等她走后,高个子带着林霜往岔道口的密林里去,林霜十分配合,不吵不闹,奈何体力不支,走一步喘半天,高个子妇人只好停下来等她。

????林霜索性坐在路边上,跟她聊起天来。

????“婶子家里这次没有遭灾吧?这风真是邪门。”

????“屋顶都掀开半边了,正等着人来修。”妇人摇头唏嘘,神秘兮兮的告诉她:“听说是皇帝抓了允文帝的转世仙童,所以天降灾星作乱,以后没有好日子过喽。”

????这么说她家就住在附近,带她去林子里估计是想躲避追查——或者是杀人灭口

????林霜十分捧场,故作惊讶的问:“这么玄乎,你们怎么知道那是允文帝的转世仙童,别是个神棍吧?”

????“大家都这么说,那仙童才丁点大就会说话,也没人教,他开口就说自己是允文帝,还能说出许多宫中的事情来,而且,他是九月初九出生的。”

????林霜想起那个河南王姓妖童的传说,不知道过了十几年,怎么又开始传了。

????“九月初九出生就是仙童吗?”林霜怀疑道,心想自己也是九月初九生日。

????“反正都说他是纯阳之体,出生时满天七彩霞光,天降祥瑞。”

????林霜忍不住笑起来,往来的路上张望,“那位婶婶怎么还不回来?”

????“哪能那么快。”

????林霜道:“您倒是信任她,放心她一个人去取匣子,那里面的首饰如果拿出去卖,能换一个县的地呢,要是我就不回来了,换个地方过逍遥日子去。”

????高个子女人的脸色一沉:“那可是我的亲嫂子,她干不出这种事!”

????说完粗鲁的拉她起来,林霜被她拉得跌跌撞撞,一边嘀咕道:“金钱使人堕落,要有那么多钱,换个地方生活,有的是小鲜肉愿意上门,干嘛惦记着家里的糟老头子?”

????高个妇人被她气死了,林子里树木被风吹得东倒西歪,非常难走,她还要带着林霜这个拖油瓶。

????突然她停下脚步,林霜这话就像一根刺卡在她心里,越想越觉得害怕,万一嫂子真拿着钱跑了,她不但损失了发财的机会,还害哥哥没了媳妇。

????趁着她愣神的工夫,林霜捡起一截树枝。

????“不行我得回去。”

????高个妇人回头,眼里露出凶光。

????林霜像丝毫没察觉到危险,依着一颗树笑嘻嘻道:“那您回去便是。”

????“林家小姐,对不住你呐!”夫人猛的扑过来,双手掐住林霜的脖子,她的手劲可以跟一个男人想比了。

????林霜抬起左手向她挥去,妇人下意识的偏头往右躲闪,可林霜的左手只是虚晃,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右手的树枝上。

????以弱敌强,必须一击毙命!

????妇人“啊”的一声惨叫,被击中后倒在地上翻滚,她的手捂着脖颈,汩汩的鲜血从指缝间冒出。

????林霜退后几步,靠在树干上喘气咳嗽,右手上握着一截树枝,上面还有血在往下滴。

????“你按着伤口不要乱动,我现在去找人来救你!”

????林霜提着裙子往林子外跑,然而那个矮个妇人却领着两个男人来了。

????“你把我小姑子怎么了?”妇人看到她手上的血,惊恐的叫起来。

????“她在林子里面,你们必须马上找大夫来给她止血,不然她很快会流血而死。”

????“我要宰了你!”其中一个男人红着眼叫道。

????另外一个男人拉住他:“不能杀,驿丞说她是长兴侯的未婚妻,咱们把她交给胜天军!”

????他说完与矮个妇人一起将林霜绑起来,那要杀她的男人则跑进树林里救人去了。

????林霜觉得这次运气应该是用完了,辗转被人送到这里,男人口中的胜天军,原来就是眼前手臂上绑着白布带的流民队伍,他们稀稀拉拉的坐在地上,一个个表情阴冷,似乎对从高台上被绑着的女孩有着血海深仇。

????这样的打扮和眼神,林霜曾经见过一次,就在那年给四少爷冲喜的路上,不过这支队伍似乎是草台班子,也就二三十人。

????台子最前排摆着两坛酒,旁边条凳上摆开十几个空碗,一个粗壮的汉子走上前来,扫一眼下面参差不齐的脑袋,用暗哑的粗嗓子吼一声:“诸位,世道将乱!”

????“狗皇帝的江山来路不正,是他爷爷杀侄夺位抢来的,是罔顾人伦,忤逆天道的行为!如今狗皇帝囚禁允文帝转世仙童,已犯天怒,所以上天夺了狗太子的命,狗皇帝现在病重,也时日无多了!”

????下面一片寂静,一双双冒火的黑眼珠子盯着他。

????汉子继续道:“死战的日子到了!狗皇帝残暴不仁,惹天地震怒,灾星降临,咱们的日子只会越过越艰难,只有顺应天道,杀掉狗皇帝,迎回仁君,才能平息天怒!”

????他指着林霜:“现在各地都有咱们的兄弟,狗皇帝的军队早已腐朽,他们享受惯了安逸,拿不起刀枪,不敢跟咱们拼命,拦在咱们面前的就只有长兴侯,他的未婚妻已经被我们绑了,今天就拿她祭旗,用她的血为咱们胜天军开路,咱们杀进紫禁城,迎回允文帝!”

????下面群情激昂,表情快意,纷纷振臂高喊:“杀狗皇帝,迎回允文帝!杀狗皇帝,迎回允文帝!”

????林霜吓了一跳,她的双手被反绑,身后两个男人架着她走到高台的中央。

????汉子提着一把刃口雪白的大刀走过来。

????“等等,我有个疑问!”林霜连忙喊道。

????“你要问什么?”汉子问。

????“请问为什么要祭旗?”

????下面的人发出哄笑声,汉子道:“自然是用你的血祭祀神灵,求得神灵的庇佑,以保我们胜天军旗开得胜!”

????林霜道:“可你们杀了我,把我的血洒在军旗上,我的怨念也附在军旗上。你们想想出征的时候,军旗上有个女鬼用怨恨的眼神恶狠狠的瞪着你们,这仗能打赢吗?”

????汉子被问得一噎,随后不耐烦道:“哪来那么多废话,历来起事都要祭旗的,我哪知道什么道理!”

????“你都没搞清楚就乱祭旗,我看这是你们屡战屡败的原因!”

????说着向下面喊道:“你们干大事,都是拿命在拼,可死也得死得有价值,如果因为祭旗祭的不对,害你们全军覆没,那就是冤死!人只有一条命,大家要慎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