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热……

????脑袋昏昏沉沉的林茵有意识的第一感觉就是热,伴随这种热的,还有身上的重量。

????脑袋的沉闷和闷热让林茵有点喘不过气来,无意识地翻身想把身上盖的东西给弄走,然而她的手才抬起来,就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挡住了。

????林茵皱皱眉,很不情愿地睁眼,脑子还没反应,首先进入视线的就是一个黑色的毛茸茸的脑袋。

????她怔了怔,随着外面脚步声隐约的响起,她的意识渐渐清明。

????她就说怎么这么热这么重,被这么厚一张毯子盖得严严实实的不说,这人的胳膊还横在她身上。

????就这情况,能不热么?

????想着,林茵有些艰难地呼出一口气,看着有些别扭地趴在床沿睡着的人,她蹙了蹙眉,准备把身上的胳膊拿开。

????只是在手触碰到那温热的皮肤时,林茵就跟碰到了烫手山芋一样,手上猛地一震又给挪远了。

????木质的老床在她动作的时候发出“吱呀”的声音。

????林茵一惊,反射性地往少年身上看去。

????果然,把人吵醒了。

????放在她身上的胳膊动了动,林茵屏着呼吸,第一时间想到的并不是闭上眼睛装睡,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于是她就看到本来一条胳膊横在她身上伏趴在床沿睡的少年以缓缓抬起头来,同时还像刚睡醒的小孩那样在抬头的瞬间揉了揉眼。

????而放下手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她从那双好看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刚睡醒时的茫然和怔忪。

????曾经很多次她都像这样看他醒来,曾经的每一天,唯有这个时候的他是最没有防备的。

????可惜却只是短短几秒钟的事,每次这样的几秒钟过去后,他的眉毛就会像平时一样皱起,然后开始他不满的一天。

????就算再怎么装,刚睡醒这会儿的人脑子都不会转得有多快。

????前晚加昨天一天,她算是彻底领会到了什么叫“装的最高境界了”。

????她就不信,刚睡醒的他还能装得跟真的一样。

????所以,这么想着的林茵紧紧盯着敖战,确切地说应该是盯着他的眼睛。

????刚醒的敖战是有些迷糊的,他揉了眼睛后就直接看向了林茵。

????结果毫无意外地对上了那双黑曜石似的眼睛,小小地吓了他一跳。

????但他并没有向林茵想的那样出现多大的反差,而是直接把手往林茵额头上伸。

????林茵觉得有点怪,没等她说话,敖战的手就放在了她额头上。

????“嗯,不烧了,”敖战一只手放在她的额头上,另一只手则放在他自己的上。

????林茵百思不得其解,以至于第一时间都忘了把手从她额头拿下去。

????敖战自然察觉出了她的异常,只是因为这次经过前天晚上和昨天一天后他有点搞不清楚她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所以他没问她为什么盯着他看,而是问:“感觉怎么样?还难受么?肚子饿不饿?”

????林茵的心情可谓一言难尽,自以为对这人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她这次也是真的不知道该说啥了。

????太大了,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

????上辈子那会儿,就算是做戏,这人在她面前基本上也是没收敛脾气的,偶尔虽然会关心,但绝对不会露出这种表情,从来都是没什么耐心的。

????没想到这次居然下了这么大的“血本”。

????难道是因为她重活过来影响了什么,所以连带这人也比之前更会演戏了?

????啧啧,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太拼了,她要是不回应点什么岂不太不给面子了?

????想着,林茵压下心里的那股不是滋味,配合他地摇了摇头,没说话。

????见状,敖战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那我就放心了,你……”

????“哟,茵子醒了啊。”

????周琼秀掀开帘子,洪亮的嗓门儿极具穿透力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假静谧”。

????她一来,两人就齐刷刷地看过去。

????“小姨,”林茵喊了一声,掀开身上的毯子要起来。

????却因为刚发了一场烧身上没什么力气,手上没撑住,差点栽倒。

????“小心,”敖战麻利地坐上去,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她的那只胳膊,另一只手则揽着她的肩。

????林茵的身子僵了僵,动了动手要把人推开跟他保持距离,但敖战并没有意识到她的抗拒,只认为是她刚刚好身子不稳,于是就这么把人搂着。

????周琼秀没发现两人之间的小动作,笑着站到敖战刚才坐的位置的边上,做了敖战刚才对林茵做的一样的动作。

????“嗯,是没烧了,”她感受了一会儿后把手放下,放心地呼了一口气,“病去抽丝,今儿个就在家好好待着,别再热着了。”

????当着周琼秀的面林茵也不好真对敖战做出什么大动作来,只好先点头应下。

????本以为小姨说这么两句就会走的,却没想到她并没有要走的打算,而是看了看敖战,笑着看向林茵。

????“这小子,长这么大总算是干了件像样的事儿,昨儿个你不舒服的时候他就跟生根了一样,巴巴地定你这儿了,你昨晚吃的稀饭还是他煮的,又是洗碗又是……”

????“小姨!”敖战很不自在地打断周琼秀的话。

????周琼秀看过去,“咋?怕我把你笨手笨脚的事说出来啊?”

????说完,也不管敖战是个啥表情,直接就又看向林茵,说:“他啊,说啥要帮我洗碗,结果把我那套陪嫁的碗打碎俩。”

????闻言,林茵怔住了。

????煮饭,洗碗??敖战?

????“看吧,我就知道茵子不信,”周琼秀笑着在敖战身上玩笑地揪了一把。

????敖战不喜欢被除了林茵以外的人这么碰,今天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放宽了他的底线。

????关于煮饭洗碗这种事,他本人是觉得没什么的,不知者不罪,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完美的人,他不会煮饭洗碗又不犯法。

????可想是这么回事,当着林茵的面就是另一回事了。

????“小姨……”

????在林茵面前,他面前挂不住,无奈地看了周琼秀一眼,眼角一直往林茵脸上瞟。

????周琼秀被他的样子逗得哈哈笑,边笑边向林茵揶揄他。

????林茵刚从久违的感冒中缓过来,本来就没啥心情,再一想他之所以会这样的原因,更没有心情了。

????但当着周琼秀的面,她不得不僵硬着表情应和。

????敖战原本还想着周琼秀在这能让她放松一下心情也好,只要她不难受,他就是被当成笑料也没关系。

????然而当他看到林茵脸上的勉强时,心里却五味陈杂。

????他摸了摸林茵的额头,然后站起来说:“再睡会儿吧,时间还早。”

????周琼秀还笑着,一听这话也立马打住,连连道:“睡吧睡吧,今儿反正也没啥做的,就用不着你操心了。”

????说完,便站起来,扭头对敖战说:“也没你啥事,你今天的任务就是看着茵子知道不?”

????敖战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转头看了一眼林茵,之后才点点头。

????周琼秀没有再说啥,交代了林茵好好睡之后就风一样地出了屋子。

????她一走,屋子里立马就又只剩敖战跟林茵两个人了。

????林茵浑身乏力,脑海中又不停地闪过梦里的片段,不仅身体,连心好像都很疲惫。

????周琼秀一走,她在看了一眼敖战后就把眼睛闭上了,没说话。

????好累。

????敖战本来还想问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然而才刚准备张嘴,到嘴边的话就因她闭眼的动作滚回了喉咙。

????看着躺在床上的这瘦瘦小小的人,如此明显的拒人于千里之外让敖战的心小小地刺痛了一下。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自作孽不可活”吧。

????“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就叫我。”他抿了抿唇后道,声音压得很低,处于变声期的声音还带着稚嫩。

????话落,回应他的依旧是安静。

????敖战的心紧了紧,却没有再说什么,盯着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深深地看了一眼后转身往外走。

????林茵闭着眼睛竖着耳朵听他的动静,确定人已经出去了才稍微睁了睁眼,睫毛根部的地方有些湿润。

????与其说疲惫,还不如说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

????都多少年前的事了,竟然还能这么清楚地出现在她梦里。

????只可惜那时候的她曾天真的以为那是真的,以为他对她的感情跟从他嘴唇上传来的热度一样真实。

????那时的她怎么会想得到,将来的某一天,他们两人会走到那样的地步。

????算了,不能再想了。

????林茵眨眨眼,扯了扯身上的毯子翻了一个身朝里面,浑身的脱力感和因为那个梦带来的无力感让疲惫地闭上了眼。

????然而她并不知道,门口帘子边,少年那双好看的眼在她翻身的同时定在了她身上。

????视力一向很好的敖战清楚地把她脸上的表情守在眼底。

????有那么一瞬间,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是因为累?还是因为他?又或者因为别人?

????以前在他从来没注意到的时候,她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么?

????敖战想不通,心里像被放了一块大石头。

????“林腾!你过来!”周琼秀的声音从鸡圈那边传来。

????避免被里面的人发现,他赶紧着放下帘子往那边去。

????他刚一走,林茵就把头转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