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是!”丁夫人满口答应。

????邱实已转向了慕绾绾的输液瓶,这种奇怪的治疗工具,他从前一次都没见到过,他不禁问:“这是什么,用来做什么的?”

????“这叫输液。”输液要好几个小时,瞒是瞒不住的,慕绾绾便没藏着这东西,详细的跟邱实解释:“我们的身体是有血管、肌肉和大部分水分组成。平日里吃药,通过肠胃吸收,慢慢融入有病症的地方,故而很慢。输液呢,就是通过血管快速的将药物送到全身,从而提高对抗疾病的能力和速度。”

????“原来如此。”邱实听得很明白:“就好像烧伤了皮肤,直接在皮肤上给药,比喝药要快得多。”

????“就是这个道理。”慕绾绾点头。

????邱实啧啧称奇:“这法子是谁想出来的,厉害!真是厉害!”

????“这些药又是什么药?”他指着输液瓶问。

????这就很难跟他解释什么叫提纯,什么叫复合等等名次了,慕绾绾面上带着微笑,坚定的撒谎:“这是我家祖传的,邱掌柜,我可不能告诉你。”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一听是祖传的药物,丁夫人拉了拉丁诗华,两人齐刷刷的就往地上跪了下去,她们都读过书,知道医者一般都有独门药方,那些祖传的药十分珍贵,有些人的药更是给钱都不可能卖给你,可慕绾绾用了祖传的药,甚至连价格都没给她们提。

????“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慕绾绾一手拉了一个,将两人都拽了起来。

????同时,她将目光转向邱实,有些无措的寻求帮助。

????邱实的好奇心很重,他才不管这边什么情况,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输液管和输液瓶上,一边看,他一边念叨着什么,事无巨细的看了一遍,连输液瓶上的小字都不忘读了,最后,他指着老夫人手背上的针说:“这玩意是软的,用什么做的?”

????“胶。”慕绾绾又宽慰了丁夫人和丁诗华两句,趁着邱实问话,赶紧劝住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两人,走到邱实跟前回答。

????“什么是胶?”

????“自然里面有很多具有粘性和可塑性的植物,经过切割提纯能造出胶来,我可不会,不过,应该有人懂这个的。”

????如此神奇的治疗方式,邱实更为惊奇,见慕绾绾换了药瓶,他便将空瓶要了过去,继续转到一边研究。

????老夫人输了一瓶药,呼吸渐渐均匀起来,这是消炎的,能减轻一些她的痛苦。她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人看上去平静了很多。

????丁夫人和丁诗华见状,母女两人忍不住抱头悄声哽咽又哭了一场。

????这天下午,慕绾绾没能及时回到乔家,她一直守在丁老夫人的跟前,连着给丁老夫人输了五瓶药水,中途又扎了一次针,才算完成了这次治疗。因为丁老夫人病在肺腑,她不好当着丁家人和邱实的面取更多东西,扒了针后,就没再继续做雾化。

????丁老夫人在太阳落山时醒来。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儿媳妇和孙女围在她床前,老夫人低低的说:“我刚刚做了个梦,梦到我快死了,还瞧见了诗华她阿爷……”

????“您老人家好着呢,能长命百岁!”慕绾绾笑着凑过去接话,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老夫人,您安安心心的,该吃饭就吃饭,该喝药就喝药,很快就好起来了。”

????丁老夫人满脸疑惑。

????丁夫人就赶紧跟她介绍了一下慕绾绾,末了说:“娘,这位慕姑娘可真是神医,您听她的话,保准儿能好。诗华还盼着您给她讲故事呢,上次说到花木兰替父去从军,后续还没讲完,你可不能耍赖,不然我经不住这丫头泼赖……”

????老夫人哪会不知道儿媳妇孙女在哄她,她方才迷迷糊糊感觉到自己死了一回,如今又活了过来,心中充满了感激,眼圈微热,点头答应下来。

????天色已不早了,慕绾绾要回下河村,她便跟丁夫人请辞。

????丁夫人送她和邱实出来。

????临走前,她从实验室里拿出治疗肺结核的药,一共是两种,交给丁夫人又说了用法用量,最后嘱咐:“丁夫人,这药一定要坚持吃,一天都不能断。另外,你去百草堂再开一副四逆汤,配合着一起吃。老夫人身体有炎症下不去,咳嗽今晚能缓解,明天我再过来,给老夫人再输一天的药。”

????“这诊金……”丁夫人犹豫着开口。

????慕绾绾看一眼邱实:“我在百草堂坐诊,你问问邱大夫吧。”

????如今邱实已经见证了她的医术,有这样一位医术高明的人坐诊他的百草堂,他是求之不得,慕绾绾又给了他天大的颜面,他捋着胡须忙说:“丁夫人,诊金跟从前一样,还是一百文,抓药的钱就算了,四逆汤也不是什么贵重的药。”

????丁夫人千恩万谢,将两人一起送出了门。

????慕绾绾回到百草堂拿了先前抓的药,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邱实便不放心她独自一人回去,极力劝她今天在镇上歇下。

????慕绾绾拒绝了,仍是要回去,她不放心乔老三一个人在家。

????邱实没办法,只得送她去镇上坐牛车。

????哪知道回下河村的牛车早已收了,两人等了一炷香时间,也没能等到有车来。没办法,慕绾绾只能走回去。邱实又劝了一次,见她态度坚决,便不好再说什么,他给慕绾绾拿了家里蒸的包子还有水:“带着路上吃,这一路回去还得一个多时辰呢。”

????“多谢邱掌柜。”慕绾绾收了水,拿了一个包子,其他的全部还给邱实

????这年头家里都不宽裕,别人家的口粮,她不好意思多拿。

????邱实硬塞给她:“嘿,你还跟我客气,要觉得不好意思,就当从你诊金里扣。”

????他已同意了慕绾绾在百草堂坐诊的事情,以后都是一家人,他说话跟着也随意了很多。

????慕绾绾拗不过他,拿了包子和水,动身往下河村去。往城外走,自然是要路过码头的,慕绾绾远远的就看见乔明渊坐在水房里在记账,水房里点了一盏油灯,将他脸上的轮廓投影得格外好看,这个人本来就长得十分俊朗,这般月色灯光,更给他的五官渡上一层柔和的光,他坐在那里,明明在干活儿,偏给人一种纸上点江山般的错觉,令人移不开眼睛。

????他写了应该有一阵子了,感觉到手臂酸疼,停下笔来揉了揉脖子。

????一抬头,就看见了街边站着的慕绾绾。

????街头并无光,只看见一个肥胖的影子站在那儿,他却奇怪的觉得,那就是慕绾绾。

????他站了起来。

????果然,走近一看,慕绾绾的脸上正挂着傻笑看着自己。

????“绾绾,你怎么在这里?”乔明渊吃了一惊,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番,才道:“怎么一回事?”

????“大哥!”被人逮了个正着,慕绾绾搔了搔头,便将今天来镇上卖山药,顺便给人治病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笑道:“今天那老夫人是你们学馆馆主的母亲,我尽力先治着,等她好起来,她总得承我三分人情,到时候我再想想办法,让馆主收你做个徒弟。”

????“大哥?”

????慕绾绾说了一阵子,却没听到乔明渊应声,她狐疑的抬头,就瞧见乔明渊用一种复杂的眼神在看着她,眸光中闪动着水光。

????她满腔的话顿时就全哑了。

????乔明渊此时心里惊涛骇浪般,远不如外表那么平静。一来是为慕绾绾高明的医术震惊,连邱实这样的老郎中都治不好的病症,她却信手拈来的治好了。二来,他从她絮絮叨叨的话语里,能听到她对自己的关系和回护,甚至还能体会到她为他思虑周全的苦心。

????这个傻子!

????她图什么?

????乔明渊心底一阵异样,他有点猜不透慕绾绾,她明明是他娶进门的妻子,可他早就跟慕绾绾说过,只能把慕绾绾当妹妹,她难道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将来就算他飞黄腾达,他极有可能不能带给她任何荣光,他甚至都想要将来要娶个自己喜欢的女子,那么,她的存在必然几位尴尬。就算是这样,她还愿意为自己付出,这不是傻子又是什么?

????想到这里,他微微有些着恼:“馆主收不收我徒弟,凭的是我的本事,这事你不要管!”

????“哦!”慕绾绾没搞明白他忽然的火气是为什么,被他训斥了一句,她满腔的热情瞬间就灭了。她脸上的笑容沉了下来,慢慢涌出委屈之感。

????她垂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一时间,空气安静无言。

????乔明渊说完那句话,瞧见她脸色白了一下,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她对自己那么好,他却这般不领情!

????他真想给自己一耳光,立马放柔了声音:“绾绾,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馆主收徒弟一向是有自己的想法,他今天还来学堂考较功课,听沈秋池他们说,就是甲级一等班上的学生也没能入得了他的眼,我如今还在丙班上着课,馆主未必能看得上我。”

????“我知道了。”慕绾绾听着他解释,稍稍好受了一些,她仰起头:“你是怕别人嘲笑你,说你是走的后门,不是正大光明的手段,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