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回答郭久泰的话。

????大家的眼神都很冷淡,郭久泰瞥向正在喝茶的杨凌,“褚芝人,你就没有瞧出来到底谁是吕吾?”

????杨凌摇摇头:“吕吾?不认识。”

????“吕吾?靖南王家的六公子那个吕吾吗?”

????曲小白忽然出现里院门口,一脸茫然加一脸睡意地瞧着满屋子的人,“怎么这么多人?郭大人您这是怎么了?一夜不见怎么搞得这么狼狈?去偷谁家鸡了吗?”

????郭久泰对她话语里的不敬根本就没在意,一把抓向她的手臂,她往杨凌身边一闪,警惕地瞧着他:“大人要做什么?昨天的案子不都审结了吗?我没罪的。”

????杨凌把她拉到凳子上坐下,“大人问有没有认识一个叫吕吾的。”

????“我听见了,所以我才问大人,他说的吕吾,到底是何人嘛。”

????曲小白顺手把他手里的茶接了过去,温度正合适,她饮了一大口。

????郭久泰双手扶着他俩的桌子,几乎要把整个身子靠近他俩,杨凌横臂一挡,将他挡在了离曲小白两尺之外,“大人有话说话,不用靠这么近的。”

????郭久泰强抑了抑情绪,“木易凌,你说吕吾是谁?”

????曲小白悠然地把茶杯递到了杨凌的面前,杨凌很自觉地给她斟满了一杯茶,很贴心地告诉她:“烫,你凉一凉再喝。”

????曲小白捧着茶杯,边吹气边说道:“我以前听人说起过,江南靖南王的六公子叫吕吾,不知道你问的是不是他。我也只是忽然想起,重名了吗?”

????郭久泰双手猛然拍案,吓得曲小白一哆嗦,一杯水洒了一半出来,幸好杨凌救得及时,覆住了她的手,热茶尽皆洒在了他的手上。

????“没事吧?”曲小白急忙问。

????杨凌淡然:“无妨。”

????曲小白嗔怪地看着郭久泰:“郭大人再激动,也不能不管别人的死活啊!瞧瞧我表哥被你给烫的。”

????郭久泰根本就没有听见她说什么,兀自拍着手说道:“原来这吕吾竟是靖南王的六公子,怪不得慕将军的人要抓他呢!这样就说得过去了。”大家都看傻子似的眼神看着他,他自言自语:“此地的案子,莫非都是他所为?是了,一定是的!”

????“郭大人,此地的案子,死的都是很厉害的人,且很显然,都不是军中的人,如果照您所说,吕吾是凶手,那死者是谁?吕吾为什么要杀他们?”

????杨凌淡淡地瞥着郭久泰,一边分析给他听,一边又给曲小白续了一杯茶,接着道:“而且,两场案子的案发现场显示,至少有三种甚至三种以上的杀人手法,这说明,参与到这件案子里来的,极有可能不止两帮人。郭大人,军中的人是奔着吕吾来的,可是他们不会管案子的事。这查案嘛,还得您自己来。”

????吕筱筱悠悠道:“褚公子说的头头是道,就跟亲自参与了似的。”

????曲小白驳斥道:“你也不用影射我表哥,我表哥从小就聪明,这样的案子,放在我表哥手里,不用几天就能给它破了!”她狠狠地剜了吕筱筱一眼,“我看呀,这客栈里论谁最有本事,当属吕姑娘最有本事了,吕姑娘身边那位叫吕浑的,武功就很高,杀个人什么的,我觉得也不在话下。”

????当即又把脏水泼回了吕筱筱的头上。

????吕浑脾气甚是暴躁,提着拳头就要朝曲小白冲过来,杨凌淡声阻止:“吕公子这是要较量一下吗?”

????他手上的茶杯顷刻间飞出,朝着吕浑的手就飞了过去,吕浑急忙躲避,茶杯飞到墙上,撞了个粉碎,茶水溅了一墙。

????“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算什么本事?吕公子要找人较量,我奉陪就是。”杨凌继续道。

????情势剑拔弩张,眼看一场大战就要爆发,掌柜的心里叫苦连连,却不敢阻止,也没有人搭理他。

????郭久泰却是镇定了下来。

????如果杨凌要找吕浑比试,那他就可以看看吕浑的武功路数了,虽然他不怎么懂武功,但他手底下网罗的那些个江湖中人,是懂一点的。

????他并没有阻止杨凌和吕浑之间的争执。

????京中来的那个官员崔坚,在他身边有几天了,他和吕筱筱走得很近他不是没有瞧出来,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吕筱筱是京中的重要人物,另一种,吕筱筱是别处的重要人物,比如江南的,那崔坚就是叛.国者。

????郭久泰沉静下来,分析了很多,也找出了一些条理。但正如杨凌所说,他现在的条理,都是基于一种推测。

????他忽然对杨凌这个人产生了极浓厚的兴趣,也对他的推理产生了极浓厚的兴趣。

????然而杨凌和吕浑并没有真正地动起手来。

????吕筱筱拦了下来:“吕浑,你不是人家的对手,不要逞能。退一边儿去。”

????吕浑纵有千万怒气,也敌不过吕筱筱一句不准,他恨恨地一哼,站到了一边儿去。

????满屋里,除了瑟瑟缩缩的掌柜和伙计,一直没有说话的,便只有杨春和化名为吕小五的吕吾了。

????杨春惊诧于杨凌的武功。他的记忆里,杨凌一直是个傻子,即便后来不傻了,他也只是把他当成了个孔武有力的少年罢了。

????他从没有想到过,他的武功竟是如此厉害。

????他打哪里学来的这一身的本事?且看他的智计,这屋里能比得上他的,委实不多。

????吕吾则一直在伪装成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状态。

????除了郭久泰一直在暗中打量他,其余几人其实都没有在关注他。他是谁,也就郭久泰的人还是迷糊的罢了。

????曲小白双眸睃游,在角落里找到了正在那里打哆嗦的掌柜的,道:“掌柜,给大家备早点,记到我哥的账上,今天早点算我们请。”

????“那要谢谢木小公子了。”吕筱筱话中的酸味都要溢出来。

????“不用谢,谁让我木家有的是银子呢。这年头儿,虽然有钱的不如有势的,但好歹有钱比没有钱强。你说是吧,吕小五公子?”

????曲小白把大家的注意力又扯到了吕吾那里。

????总之,大家都不要想着做局外人。

????郭久泰也把目光转到了吕吾的身上。

????“多谢木小公子的盛情。”

????“哎,吕公子是哪里人,怎么从没有听你提起过?这个客栈里,最低调的就属吕公子了,简直就活成了透明的呀。”曲小白笑着。

????“我是东疏郡人。”

????“唔,东疏郡呀,我们来的时候经过了那里,边境最近闹得厉害,连东疏郡都受到了波及,也在征兵呢。吕公子你不会是为了逃避兵役,才躲到这里来的吧?”

????杨春斥她:“易凌!说话怎么这么没礼貌呢?”

????曲小白吐吐舌头:“对不起啊,我人小,脑子笨,不太会说话。吕公子见谅。”

????吕吾笑了笑道:“没关系。我出来已经有些时候了,那时候边境还没有闹起来呢,是以一直不知道家乡的情况。若真如木小公子所说,我是该回家去瞧瞧了,我家里还有爹娘妻子呢。”

????杨春道:“吕公子已经娶妻了?瞧着岁数不大呀。”

????也不知杨春为什么要提起这个茬来。吕吾道:“是啊,已经娶妻了。我已经二十有四,正是该娶妻生子的年纪了。”

????吕筱筱忽然插嘴道:“说起来,我是从南平郡过来的,我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和吕公子同名的人去报名服兵役,他的妻子不想让他去,百般阻挠,他妻子叫什么来的,曲小白……对,是曲小白,那个女子十分难缠,和她的小叔子一起去阻拦她的丈夫去当兵。啧啧,真的是难缠的很。想来,吕公子的妻子必然不似那女子那般难缠。可见同名之人也不同命的。”

????杨凌手中捏着一个新的茶杯,杯里没有水,他就一直捏着茶杯转啊转的,曲小白提起茶壶,道:“你别转,我给你续上水。喝口水润润,一会儿就吃饭了。”

????杨凌就停下了手等她倒水。

????吕筱筱和吕吾都瞧着杨凌的手。

????吕吾道:“我妻子很贤惠,并不难缠。”

????曲小白道:“那要恭喜吕公子找了个好妻子。”她眸光却是看着杨凌,“表哥,你以后也会很幸福的。”

????杨凌睨着她,意味深长:“嗯,我会幸福的。”小样儿,出去拈花惹草,沾惹上了吕吾这个大.麻烦,这是想着要讨好为夫我了吗?

????诚然,有这个觉悟是好的,但犯了错就一定得接受惩罚。杨凌不打算这么简单就放过她。虽然她一早也跟他报备过这件事了,但当真的摆在面前,他觉得还是不能就这么算了。

????郭久泰从他们的谈话里寻找着蛛丝马迹,一点讯息也不肯放过,但听到最后,仍旧是一脑门子官司。

????他怎么觉得,这些位的纠葛,似乎不是到了白马镇才有的?他们就像是早就相识,但又彼此不承认相识。

????那,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呢?

????这个吕小五到底是不是吕筱筱见过的吕小五?吕筱筱特意提起的曲小白又是什么人?那个叫褚芝人的和叫木易凌的,打算把他的断案方向引向何方去?